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0日星期一

温家宝怒斥习近平:别再查我的老婆孩子了!/金复新

1月18日,香港明报观点专栏刊登了由大陆全国人大前香港代表吴康民发布的“人民的好总理温家宝”2013年12月27日给他的亲笔信。温在这封信中,此地无银27亿地赌咒发誓:“我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做一件以权谋私的事情。”要“赤条条来到世上,干干净净离开人间。”并希望社会要对它家“包容”。


网友看后惊呼,既然你是国内十三亿人的总理,要对十三亿人负责,起码应该发表在十三亿人都能看到媒体上。为何堂堂中共总理的心里话不能在组织生活上讲,不能在人民日报发表,非要跑到境外媒体敌对势力那里去诉苦呢?即使发表了,十三亿人也看不见,那究竟是想给谁看呢?下一步是不是要公然和雷哄稚的新经文摆在一起发表在轮媒大纪元上了呢?党中央究竟发生了什么内讧?

温口口声声哀求人民群众对它家包容,究竟要包容些什么呢?包容这个词,最近一些年我们常听见,我发现凡是喜欢谈包容的,都是一些人渣。李天一轮奸了别人,梦鸽不是认为强奸是一种罪,而是抢先呼吁社会对强奸犯包容。某女在新婚之夜被老公发现是非处,老公闹着要退货,非处也装出很正派很受委屈的样子,呼吁社会对非处要“包容”,学温总理般偷换概念说:“这无非是一层膜的问题,你难道娶的是这层膜?”绝口不提她当年多么风流无耻,绝不肯承认自己淫乱有错,而是转移视线,企图改变问题的主要矛盾,似乎淫乱不淫乱不是不是争议的核心,包容不包容才是最重要的问题,理屈的是老公,她反是受了委屈似的,拿着不是当理说,争取不明事理的人们同情。

我小时候曾受一些人欺负,后来它们中的一些人发觉金复新得罪不起,不仅是要报复的,可能以后还有些事情要求金复新帮忙,于是对自己以前的行为开始后悔了。但它们又不打算向金复新低头认错,表示忏悔的方式,来取得金复新的谅解,而是故意嘟囔起嘴,用低低的但又足够能让金复新听见的声音在我边上有意无意地说:“没想到金复新这人是要记仇的,真没劲!”妄图用这不经意的一句话,能使金复新良心发现,认识到自己“不能包容”别人的错误,有“记仇而且要报复”的丑恶心理,惭愧地意识到自己受它们欺负是小事,自己心眼小,喜欢报复,是个“小人”才是大事,而向它们低下头,反而向它们真诚道歉。它们要的就是金复新这种变态受虐心理,金复新若是不够聪明,必然也要中这些家伙的招,不仅原谅了它们,以往的帐一笔勾消,反而觉得欠了它们,甚至会联想到“它们当年欺负我,是在帮助我扩大心的容量,不要小心眼”而感谢它们,心甘情愿地被它们利用了。

万没想到,社会上人渣们惯用的这一伎俩,现在堂堂温老虎也用上了,貌似贪污受贿和未婚同居的非处一样光明正大,反而人民群众的反腐斗争成了“仇富”、“嫉妒”、“小心眼”、“没气量”、“不肯包容”,是对官员的打击报复,应该鄙视。那么好吧,既然你温老虎在祈求人民群众的“包容”,总该先让人民群众知道需要包容你温家些什么吧?你温老虎为什么不把需要大家包容的种种罪状先如实地说出来,比如把你老婆、老妈、儿女、兄弟究竟贪了多少先交代出来,家族资产到底有多少说出来,再争取我们包容呢?你满嘴谎话、避实就虚,连需要我们包容什么都遮遮掩掩不肯说出来,没有丝毫诚意,却要我们单方面地真诚对你,就这么轻易地放你一马,这真的叫我们很难做呀。

吴康民在接受明报查询时还说:“那些传言都不可靠,要把家人一切的帐,都算到温总身上,也欠公道。”言下之意,就是吴康民也不得不默认温的家人贪腐行为是存在的,只是想让温与其做个切割,不要都算温家宝在贪污。这一点我完全能接受。

我在几个月前的博文《我不相信温家宝同志是个贪污犯》中就明确指出,要找到温贪污的证据几乎不可能,贪污受贿的事情绝不可能由其亲自来做,私下泄露经济情报,让其儿子操纵股市的证据,我们也无从取得当时的文字资料和影像资料。而且时隔这么多年,即使有证据,也早被其以总理之权而湮灭了。即使还有证据漏网被人抓住,比如九十岁老母的身份证泄露,也可以推出个段伟虹这样的马仔出来抵罪。温即使有什么类似贪污的动作,也事先“立法”把这些行为先定为“合法”,比如要私分掉一笔公款,必然先由党委、人大、部委冠冕堂皇下个文件,说这是“取暖费”、“季度奖”,堂而皇之地揣入囊中,不会显得那么鬼祟,完全可以在法庭上理直气壮地抗辩。因此温早已做好的准备,有十足的信心接受调查,曾十分有把握地叫嚣:“你们随便来查好了!”因此我认为中央“一号专案”实在是一种浪费,查不查都那么回事。要是找不到温亲自贪污的证据,习只好给人民交代说“温是干净的”,反而帮了温的忙。

我建议放弃对温家宝的追查,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碰温本人。既然温这么急于要和家人做切割,那么习总就应该成全它,就要从清除外围据点入手,剪除其党羽,把主要精力花在调查其家人、亲信、马仔身上,矛头直指温最心疼的老妈、老婆、子女身上,只查它们就够了,你温总理有贪腐豁免权,总不至于连这些人也查不得吧?这些人比较好对付,而且具体经办的都是这些人,证据遗留一定很多,证据相对容易获得,还可以让其相互狗咬狗,让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能保证自己被调查时可以滴水不漏,可保证不了儿女和手下也有这本事,等证据收集足了,先判它老婆孩子的刑。

我们要掌握贪官的心理,贪官之所以贪,绝大多数不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尽孝心为父母,就是为了老婆孩子、兄弟姐妹、小三二奶。2006年陈良宇在上海倒台后,网传他的情妇、财政局长、忠实党羽、著名泼妇刘红薇也受到了组织调查,然而刘始终认为自己为了让小孩出国留学不吃苦而贪污是一种很伟大的母爱,不仅没有错,反而应该大书特书地讴歌,理所当然。当组织要它交代脏款去向时坚不吐实:“瑞士银行的账号和密码我知道,美国银行的账号和密码我也知道,可我就是不告诉你们……”逼急了,回答专案组的只有一句话:“你们少拿死来威胁姑奶奶!”然后把头发一甩,学女英雄状:“呸!怕死?怕死就不当共产党员!只要我家人能过上好日脚,我死有何惧?我含笑九泉!”任由组织灌辣椒水、钉竹签子、上老虎凳也丝毫不动摇,动不动还高唱“红梅赞”:“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搞得中纪委狼狈不堪,无计可施,败下阵来,只好将其无罪释放,任由它们全家出国享福去了。

中纪委专门就此总结了经验,认识到以往的招数对待这些痴心为家族利益的贪官力量明显不足,后来只要当这些贪官的面,把它们的子女带进刑讯室,威胁几句,它们无一不老实招供的。因此习总应该吸取教训,不要去攻这样的坚,不要去碰温本人,温是横下一条心为子孙谋富贵的,它也会效仿刘泼妇,宁可自己一死也要保护家人的富贵,撒泼耍赖、抵死不认、负隅顽抗,让习总尴尬。我们应该釜底抽薪,击其软肋,攻击它最软弱也最怕被攻击的地方,碰温的家人要比碰温本人更令它难以招架。温要是跳出来阻扰,再办它个袒护之罪不迟。这时,温一定又叫吴康民反过来说:“钱都是我一个人贪的,你习近平不要再查我的老婆孩子了”。这说明从老婆孩子入手反腐,不仅是技术性问题,更是从其贪腐的动机入手的根子性策略。

乘温还活着,当它面枪毙掉它的老婆孩子,让它们步温世珍的后尘,这样即使没有判温本人的死刑,却比直接判它死刑更让它难受,它会被活活疼死的,这才是真正的惩罚。

有人问我,你金复新为什么这么恨温?周不是也很贪吗?怎么没见你写文章骂过周?我说我明知周也是大贪官,但周也只是贪官,不似温那样的影帝,不企图装模作样仰望星空修破鞋侮辱大众的智商,也没有和邪教组织勾结,相反还积极打击邪教,多少还为人民作出了点贡献,而且还敢于发动政变和狐瘟兵戎相见,是条汉子,因此我还不是那么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