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日星期四

“科学发展观”是最典型的煞有介事!/孙丰

 “科学发展观”是最典型的煞有介事,
  
   “科学发展观”的最高成果就是楼倒桥塌、水枯地沉、沙尘起舞腾飞、雾霾入于如无人之境!

  
      胡锦涛为什么提出“科学发展观”?因为中国的建设附带着严重的破坏性。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转化为中共世家的无止境的财富掠夺,改革开放造成了生态与资源的,以及人的心灵资源的严重的破坏。我愿意说胡四的用心有好的成分,但胡四的心是没经了逻辑训练的,是直觉的和短视的。他连“科学并不=正确”都还不懂。科学仅仅是认识事物的一种方法,一种有限的,围绕着每一事实的狭窄的知识范围,零星地发生的接触,有可能融合成一个较大范围的知识方法,因而依靠着相对的实验来支持的对对象的认知。科学的对象是实际的,具体的,可面对的。
  
   所以科学并不代表正确。科学不=正确。
  
  
   因为科学是对具体对象的知识,对象是无限多无限复杂的,并不存在一个无限的、无所不包的融合原则。而社会建设是无止境又无限广阔的永恒发展,它不只是要求建设,还要求环境的保护与维持,因而社会建设只能建立在计划正确性上,是科学所无法升任的。正不正确包含着对科学的利用,利用得还不正确。科学自身包含不了对它的利用,居里夫人完成的是发现(科学),金正恩的核恐吓是对科学发现的利用。科学只是保证对对象的正确认识,不能保证正确利用。
  
  
   所以现在有一门新学问,们叫“科学学”,就是限制科学的滥用和乱用。东邻金氏的核恐,就是科学的滥用在威胁着人类的和平。科学是不能充做社会建设的指导思想的,社会建设的指导思想只能落实在计划的正确性上,计划的正确性是以全局性、长远性对直接利益的指导和限制为保证的。应直接表达为建设不得造成破坏。而中国建设所以造或如此严重的破坏,恐怕还不是全因为建设,最主要还是人心贪欲,公权力化为谋利的资源,主要还是因这个政权非法造成的一种后果。凡是违法严重的项目都是利益巨大的,总是有权势在作怪,这些人是法律所无从奈何的,如周永康体系,科学发展观对他们说来连根鸟毛的作用都比不上!
  
   科学发展观是不是煞有介事?已有周永康、薄熙来的行为做了回答,由雾霾占领中国所证明。
  
  
   胡提出科学发展观有好多年了,我们请胡、请共产党向自己说说私心话,这个口号或第四代的理论图腾对资源、对环境、对伦理资源可曾起到一点保护的功效?伟大的雾霾最有评定的资格,它几乎占领了全中国,都要国际化或输出革命了,还科学发展观个鸟球!
  
  
   胡锦涛以其最高的、最严肃、乃至最神圣的心态提出的“科学发展观”,都神圣到宪法、党章上去了,可实际功效呢?连臭狗屎都不如!这种鸟用没有的严肃与神圣能名之曰什么呢?毫无疑问,是最典型的华而不实,浪费着民族的精神资源与财富资源的最大谎言,是最荒唐最可笑,又让人心痛的党八股,即他和习五要反的形式主义歪风。
  
   胡四、习五都反歪风,可他们俩都是用更加形式主义来反形式主义,别说纠正什么四风,纠的秸果四风就成了八风,十六风。需问的是:胡四、习五的理性是否达到了对自已的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