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1日星期二

揭秘:中国领导层亲属持有离岸秘密资产/ICIJ

调查中的重要发现有资料显示,至少有五名现任与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亲属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和库克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持有离岸公司,其中包括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及李鹏、上届国家主席胡锦涛以及已故领导人邓小平。


普华永道、瑞银集团、瑞信集团等会计事务所和欧美银行扮演了关键性的中间人角色,为中国投资者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萨摩亚群岛等离岸金融中心开设资产信托(trust)和公司。

发生了多起贪腐丑闻的中国石油业与离岸中心有密切联系。中国三大石油国企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与ICIJ密档中的数十家BVI(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有关联。

中国经济转型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混合体后,成为以隐蔽、避税和方便国际贸易著称的海外避税天堂的主要客户。

中国离岸金融解密:我们如何进行报道

由多国记者组成的团队历时数月查阅机密档案,揭露中国精英们的离岸秘密资产。

去年夏天的某个早晨,天下着小雨,一班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齐集香港: 他们分别来自北京、台北,美国的纽约、华盛顿、伯克利,西班牙马德里以及德国慕尼黑。

一位资深的中国记者向与记者们讲述这次聚会的“历史”意义:大中华地区的记者有史以来第一次与欧美同行通力合作,进行话题高度敏感的调查报道。

此次会晤后,记者们开始长达六个月的中国精英离岸资产调查报道。过程困难重重:文化和语言障碍、政府恫吓,浩瀚的机密金融档案。但是调查团队最终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从今天开始,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将与全球合作媒体一同陆续发表调查成果。

在ICIJ掌握的250万份离岸金融秘密文件中,大中华区所占比例最大。50多家媒体机构从2012年开始分析这些密档,揭露了10个离岸金融管辖地10万多个离岸公司的交易情况以及公司的实际持有者。

ICIJ之前发表的“离岸解密”系列调查报道产生了全球性影响,推动多个政府立案调查、引起高层下台,也促进了政府修订相关政策。

鉴于复杂性和语言问题,ICIJ尚未公布与中国内地和港、台相关密档,稍后会一起发布。

中国政府对新闻审查的力度不断加大,安全问题很快成为中国项目的当务之急。调查团队的记者们从香港回到各自的新闻编辑室时,都安装了加密的邮件客户端。有一个加密的网上论坛用来分享各自的发现和消息。但即使如此,我们仍然要用之前商定的代码代替一些国家领导人的名字。

项目组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数据本身。如何跳出常规,从37,000多名离岸公司所有者中找到关切公众利益的新闻?我们做的第一步是列出与中国公众人物有关的详尽名单,如政治局委员、部队军官、各大城市的市长、俗称“太子党”的中共领导人亲属以及《福布斯》和胡润富豪榜上有名的富豪们。

一名西班牙记者在资料库里搜索海量数据,匹配上述名单的人名与ICIJ掌握的离岸密档人名。更棘手的问题出现了:密档里中国人的人名都是罗马拼音,这大大增加了匹配难度,因为中文的罗马拼音可以有不同的写法:“王”可以写成Wang 或者Wong,“张”可以写作Zhang或Cheung,“叶”可以写作Ye或Yeh。我们通过投资者的登记地址和身份证号确认身份,但是还有很多人的身份无法证实,因为我们不能完全确认身份。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幅全景图渐渐浮现:中国的精英们大规模使用离岸金融中心持有资产、寻求海外上市、买卖地产、规避内地冗杂的政策和资本管制等。

在这些离岸资产持有者中,至少有15位是中国的顶级富豪、国企高管、中国现任或前任领导人的亲属。
接下来,报道进入新的阶段。欧、美和亚洲的记者将有关的发现与各自地区的大背景结合。除了机密文件,我们还综合了数百份公开档案,如公司档案、物业记录、财务披露以及诉讼、监管和犯罪调查的相关文件。

调查小团队迅速铺开调研、采访报道和编辑。大家在不同时区工作,用电邮、电话和Skype交流,并协调进行中英文采访。

所有跨文化团队都会遇到沟通问题,ICIJ也是如此。此外,不同地区的新闻编辑对记者专注在该项目上的时间和日常报道的时间该如何分配也有不同意见。

去年11月,北京的一位编辑发来简短的加密邮件说,他们的记者受到当局警告,不准继续报道离岸项目,必须即刻停止与ICIJ的合作。

当时恰值中国新一届政府大力打击网络舆论,特别是针对官员腐败的言论。“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CPJ)统计,2013年,中国有32名记者、编辑和博主入狱。按新闻行业入狱人数计算,中国在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土耳其和伊朗 。

项目负责人在ICIJ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总部商讨,最后决定为了保护身在中国大陆的记者免受报复,不公开他们的身份。

同时,项目组其他成员继续推进报道。他们去函报道涉及的所有政府官员、富豪和相关人员,请其回应。绝大多数都没有回复,这在中国很常见。

1月23日,ICIJ将会公布离岸金融解密数据库中37,000多名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和台湾的离岸资产持有人名单。在我们的网站数据库搜索人名,就可以看到与此人相关的离岸网络 。

这样大规模公开华人在避税天堂的秘密数据,史无前例。

离岸金融解密数据库于去年6月首次公布,不过大中华区的投资者信息直到这次调查项目结束才公布。保守估计,该地区的离岸资产持有者有37,000人。因为数据库里还有很多名字由于没有特定地址,无法确认身份。

ICIJ希望公众从数据库中挖掘信息,帮我们的记者找出更多新线索和联系。我们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继续报道中国精英们和避税天堂的故事。

中国领导层亲属持有离岸秘密资产

当东方遇上西方:中国成为以隐蔽、避税和方便国际贸易着称的海外避税天堂的主要客户。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刚发布的调查报道揭示中国最高领导层近亲在离岸金融中心持有秘密资产。这是ICIJ成立15年以来规模最大的调查报道项目的一部分。

在“离岸解密”调查报道系列中,我们使用了ICIJ获得的机密档案。

密档里有将近22,000名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离岸投资者,其中至少包括15名中国富豪、全国人大代表以及深陷贪腐丑闻的国企高管。密档还包括了16,000名台湾离岸投资者的资料。

ICIJ与欧美、亚洲50多名记者合作,从250万份机密文件中查找信息。至去年4月开始,ICIJ发布的第一阶段“离岸解密”系列调查,报道产生了全球性影响,推动多个政府立案调查、引起高层下台,也促进了政府修订相关政策。

ICIJ密档中关于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离岸投资者资料是首次发布。

中国新闻工作

这一项报道工作充满着挑战。有一些时候,很难找到人回答问题,报道中国新闻更尤其有独有的难处。
去年11月,有跟ICIJ合作的大陆媒体退出团队,表示受到政府警告,不得发表有关该数据库的报道。为免记者遭到打击报复,ICIJ决定不公开该大陆媒体的名字。

调查继续

1月23日,ICIJ(非牟利机构“公共诚信中心”的项目)会在离岸金融解密数据库中添加37,000多个中国内地、香港以及台湾的离岸投资者名单。数据库于去年6月首次发布,有70,000多个名字。
这些名字是离岸密档的一部分。整个密档数据超过260千兆,信息量相当于50万本书。这是记者获得并分析的最大的一组解密数据之一。

ICIJ是一个非营利性,调查性报道的组织 - 这是缓慢的新闻。
它是昂贵的,但是独一无二的。调查性报道日益受到威胁,很多世界各地的传媒机构開始精简或是退离的调查报告。有鑑於始,我们非常感谢您的閱读者及支持。




秘密文件揭示离岸金融对全球的影响
By 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January 21, 2014, 4:00 pm
揭秘:中国领导层亲属持有离岸秘密资产

• 项目简介

ICIJ对离岸金融中心的系列调查报道从一个移动硬盘开始。

2012年11月,ICIJ总监Gerard Ryle结束对澳大利亚 Firepower公司长达三年的调查,涉及离岸金融中心和公司诈骗。后来他收到一个装有大量离岸金融数据的移动硬盘。

硬盘装有的250万份缓存文件详细记录了170多个国家的个人和公司持有的12万间离岸实体,揭露深藏在离岸金融中心背后的政客、富豪和骗子。

这是新闻媒体第一次掌握如此大量的离岸系统内部资料,规模是维基解密(Wikileaks)2010年发佈美国国务院洩露文件的160倍。

ICIJ将移动硬盘交给哥斯达黎加《民族报》(La Nación)的调查记者团队分析。他们发现硬盘裡有上百万个不同格式的数据 。关係数据库(relational databases)有320多个杂乱的表格,没有原始文件说明数据库的关联 。

这个神秘的移动硬盘有260千兆字节(Gigabyte)的有效数据,包括四个大数据库和50多万条文字、PDF、Excel表格、图片以及网页格式的文件。经分析,这些数据来自十个离岸金融中心,如英属维尔京群岛、库克群岛和新加坡,包括12.2万间离岸公司和信託、近1.2万间秘书公司的文件和13万条离岸公司注册信息。

所有小数据库来自两个较大的独立数据库,分别包含两间离岸中介公司─总部在新加坡的保得利信誉通(Portcullis TrustNet)和总部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英联邦信託有限公司(Commonwealth Trust Limited) 过去三十多年的内部资料。它们帮助成千上万的个人和公司注册离岸实体、设立隐蔽银行账户。

洩密文件披露在离岸金融中心如英属维尔京群岛、库克群岛等地注册离岸公司和信託的人有美国医生、希腊中产农民、独裁者的家人和亲信、华尔街的诈骗犯、东欧和印尼的亿万富翁、俄罗斯企业高管、国际军火商以及一间由虚假董事挂名的公司。(该公司在伊朗核发展项目中被欧盟列为欺诈公司。)

洩密文件包含现金支付记录、离岸公司注册日期、公司和个人关联等信息,显示离岸金融隐蔽性如何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运用。有钱有势的人利用离岸金融中心避税,无论对发达国家还是落后国家,这都滋长了腐败,带来经济灾难。

• 报道过程

几十名记者参与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对离岸金融秘密的调查报道计划,查阅数百万洩露文件和数千个名字。

来自46个国家的86名记者运用高科技数据解析和实地报道的方法搜索了近30年的邮件、账本和其他文件。
加拿大皇后大学的法学教授和税法专家Arthur Cockfield说:“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报道。(离岸金融)的秘密世界终于被公之于众。”他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访问时翻看了洩密文件,他说这让想起经典电影《绿野仙踪》的一个场景:“他们再次升起幕布,这时你看到在幕后操纵神秘机器的巫师。”

• 意义

流入离岸金融中心的资金,无论是否合法,属于个人还是公司,规模都庞大到足以威胁世界经济稳定、恶化国家关係。例如大量俄罗斯资本涌入避税天堂塞浦路斯,导致本地银行资产膨胀。这个离岸金融岛国的骗税行为和银行业崩溃使希腊财政危机雪上加霜,加深整个欧洲持续不断的金融危机。
反腐斗士认为离岸金融中心的保密性违背法律和秩序,迫使老百姓多缴税,填补本国流失到离岸金融中心的财政收入。多项研究估计全球金融犯罪产生的国际间资本来往每年高达1万亿至1.6万亿美元。

• 发现

罪犯和寡头

ICIJ在过去15个月的调查发现除了完全合法的交易,离岸金融世界提供的保密服务和鬆散的监管助长了诈骗、逃税和政治腐败。

根据我们掌握的文件资料,使用离岸金融中心的人包括:

• 与俄罗斯Magnitsky Affair有关的个人和公司。该税务诈骗丑闻导致美俄关係紧张,还令俄罗斯政府下令禁止美国人领养俄罗斯孤儿。

• 一名委内瑞拉交易员。他被指利用离岸公司向以美国为据点的庞氏骗局。他还利用离岸公司向委内瑞拉政府官员行贿,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

• 一名从阿塞拜疆政府获得数十亿美元的建设合同的商业巨头。 他在该国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的女儿们秘密持有的离岸公司中担任董事。

• 印尼几名和已故独裁者苏哈托有关的亿万富翁。苏哈托在当政几十年间让精英阶层迅速致富。
这些文件还给一些悬桉和不明去向的金钱提供的调查新线索。

菲律宾官方在得知ICIJ确认已故菲律宾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的大女儿玛利亚(Maria Imelda Marcos Manotoc)是一间英属维尔京群岛信託公司的受益人之后,很希望查出这间信託公司的资金来源是否是玛利亚父亲贪污的50亿美元。

菲律宾一位叫Manotoc的省长拒绝回答关于该信託公司的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