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日星期五

纪念六四


一九八九年四至六月份的时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的惊天动地的事件,已经过去二十三年了。往事不堪回首,这血的教训让我们无法将它忘却。
天安门事件中举世公认的首恶屠夫是邓小平,然而又有几人认为赵紫阳是屈居第二的屠夫呢?是赵紫阳及其智囊团伙在利用学生逼邓小平下台。在专制独裁阵营里,学生民主运动始终是觊觎元首宝座的野心家们的政治手段。早期的共产党靠的是“民主”手段夺取了天下;建国后,毛泽东靠的是“民主”手段,打倒了身边的野心家,巩固了自己的权力;文革后,邓小平靠的是“民主”手段搬倒了华国锋,从而,群临天下。这些打着民主旗号的专制独裁元首,一旦权力到手并坐稳独裁的交椅,马上就露出了屠夫的嘴脸。
赵紫阳没有成功,赵紫阳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赵紫阳及其智囊们利用了学生,纵容了学生们向中共元老邓小平示威。赵紫阳不曾想,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认可他,有相当多的学生依然把矛头对准了他。这是赵紫阳不曾想到的事实,一场假借为胡耀邦鸣冤叫屈的逼邓下台运动演变成反贪污反官倒运动。
这场运动的始作俑者是赵紫阳智囊团队操控的大学生民主领袖,然而,这场运动最终激发了专制左派阵营知识界的几乎所有人士参加。就是这些左派知识分子的大规模示威声援运动,导致了屠夫邓小平最终下了屠杀的决心。
邓小平的屠刀不是杀向大学生民主领袖,因为这些民主领袖也同样是邓小平的好朋友,邓小平的改革开发政策都是靠这些民主阵营的知识分子支持。让邓小平非常伤心的是,这些知识界的民主领袖们竟然给自己出了一道十分难解的大题。本来主张改革的邓小平有可能被陈云、李先念等其他元老赶下台,邓小平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最终选择同陈云、李先念等元老站在一起。邓小平终于下手了,但是,邓小平杀的是专制左派知识分子,邓小平最怕的是专制左派阵营群体抬头,这是他的死对头。
邓小平最终放走了大批学生民主领袖,因为这些所谓的学生民主领袖,有相当多的是邓小平的特务线人。乌尔凯西被军用飞机送往广州,然后“偷渡”到香港,柴玲被军队保护,然后择机“偷渡”出国,项小吉从海关出国即使被认出,依然成功出国,杨建利等大批中共特务,连飞机票都不用买就可直飞美国,等等。
方励之进入美国大使馆,实际上是邓小平的计策,方励之至死都不明白其进入美国大使馆的背后阴谋。邓小平为了日后同美国谈判,故意指使特务线人帮助方励之进入美国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从而掌握了一个对美谈判的重要筹码。二十三年后的今天,中共又故伎重演把特务陈光诚送进美国大使馆。当然,陈光诚无法跟方励之先生相提并论,方先生是当代民主运动的启蒙大师,而陈光诚则是中共的战略特务。
六四的死难者的血是邓小平的罪证,同样也是阴谋家赵紫阳的罪证。赵紫阳是个十足的自私自利,毫无政治远见的混蛋。那么多的人的血为他而流,然而他却是一个没有担当的政治侏儒。倘使他能够振臂一呼,放弃独裁,放弃共产党,实现民主宪政,中国的历史必将改变。当时万事俱备,只差一个为民请命的杰出领袖。呜呼,哀哉!
二十三年过去了,放眼海内外,真的民主猛士安在?
我们不得不承认,大批的六四民主精英们都黯然失色了。然而历经幼稚到成熟,真正能够在未来大变革中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民主领袖,还是大有人在的。这样的领袖不用多,只要几位,未来的民主革命就充满了希望。曙光就在牵头,胜利已经在向我们招手。民主左派即将埋葬专制和独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