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5日星期六

党也有隐私权 不能侵权/ZT

中央党校座谈会上的经典语言(摘录)

时间:2010年7月24日
地点:中央党校党史教育部

主持人:石副校长

参加人:罗、王、李、冯、任、郭、韩、王、胡、谢、程、陈、柳、曹等教授、博导等14人。


主持人:我校校长......为我们今后的党史教学和研究,宣传与出版工作指明了方向,制定了原则,指出了道路。今后,我们一定要明确方向,遵守原则,走上正路。今年来,在如何对待中共党史问题上出现了一些混乱,是否要把我党历史上的一些有争议的事情搞清楚,有争议的问题怎样评价,教学中讲不讲,对社会上是否透露,是否出版,是否允许我们的教员接触机密档案材料,是否允许采访当事人......校长的讲话把这些问题基本上都解决了。我们的一切工作就是要坚定不移地维护党的利益,维护党的领导地位,要做到这两点。我们要做到凡是有损于党光辉形象的事坚决不想,坚决不说,坚决不写,坚决不做。下面请同志们发言。

罗:......我们的学员不是一般的学员,都是我党的中坚骨干分子。我们的任务就是让这些学员更中坚,更骨干,让他们相信我们党从成立那天开始就是三个代表,近八十年来大方向一贯正确这一点绝不能含糊。......

王:我们党史中的一些史料就是不能对老百姓公开。为什么?不是说群众有知情权吗?对,那是一方面,我们党也有保密权......个人有隐私权,党也有隐私权,不能侵权。我们党的一些隐私如果让老百姓知道了,肯定会造成思想上的混乱,会怀疑我们党执政的合法性,你就乱了。......最明显的就是上世纪的那场风波,我们就是不能再讲了,因为说不清,非要讲就是揭伤疤,更疼,还要流血。我们不讲,你们看,这二十多年发展的多好。父母不讲,学校不讲,年轻人不知道,这对大家都好。还有,59、60、61三年困难时期,你要正式告诉老百姓......三年里饿死三千八百万人,......那还了得,比日本人杀中国人还多......老百姓听了非反了不行。所以,我们讲党史要有底线,越过底线就要犯规,就要受惩罚。......

任: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非要将历史上的事情搞清楚,加上自己的论断,还非要出版,要讲课。我们说,要向前看,不要再纠缠在历史旧账上了。不说,对大家都有好处。......

在座的各位领导、博导、教授,我们是党校党史教学科研人员,我们的利益和党的利益紧密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都有了精神方面的财富,有高级职称,有社会地位。我们的财富也比二十多年前大幅提高,......这些都是因为有了我们的党,我们又与党紧密相连,这就叫鱼水情。不就是不让你说点历史上的事吗,权衡一下利弊,还是不说为佳。周总理曾经说过,党内的事,有些到死也不能说。......本来群众也没非要知道一些事,一些党史实情,咱们也不要故作多情非讲不可。

郭:......我们几十年来几代人都知道,都相信我党......长征、爬雪山过草地,......到达陕北后成为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领导全国人民抗战八年,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国民党反动派卖国求荣,不抵抗,假抗日,真反共,委曲求全,为虎作伥。这些已经深入人心,全国人民也都相信这个宣传。......毛主席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接见来华访问的日本首相时,清楚地说明两点:第一,没有日本侵华,中共肯定会被国民党消灭,你们一来,国民党只好先放过我们去打日本人,我们趁机做大并夺取了政权。第二,我们要感谢日本侵华,没有日本侵华就没有中共的今天,所以,我们的感谢是真诚的。大家说说,这两件事能随便就公开承认,让老百姓知道吗?否则老百姓就会说你共产党真会耍阴谋,骗了全国人民几十年,几代人,你中共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吧?所以,不该讲的,一定不能讲,不该承认的一概不能承认。

韩:有人说从1949年到1979年这三十年党史非常不好讲。这个我承认。......可是这段时期可大肆宣传的好事不多。但是,只要我们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校长的讲话精神这事也不难做到。我们不是干部,没有党政大权,......我们是教员,导师,要以理服人,首先要自信。......能做到今天的教授,博导,说明我们有能力适应新环境,完成新任务,能写出有说服力的文章和讲义,我们的学员都是受党教育多年的干部中的精华,懂纪律,懂得与中央保持一致,而且是思想上的一致。......我们讲什么他们就听什么,不会给我们出难题。......具体怎样讲,大家都有不寻常的大脑,我相信都能讲好。

胡:前两年我看到一篇攻击我党的文章,说我党夺取政权靠的是枪杆子和笔杆子,......哪个国家维护政权不靠枪杆子?......笔杆子这一条,我觉得比枪杆子还重要。我国与西方国家不同,人家多年来养成习惯,不随意相信政客们的话,不随意相信各种出版物的观点,大家随便讲。你把执政党讲得再坏,人家是选上来的,还是下不了台。你把在野党说得再好,大家不选你,你还是上不了台。我们的国情就不同了。建国后,不管我党说什么,老百姓都认为是真理,谁要说党出了错全国人民都要共讨之,共诛之。这就是我们宣传的功绩,是笔杆子的作用,这个传统不能丢。

谢:讲党史离不开党的指导思想。......我们一直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是党的思想主线。......我看解放初期的镇反肃反主流是正确的,就是杀多了,关多了,多劳教了不少人。可是没有一点儿红色恐怖我们的政权就不会稳定。反右,反右倾,四清,虽然搞错了,但是,这些运动强化了群众头脑中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强化了谁反对党的领导谁就下地狱的观念。我们的党进过十年文革仍牢牢掌握政权不能说和这些运动没关系。直到今天,你要说某个人反党,保证让他吓得睡不着觉。......79年以前,我党指导思想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批判以苏联为首的修正主义集团。我党在毛主席亲自挂帅下发表了九篇经典文章,即《九评》......我们批修,实际上也是给国内干部群众看呢,没人敢反驳,老百姓接受和继承了这些思想,对稳定文革后的局势起了重大作用。可是你把“九评”发给老百姓看就麻烦了,老百姓就会说“九评”都是胡言乱语,你中共做得比苏修还要修一百倍。白纸黑字,咱们是有口难辩,跳进黄河洗不清。......我们能有今天这种百凤朝阳的局面,不能不说是我党宣传战略战术的伟大胜利,一定要继承下去。

程:说到毛泽东思想......我们先看一下大方针。2009年国庆,我们的游行队伍中就有毛泽东思想方阵,......这就明确告诉我们,第一,不能否定毛泽东,他还是我党的伟大领袖。第二,毛泽东思想仍然是战无不胜的,还是我党的指导方针。......有人提出合作化,公私合营,反右,三面红旗,中苏论战,四清,文化大革命都是毛泽东发动的,都是毛泽东思想的实践,结果都是战无不败。怎样对待这个问题,我想,第一,不在校内教学中讲。第二,受聘到校外讲课作报告时也不主动讲。第三,如果真有些不识时务的人提这类问题,不用紧张,前一些日子就有人拐弯抹角提了这个问题,我们的曹教授很巧妙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建议组织几个人,研究一下,从理论上解决它,也算我们的科研成果,将来遇到挑战就可应付自如了,省得闹得脸红脖子粗,下不了台。

陈:说党史又离不开现状,现在最大的挑战就是腐败。老百姓一说到党,不说伟大,不说感谢党,张口就说怎样腐败。什么病入膏亡呀,什么盘根错节呀,什么前腐后继呀,......创造一些新名词来诋毁我们党,唯恐天下不乱。党内腐败是什么病?......我想反正不是绝症,但不治的话,它蔓延的非常快,保守治疗吧,又根除不了,动大手术又承受不了,这是我党在新时期面临的新课题,......有些人说,根源就是没有民主自由,......还是美国那套资产阶级民主自由,......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贾庆林,李长春,贺国强都一再强调中国绝对不能搞西方民主自由,不能搞三权分立,因为历史赋予中国共产党为中国各族人民利益的唯一代表,这个地位和责任不允许任何人,任何政党来挑战。......不坚持中共领导,中国就会乱,中国人民就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曹:中央领导人提出大政方针,我们就要详细论述,要让各级领导干部不但执行,思想上也要有明确认识,我们中央党校就是干这个的。......学员都是接班人,管好他们的思想,走在正路上,这是我们的责任。要做好他们的工作,首先从我们做起,......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该说的就不要说。

柳:我觉得给学员讲腐败问题时要非常谨慎。......我们党目前内部掌握的政策就是抓典型,杀一儆百,不能有一个查一个,否则就乱了。......都差,都抓,各级党政机构就没法工作了,瘫痪了,象文革一样了。俗话说,“法不治众”嘛。我们对学员讲,当然要强调腐败分子是极少数,绝大部分干部是廉洁奉公的,是主流。......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座谈会只能到此为止了。今天,我非常高兴的看到,我们中央党校党史教学部的同志们党性特别强,水平特别高。......散会之前,我还想提醒大家一下:今天这个座谈会是内部进行的,我看到有的同志做了记录,请不要外传。因为我校不同于社会上的一般院校,观点不尽相同,免得出现不必要、不健康的争论,有损社会和谐。

谢谢大家。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