2011年9月10日星期六

在中国被国保骚扰,到美国又被中共特务骚扰(ZT)

在中国被国保骚扰,到美国又被中共特务骚扰ZT
作者:曾霞敏

[
黎民按:这是一篇揭露海外中共安全局特务的文章,文中多次提到中国民主党全委会领导人王军涛和付申奇,这充分说明,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是由中共安全局特务背后掌控的特务民运,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民主党会四分五裂?那些被提前出狱流放美国的王有才等人都是愿意和中共合作的特务。]

为了向中共强盗政权讨回我家被抢占的15亩良田和被强拆的700平米私宅,我在过去的两年里四处上访告状打官司,结果是被国保恶警不断骚扰,被中共警察逮捕关押20多次,被监控软禁的时间总计有两百多天。

无奈,我于2011629历尽艰辛来到美国纽约,第二天就到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第一大道的联合国总部上访。这是我在2011630在联合国总部抗议中共政权强征强拆的照片。
   2011年7月29,我向美国联邦法庭递交诉状,控告中国上海市长韩正、市委书记俞正声、中国铁道部,以及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强征她家15亩良田,强拆她家黄金地段私宅700平米,用于京沪高速铁路开发建设。
   2011年8月18,我获得联邦法院通知,正式立案,接受曾霞敏的诉状。案件号码为111-CV-05539-UA。 右图是曾霞敏展示联邦法庭立案通知书。
   

右图是抗强拆联合会理事曾霞敏在美国纽约的联邦法院门前展示抗议中共政权强拆的条幅。其中一个条幅上写明:

士可杀,不可侮!

我家良田,传自祖先,宁死不与共产!
   Give me back my 3 acres of land!

鸟为食亡,我为宅死!

我家私宅,受之父母,宁烂不容强拆!
   More compense for our demolished house!

反共产抗强拆联合会:曾霞敏,中国上海京沪高铁拆迁户。

表明我誓死捍卫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勇气,以及势将反共产抗强拆的斗争进行到底的决心。

我还多次向联邦法庭的工作人员及过往公众散发传单,以便争取美国民众对反共产抗强拆事业的支持和理解。

到目前为止,我到达美国不到两个月,我几乎从未停止到联合国总部或美国联邦法院抗议中共政权的强盗行径。然而,现在却有人不断造谣说我失踪了,说我已经获得赔偿了,说我不再进行抗议了,等等,严重败坏我的声誉,玷污我的人格。
   现在,我不得不出面公开揭露,这一切谣言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共国安在北美的首席官员唐宇华以及他安置在美国的特务网。

由于我参与了反共产抗强拆联合会的活动,并将我们的抗强拆抗议活动从单一的联合国上访,扩展到美国联邦法院,美国市政厅,并到美国联邦法院起诉中共政权的强拆责任单位。这一系列活动令中共政权对我恨之入骨,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对我进行威胁利诱,统战拉拢。
   2011年8月2前后,自称是前纽约时报记者的赵岩先生几次跟我联系,坚持要给我引见几个中国国安部门驻美国纽约的最大头子。我几次推脱,但最后还是经不住赵岩的软磨硬泡,前往美国纽约法拉盛的一个叫“飞越皇后大厦的木兰餐厅,拜见了这位中共国安在北美的最大头子。为了安全,我特意叫上跟我在联合国示威的杨律先生一道前往拜见。
   
   右图是唐宇华的名片。名片上显示唐宇华是中国文汇报驻联合国的头子和首席记者,但赵岩反复跟我介绍说唐宇华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国安驻北美的最大头子,他是从一位人民日报的驻海外记者手里接过这个桂冠的。赵岩还介绍说,这位唐宇华是通天人物,他收集的情报都被写成内参直接送达胡锦涛。赵岩还说,此前在联合国上访的上海世博会访民胡燕,就是由赵岩引荐给唐宇华的,使得胡燕的上访诉求得到迅速圆满解决。
   我当然乐意见到如此重要而又关键的人物,尽管我知道这个唐宇华是个中共大特务。在见面过程中,赵岩唐宇华一唱一和,对我百般拉拢,恐吓威胁,中心意思就是要我停止到联邦法院起诉中共政权,要我尽快撤诉。我一再表示我会坚持告到底。
   赵岩一再说他同唐宇华是密友,他们经常见面,说他将唐宇华引荐给许多中国异见人士。
   自从见了唐宇华这个中共大特务后,我的厄运便接二连三。
   

201181开始,赵岩经常是未经我同意,就通过各种方式骗我同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见面。右图中的中国男人就是赵岩强行领来的一位帅哥,这位帅哥见到我只作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便当众拉着我的手,要我跟他到僻静处聊天。他告诉我他目前在密西根打餐馆,来美国之前,他的职业是警察和特警。事后,我立即感觉到,这位帅哥分明是用美男计来拉拢腐蚀我嘛!我立即断绝同此人的一切来往,他跟我索要电话号码,我拒不给他,并警告他不得再骚扰我。

尽管我不再同那位警察帅哥联系,赵岩在随后的几天里立即向人们散布曾霞敏失踪了,跟帅哥谈恋爱去了,不再参加联合国上访了,也不向美国法院起诉中国政府了。等等,真是一派胡言乱语!

赵岩还跟我说是他将那位中共警察帅哥邀请到美国,并通过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帮他在美国政治庇护。我后来还了解到,赵岩邀请了许多这样的中共警察进入美国,并帮他们通过政治庇护留在美国。这些人对赵岩言听计从,招之即来,随叫随到,随时听他调遣。
  赵岩还曾经通过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的王军涛邀请一位中国特种兵进入美国,赵岩给那位特种介绍几位女朋友,试图以假结婚方式留在美国。那位特种兵是受雇于一位名为老祁的中国军方神秘人物。赵岩还试图邀请老祁来美参加一次由孔灵犀组织的汉藏讨论会,以期面见达赖喇嘛。但老祁因故未能成行。老祁据说是中共现役将军,曾师从少林高僧习武,曾经是胡锦涛的贴身保镖,可以自由出入中南海。老祁身边聚集了许多中国少壮派军官,这些人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左右中国政局,试图将中国引导到俄罗斯普廷那样的克格勃专制体制。我冒昧猜测,赵岩在大红门监狱的
   

右图是从网上查到的赵岩生平资料。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官方怀疑是赵岩把江泽民将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消息泄露给了纽约时报,而纽约时报发出这一消息后,就彻底断送了江泽民再当一届军委主席的如意算盘。赵岩自己说他是从中共中央办公厅里的胡锦涛的一个亲信处得到这一消息,是胡锦涛一派让他向纽约时报有意透露这一消息。后来的法庭调查,查到赵岩这里,就无法继续深入调查。这里,赵岩不过是被中共高层权力斗争利用了一回。赵岩的这一泄密事件如属实,按理应当是死罪。但最终赵岩却只是被轻判三年。这足以表明赵岩在中共高层有后台作保,或者就是中共高层的一个棋子。
   从赵岩以及唐宇华对纽约民运和上访团体的控制和引导,足以表明中共政权对中国拆迁户在联合国的上访请愿活动的渗透程度和重视程度。奉劝大家务必提高警惕,在请愿上访的同时,务必防止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捣乱破坏,防止被中共国安使用美人计”“美男计以及离间计
   赵岩还利用各种渠道大量散布诋毁我声誉的谣言。他甚至组织了一次有几百人参加的网路会议,对我口诛笔伐,大批特批。在这次会议上,他们还邀请我父母参加对我的批判会,让一向跟我要好的上海访民沈佩兰对我家人施加压力,说什么曾霞敏背叛了赵岩,赵岩是大好人,曾霞敏要尽快回到赵岩身边。有赵岩保护,才有出路。等等。
   
   上海律师郑恩宠是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但我从未同他谋面,也从未同他有任何交往。但郑恩宠在赵岩的蛊惑下,发表长文对我进行批评挽救和治病救人,苦口婆心地劝告我要接受赵岩老师的帮助,说赵岩是大好人。我真不明白,我同赵岩只是在联合国上访过程中见了几面,从头到尾的交往过程不过是一个半月时间,如何就强迫我认赵岩为老师?为何就有这么多人逼我听命于受控于赵岩?

赵岩是一直都想充当我的导师。他见到我第二面后,就提出让我给他当助理当秘书,让我到他家帮他打字,实在没有事情可做,他就借故让我将他的那些网络文章翻译成英文。他的文章是三流网络文章,我的翻译是三流英文,让我将他的网文翻译成英文,那就是彻头彻尾的不入流下三滥文章了。他就是用这种方式来浪费我的时间,来借机增加交流机会,让我无法专注于我的法庭诉讼工作,还口口声声说是要培养我成为象他一样的大作家。令我汗颜。
   2011728以来,赵岩多次强逼我到他家去住,说是方便工作,还说是避免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的那些人渣对我闲言碎语,说他会象父亲一样地照顾我。呸,我坚决拒绝了他的要求,我才不会认贼作父,更不会找这样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作我的导师。

现在回想起来,赵岩还真以为他就是当今中国的鲁迅了。但请他务必识时务,我无论如何不想作中国80后的许广平!我无意为他当秘书助理,更无意去为他打字翻译、铺纸研墨!

如果赵岩认为他是当今中国的默多克,那么请他到别处去寻找中国的邓文迪!

如果赵岩认为他写了几篇最多能在农民报上发布的文章,他就自以为是同杨振宁比肩齐名,那么请他到中国去寻找他的翁帆!
   赵岩,据我所知,你的上线是老祁,是唐宇华。你能否告诉我他们如何才能放过我?是否是他们给你指令来造谣中伤我?你的下线是那些投奔你的在美国避难的中国警察,请你今后不要在让他们来骚扰我。甭管他们是美男还是美眉,只要是你的朋友,我都无意接触。OK?

赵岩,我同你前世无怨,来世无仇,仅仅因为我不甘心被你摆布,不甘心做你的助理秘书,你就要这般对我造谣中伤吗?你知道你的造谣给我家人带来多大的伤害吗?就因为听到了由沈佩兰传播了你的谣言,我85岁的奶奶已经又一次心脏病发作!请你立即停止对我的诽谤!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与我无关。请不要动员那些不明真相的沈佩兰郑恩宠等人向我家人施压,非得要我相信你是个大好人。即便你是世界上最大的好人,我也不会为你摇旗呐喊。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个流落他乡的小女子。我是小女子,但我不弱!
   赵岩,你一再当众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并保证一定给我找到一个可心的男人。武汉访民陈旭兴及民主党全委会的成员都听过你的这些话。现在我告诉你,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但我肯定不喜欢象你这样招摇撞骗的人,更不会去接受你介绍的美男帅哥。我还想知道,你为何一定要给我做红娘?你为何一定要给我当保护人保护伞?是谁交给你这样的任务?我相信只有唐宇华那样中共特务才会这样关心我,才会这般控制我!
[下一页
对不起,尊敬的赵岩老师,如果您认为我上面的话刺痛了您的自尊心,那么请您首先停止对我的造谣诽谤和恶意中伤。

赵岩散布的有关我的谣言,立即在世界各地的访民中广为流传。
   
   这是曾经同我一道在联合国上访的艾福荣和葛丽芳写的几篇联合国上访日记。他们分明知道,我每天都在联合国或是在联邦法院进行多种形式的反共产抗强拆的宣传活动。但他们在日记中却每每都要用过半的篇幅来对我进行诽谤,一而再再而三地造谣说我不再向中共政权讨还被强拆的房产,指责我要价太高,向中共狮子大开口。何为狮子大开口?你们这样指责我,难道这不是中共政权对所有到美国上访请愿的拆迁受难者的责难吗?你们怎么就同中共政权一个鼻孔出气,发出一个声音哪?
   我们曾并肩在联合国上访。过去的上访日记都是由我撰写。尽管葛丽芳偶尔才参加联合国的示威活动,但我每次都将葛丽芳列为上访参与者。而你们写的日记,却总是要造谣说我不再参加上访活动。你们是在抗议中共政权,还是在抗议我曾霞敏?你们有什么权力有什么证据说我不再参加联合国示威请愿活动?难道只有参加到你们的队伍,才算是联合国上访吗?你们也不曾参加我发起的对中共强盗进行的法律诉讼,难道我就可以每天都要写明你们不曾参加对中共政权的起诉和抗议吗?

我现在不仅参加在联合国的抗议活动,而且还发起了其它几项更为有力的反共产抗强拆活动,包括到联邦法院和纽约市政厅进行更为广泛的宣讲,发动美国公众对我们请愿活动的理解和支持。我相信这些活动更有意义。我无意指责你们固守联合国的策略,但也请你们不要恶意丑化我发起的在政治经济法律领域里的反共产抗强拆活动。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不妨各自为战,向我们的共同敌人发起攻击,实现我们各自的诉求和目标。完全没有必要相互攻击,作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更不要中了中共特务的挑拨离间之计!

我衷心希望你们的联合国上访请愿活动万事顺利,更希望你们早日获得合理赔偿。如果需要,我愿意随时尽我所能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近日来,不断有国内访民给我打电话或通过网络联系我,劝我要一切行动听从赵岩指挥。这包括中国著名的访民领袖沈佩兰等人。就在昨天,上海访民王扣玛又给我打电话,再一次劝说我要信任赵岩,要依靠赵岩,要相信赵岩,并说这是中国民主当全委会秘书长傅申奇让他转告我的话。我真不明白,这傅申奇就在法拉盛,他为何要出口转内销地兜一个大圈,通过国内访民来给我施加这样的压力和劝告?他尽可以直接对外苦口婆心和治病救人嘛!

综上所述,赵岩几乎是发动了世界各地的中国访民及我的朋友,发动数百人来对我进行长达十多天的围剿批判、口诛笔伐,其目的无非是要我相信赵岩是个好人,是个好老师,我应该鞍前马后,唯他适从。我真不明白赵岩为何要花费这样大的精力来统战拉拢我?难道我真的就是那么好拉拢的吗?难道我真的就那么害怕那些威胁吗?
   还真有那许多人唯赵岩适从!郑恩宠、沈佩兰、傅申奇、王扣玛等人,都是著名的中国异见人士,说他们是异见人士,那表明他们必定都有独立的人格和独到的见解。我真不明白,这些人如何就能够用一个嗓门发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声音:赵岩是个大好人,曾霞敏应该信任赵岩,一切听从赵岩。在赵岩接连不断地对我进行恶意中伤的事件中,赵岩所率领的一群人分明是墙,象泰山压顶一样的强,而我则弱的连鸡蛋都不如;他是男,我是女;他连番发难,我则一再忍让。这些有独立人格独立精神的人分明应该站在我这一边,去反击赵岩对我的伤害,保护我这个孤立无援的小女子。但是,郑恩宠、沈佩兰、傅申奇等人却惊人一致地站在了墙的一边,来打击陷害我这一再被攻击的弱势一方。特别是沈佩兰,她跟我同是女子,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她同赵岩从未谋面,却坚决地站到赵岩一边,不容我作任何解释辩驳,令人不解。是什么力量能够让这许多人异口同声地去捧抬赵岩,而且说出的是一字不差的同一句话:赵岩是个大好人!是什么势力能够让他们在一夜之间如此步调一致?容我冒昧揣测,只有共产党有这样的动员能力,否则,那就是这些人同时脑袋进水啦,并同时都相信了赵岩。

最后,我敬请那些自称为中国良心和独立知识分子的人士能够记住村上春树给我们留下的一句名言:

假如这里有坚固的高墙和撞墙破碎的鸡蛋,我总是义无反顾地站在鸡蛋一边。

请你们义无反顾地站在鸡蛋一边!选择站在墙一边,你们就不配对弱者苦口婆心或治病救人!
   --------

希望各地强拆受害者同我们联系,并希望大家能够支持和参与我们的反共产抗强拆示威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