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日星期三

[转帖]当今中国,九个神秘低调的圈子/WS

------------下文来源是《证券报》

【希望以下九个圈子不要忘记为华夏革命军捐款】


  

  普通人与富豪之间的区别,不仅仅是掌握财富的多少,更是掌握信息的多少。
  一个人的财富,多到一定程度之后,他自己所开销的,其实比一般人也多不到哪儿去,他与旁人更大的分野,在于对信息的占有不同。
  人类世界里的信息,是分层传递的,你不到某一个阶层,就根本不知道某一些机密。
  无论古今中外,某些圈子里公开的资讯,在普通老百姓那里,却往往是闻所未闻的秘密。
  据研究,在当今中国商界,有九个神秘低调的圈子。

  其一,“泰山会”。

  会长是联想的老大柳传志,理事长是四通集团的老大、中关村“村长”段永基。
  经济学界的泰斗吴敬琏、胡耀邦之子兼的好友胡德平,都是顾问之一。
  会员还包括卢志强、史玉柱等大佬,并且每年只发展一个新会员。
  万通的冯仑、远大的张跃、信远的林荣强、步步高的段永平、清华紫光的张本正等都是后来才加入的。
  很多知名的企业家,一直想进泰山会,至今都被拒之门外。
  当年,史玉柱兵败巨人大厦,不到两年时间就东山再起,泰山会在背后出力不少。
  卢志强和柳传志携手制造的“泛海入股联想”棋局,同样也为人所津津乐道。
  泰山会的每次聚谈,一律不录音、不记录、不对外宣传……

  其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成员包括吴敬琏、张维迎、周其仁、许小年等著名高层智囊,以及万科的王石、蒙牛的牛根生、新东方的俞敏洪、吉利的李书福、华谊的王中军、分众的江南春、招商的马蔚华、海尔的张瑞敏、SOHO中国的潘石屹、中粮的宁高宁等46人。

  在最初的设计中,该俱乐部上限设为60人,由于新会员必须获得老会员的全票通过,因此接纳新人十分谨慎,多年来依然未曾满额……
  老牛,应该庆幸,自己能够在2006年的冬天,成为这个俱乐部的一员。
  五年前的危急关头,蒙牛的牛根生寻求资金支援。很快,柳传志、俞敏洪、江南春等人火速送来了少则五千万元、多则两亿元的紧急救助资金。
  危机化解后的2009年7月,蒙牛又迎来了中粮集团和厚朴基金61亿港元的巨额投资。此举使得中粮厚朴将蒙牛20%的股权收入囊中,成为其最大的单一股东,蒙牛也由此彻底摆脱了外资并购的噩梦。
  曹国伟作为管理人员,收购新浪的股份,同样有江南春和郭广昌的因素在其中。

  其三,“江南会”。

  由阿里巴巴的马云、盛大的陈天桥、复星的郭广昌、网易的丁磊、银泰的沈国军、绿城的宋卫平、万向的鲁伟鼎、青春宝的冯根生等浙商翘楚共同创办,被称为杭州最高档而又最低调的会所。
  传说,在中国东南,有谁遭遇商业危机,只要江南会肯出手相助的话,基本上,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因为,会员们都拥有一块“江湖令”,遇到江湖风浪,江湖令一出,江南会的各方会员,不论人在何处,都要倾力相助,扶危济困。
  不过,机会只有一次。
  用完之后,就得退出江南会……

  有了马云、鲁伟鼎、江南春、虞峰等明星股东的投资,王中军、王中磊的华谊,迎来了高速成长。

  成功上市之后,他们的投资,也收获了近百倍的回报。

  其四,“正和岛”,2012年6月,正和岛举办了开岛仪式,包括王健林、刘强东、沈南鹏、李国庆、施正荣在内的近300名行业领袖人物,出没其中……

  其五,“阿拉善协会”。

  柳传志、王石、陈东升、郭广昌、林荣强、冯仑、任志强、张朝阳……

  这些企业圈里的“大佬”都是阿拉善SEE的理事。

  成立数年来,阿拉善SEE已经成为聚集了很多中国企业家的NGO组织,明星企业家和后起之秀都云集于此,目前会员大约270人左右。

  这里勾勒的不仅是保护环境、治理沙漠的绿色图谱,也描绘了企业家们的公共生活。

  阿拉善协会,来源于中国的达沃斯论坛——亚布力论坛,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数字中国、绿领俱乐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中城联盟等,都是由十几年前的亚布力论坛孕育出来的,无愧为中国NGO组织早期的先驱。

  滑雪场,安静的东北小城,企业家们好像来到了一个远离尘世的自由王国。

  论坛期间,分为男女组进行的滑雪比赛,增添了论坛的娱乐性。

  空闲时,三五个好友找个农家院,盘腿上炕,边吃边唱。

  晚上,在走廊里、酒店大厅,三五成群,喜欢的就打个招呼扎堆参与,不熟悉的就点头而过,好不轻松。


  7、接力中国

  接力中国全称为“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是个特殊的商界圈子,它是二代企业家的圈子,他们想接过父辈们手中的枪。这是一个封闭而又开放的圈子。

  2008年,接力中国在香港注册,同时挂靠在上海杨浦区工商联青年工作委员会。该协会低调到几乎没什么名气,但号召力在二代中却很强大。特别的是,它不是一个向所有人开放的组织。

  “接力中国”的会员传承着父辈创造的巨额财富,各种首富榜中的大佬和知名企业家的儿女都是接力中国的会员,他们包括:梁稳根之子梁在中、刘积仁之子刘畅、刘永好之女刘畅、张宏伟之子张显峰等。

  8、地方商帮

  如今,以地域划分的商帮正在复苏,如山东商帮、苏南商帮、浙江商帮、闽南商帮、珠三角商帮,以及湘商帮,成为了中国几大“新商帮”,并且有越来越多的商人开始按照地缘为自己定位,冠以“新X商”的名号。这些商帮的领头人在推西方价值,包括民主宪政。学习美国金融家隐性专制,通过所谓民主形式控制政治的做法。比如上蹿下跳的湘商发起人清华毕业的某某。

  9、长安俱乐部与金鼎俱乐部

  在企业家圈层,经常被提到的还有一些高端俱乐部,如长安俱乐部长安街上的“现代宫殿”,成立于1996年10月,投资人是香港富华集团的陈丽华女士。外籍会员以世界知名公司的高层为主,国内会员主要为商界精英,如李嘉诚、霍英东、杨元庆。

  金鼎俱乐部于2005年3月20日在海南省海口市成立。金鼎俱乐部是史玉柱公开表示参与的两个企业家具乐部之一。由海航陈锋牵头,马云也在这个俱乐部。

【希望以上九个圈子不要忘记为华夏革命军捐款】


  中国神秘“同学会”掌控千亿资本/粤港信息日报

【请不要忘记为华夏革命军捐款】

  当MBA、EMBA在中国极度升温时,以相关培训机构学员为主体构成的学友俱乐部也应运而生。如今,这类俱乐部的利益网络已初见端倪。虽然其影响力还没有以势力集团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在社会公众共同参与下的人际网络建设热潮中,赶紧拿到一个俱乐部的会员证,已成为未来精英追逐的梦想。专家提醒说,随之形成的控制力,将造成经济资源的不平等分 配。

  要达到像美国那样“政出哈佛”、“法出耶鲁”的状态似乎为时尚早。但专家提醒,“俱乐部”日积月累的资源就像滚雪球一样,越积越多。这将势不可挡地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力量,在中国商界产生举足轻重的意义。

  以一个培训班的学员成立的俱乐部,竟然控制着1200亿元人民币的资本!1200亿元是怎样一个概念呢?据权威机构的估算,现在中国居民的金融资产是10万亿元,换句话说,每一个中国人手头的100元钱中,就有一元是被这群人控制着。

  2002年9月13日,“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暨第一届会员大会”在北京正式召开。这个俱乐部实际上是一个“同学会”,因为俱乐部的所有会员,都由北大经济学院中国金融投资家研修班的学员组成。人员总数才200多名,相对应的企业、单位也在200家左右,但可以控制的资本足以令任何人刮目相看。很难想像,这200人将如何影响中国金融界甚至中国经济。

  2003年10月25日,在广州金融中心──天河北路都市华庭的一个宽敞办公室里,刘建军正在与合作者为1个多月后公布的“广东EMBA同学会”和“企业精英会所”紧密张罗。刘建军是广东雷鸣企业顾问发展公司董事长,被广东业界称为“企业活动家”。几天后他还要赶到北京参加雷鸣与北京大学合办的“高级职业经理人研修班”毕业典礼。

  “我正在想一个问题,所以面对你的采访,我一时还真不知如何回答。”在接受采访的最开始,刘建军略带歉意地对记者说,这和去年温正安接受记者采访时几乎是同一个反应。刘建军坦言,自己几个月一直在考虑同学会活动的具体运作,以及与合作者反复商量“企业精英会所”的设计方案。

  一个控制1200亿元的平台

  温正安是北大经济学院中国金融投资家研修班的学员。他说,“早就想成立这样一个俱乐部了,但我们一直都很忙碌,也就没有进入实质性的运作。”这里的“我们”即北大经济学院的学员。这些学员的身份是投资公司老板、证券商、银行家,以及政府部门金融方面的要员。北大经济学院招生办的负责同志告诉记者,这个班上还有不少学员已经戴上了博士帽。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经批准允许在华投资的三家外国券商之一的美国某投资公司的老总施锦珊。

  据温正安介绍,还在研修班学习时,就有同学说到要成立个俱乐部。这个创意出现后,有人提议请校领导出面作为俱乐部的牵头人。校领导很重视这个创意,但学校不能成为俱乐部运行的主体,所以其发动人还是由学生自己承担。在这一背景下,作为该研修班的学员,温正安以十足的热忱充当起俱乐部发起人的角色。

  跟研修班的任何一位学员一样,温正安的大部分时间只能消耗在自己的事业上,因为他还是同泰兴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老总。但对于能为同学们提供一个信息交流的平台,他感到麻烦再多,也十分欣慰。

  当然,另一个因素更不可忽视。这个俱乐部一出世,就拥有1200亿元的无形资产。

  与温正安不同的是,刘建军作为“学友会”的发起人本身是培训班的组织者和管理者,而雷鸣公司是处在珠三角这样一个经济发达、藏富于民的特殊地区。据刘建军介绍,珠三角地区的企业老板大都低调,特别是民企老板,一般不会如实报出自己身价。他承认,尽管这些学员控制的资本还不是以“亿元”来计算,与温正安等人发起的“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相比,“广东EMBA同学会”的盘子还有些小,但他认为一个近千人的商业网络所牵动的资金流决不是一个小数字。

  神奇的“商业军校”

  大多数“学友俱乐部”的发起人在谈到其初衷时,内容几乎如出一辙。

  “应该说我们每届、每个类型的企业高层培训,学员们都已自发组织自己的同学会,但这仍然是较小范围的网络,我们的学员已经近千人,为什么不能搭建一个更大的平台呢?”刘建军动情地跟记者说。他表示,他所准备成立的“广东EMBA同学会”主要是立足自己组织的包括MBA、CFO和民营总裁班等9个班,目前设想是从中选出理事会成员,使得原来各自独立的同学会走向联合。而“企业精英会所”则是在此基础上与合作伙伴的强大资源进行整合。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北京学友俱乐部的负责人萧斌告诉记者,中欧北京学友俱乐部成立于2000年10月,算得上是中欧在北京的一个创新。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欧上海总部设有校友会,按理说没必要再在北京设学友俱乐部。但其中有个特殊情况,即中欧在北京开设代表处时,最开始的硬件环境根本没法与总部比。一些学生认为自己交了一样的钱,却享受不到同样的教学环境,怨气很大。“既然硬件不能在短时间内改善,我们决定创建一个良好的软环境。这才有了北京学友俱乐部的诞生。”萧斌说。

  据萧斌提供的资料,中欧北京学友俱乐部目前拥有成员约650人,主要包括在职高层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EMBA)99级至2002级10个班、管理文凭课程(DIMP)99级至2002级4个班的学员。

  清华大学职业经理同学会发起人、北京金吉列集团副总裁金征告诉记者,提到“同学会”三个字,大家首先想到“黄埔同学会”,这是要载入中国同学会史册的一个组织。如果说,需要军人的时代诞生了“黄埔军校”和“黄埔同学会”,那么,在市场经济时代,职业经理队伍同样应运而生。金征说:“我们不仅要在经济领域大显身手,还要产生良好的社会效应。中国的企业家成千上万,中国的企业家队伍是未来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这个平台对我们今后的生存和发展会有莫大的帮助。”上海交通大学MBA同学会的发起人则简明扼要地阐述了成立的目的:一方面在于构筑交大MBA同学会会员之间交流与合作的平台,加强会员之间的紧密联系,为会员的发展、创业提供机遇;另一方面,“饮水思源,爱国荣校”,同学会必将反过来促进交大安泰管理学院的发展,提升交大MBA品牌的知名度与美誉度。

  据记者掌握的资料,目前开展MBA、EMBA等项目培训的机构,绝大多数都成立了以学员为主体的俱乐部,比如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同学会、清华大学职业经理同学会、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北京学友俱乐部和中山大学教授经理人俱乐部(研究会)等,均产生了巨大的群聚效益。其中,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的EMBA校友会已辐射到港澳台。

  俱乐部的经济运作方式

  “俱乐部的办公地点正在落实,不是在北大经济学院,目前暂定在海淀区的友谊宾馆。”温正安说,“然后是软件上的工作,大致可以分三个部分,一是组织人员编写章程,二是成立专业委员会,这将是俱乐部决策机构。还有就是成立秘书处,负责俱乐部的正常运转工作。”学校的领导对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寄予了厚望,并认为这个机构的成立标志着中国金融产业界民间力量的觉醒,标志着中国金融产业界已经准备应对国际竞争。

  在谈到今后俱乐部的发展时,某领导有自己的想法。他告诉记者:“俱乐部成立后希望尝试开创的事情很多,比如办一个试验性的基金,又比如成立西部投资公司,在西部五省寻找金融投资项目等。从体制建设上说,至少还要列出自己的内部规范章程,建立自己的网站,并尝试刊发内部刊物。”“在运作形式上,我们会尝试按照行业来搞些活动,比如企业家联合会、房地产商联合会。我们非常清楚俱乐部的定位,我们就是想提供一个联谊的平台,不是经济组织,也不是赢利性的组织。”温正安对这个俱乐部的长期规划是做成一个开放式的俱乐部,最终从校园走向社会,变成一个真正能够影响中国金融投资界的平台。

  毋庸置疑,寻找可能的商机以及合作伙伴,成为了加入MBA部落的动机之一。在这里,“圈子”是个很重要的因素。这个部落的人们有着这样的共识:中国的企业要走向世界,就要融入外面的圈子;同理,来中国投资的商人,也希望通过一个平台来熟悉中国的投资环境,进入中国同行的圈子。

  九华投资有限公司的杨为民也是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发起人之一。刚刚30岁的她,有着颇为传奇的经历。她凭借独到的眼光开发小温泉,迅速让自己身价超过几亿。不过,新的更大的发展使她面临困惑,金融投资领域时下研究的大多是公共金融等方面的内容,相对于产业、微观金融的研究甚少,所以她对俱乐部寄予了厚望。当然,俱乐部里像她一样寻找智力支持的大有人在。

  中欧北京学友俱乐部在成立初期,主要组织三方面的活动,包括“北京学友网站”、“中欧论坛─高朋满座”和“中欧沙龙”。据悉,学友俱乐部成立至今已组织6次大型论坛,有包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中国证监会副主席高西庆等专家参与。依靠中大管理学院的师资,中山大学教授经理人研究会本来就以论坛的形式出现,原来是每双周一次论坛,自去年起已发展到每周一次。论坛题目都是针对珠三角中小企业设定,有不少名家都曾莅临主讲,如张五常、周其仁、魏杰等。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中山大学教授经理人研究会运作相对成熟一些,大多数俱乐部都不以谋求商业利益为目的,旨在为具有相同背景的人提供一个聚会的平台。温正安指出,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还想通过专业委员会对圈子进行分区、细化,让行业接近、关系相对密切的人聚会更多一些。显然,这些刚刚起步的俱乐部还没有形成大规模的经济活动。但开展具有赢利性的经济活动,将成为俱乐部的一个必然趋势。

  这一点上,有着近百年历史的欧美同学会就是一个范例。

  欧美同学会成立于1913年,孙中山就曾经出席过成立典礼,而今这一组织无疑成了连接海内外的一条重要纽带,并直接参与一些重大的经济活动。如2001年12月23日至27日,由团中央、全国青联、欧美同学会主办的2001海外学人回国创业周,在北京、天津、上海、西安、杭州等地的20个园区进行。据统计,这次创业周活动中,海外学人与192家企业、52家风险投资机构进行了洽谈和对接,共举办了20多次项目洽谈会,发布成果235个,达成意向性协议59个,更多的项目正在追踪之中,供需各方建立了一些联系渠道。为此,团中央、全国青联组织的海外学人回国创业周将固定于每年12月底举办,形成一个海外学人回国创业的固定平台。

  同学部落与经济控制力

  有共同的利益需求,谁也抵挡不了诱惑。对于中国金融投资家俱乐部可以控制1200亿元资本的说法,温正安这样解释,“我们大致估算出的结果与这个数字相差无几。这还是曹副院长提出的。”温正安指的曹副院长即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曹和平。

  在中国证券市场,这1200亿元绝对是令人不得不提防的力量。事实上,这一力量不存在股票一般的风险,随着时间的延后,这只“股”只涨不落。

  “读MBA有三大作用,一是获得MBA文凭,这是获取高薪的敲门砖。其二是完善知识结构。再者就是建成一个价值较高的关系网络。”王璞这样告诉记者。王系北京大学MBA联合会发起人、北大纵横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副秘书长。

  欧美同学会MBA协会副会长王耀辉也开诚布公地表示,如果不是通过学习MBA获得的关系网络,他的生活不可能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某教授则细致地向记者阐述了人际网络的关系。他说:“现在某些人际关系的建立,带有很强的功利性,这种关系通常是用财富和社会地位为纽带维系的。”这位教授同时指出,在偌大的人际网络中,“学友”及“校友”这层关系又显得特别而有趣。尤其比如你沾有北大、清华等名校的血统,你一毕业就自然而然地加入到了名校俱乐部的功利网络中,有着分配与被分配的权利与义务。找工作、跳槽、晋级,“学友”和“校友”这个网络都是一笔重要的社会资源,而且工作上以及平日交往中也有着一种不言自明的默契。随着自己职业生涯的变迁,自己的社会生活一步一步推进,这一网络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请不要忘记为华夏革命军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