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关于陈树庆《民主不是谁的专利,民主党更不是谁的私产》疑问的回复


日前我们华夏黎民党本着对中国国内部分民主党员的关心和爱护,发表了《严重警告中国民主党国内党员秦永敏、陈树庆、张林、王森等人》一文,引来了中国民主党浙江党部负责人陈树庆的长篇批驳。陈树庆在文中不但不接受批评和警告,为了自己的虚荣,更是强词夺理,只能证明其心胸狭窄。
对于一个死不认错的人,本来我们没有必要回复。为了让中国的民主革命事业走上健康的道路,为了日后新的革命力量不被愚蠢的民主领袖领入歧途,同时,更是为了作为历史的见证,我们特做回复如下:
第一、请问陈树庆,你所指的“救世主”是谁?谁让你寻找“主公”并为他打江山,坐天下?我们讲话不能信口开河,胡说八道!我们华夏黎民党只从出道以来一直在寻找真正的民主革命队伍,我们是在认可浙江民主党这个光荣伟大的群体,才提出对你们的警告。我们始终把浙江民主党作为中国民主党在国内的主要力量,并为浙江民主党的对民主事业的伟大贡献而感到欣慰。除此以外,我们就认准海外谢万军领导的中国民主党是唯一值得信赖的,是真正的民主革命队伍。我们希望你们能同谢万军联系有错吗?难道就是因为谢万军领导的中国民主党没有给你美元?看来,你是有奶就是娘。
奉告陈树庆先生,你不愿同谢万军联系也无可厚非,请不要信口开河,血口喷人,这样只能贬低你自己的人格。不知你是不是书读得太多,我们的一句话,竟然引出你的令人匪夷所思的一通奇谈怪论,你说:“  我们参加民主运动和组织中国民主党,不是为了成就哪位“救世主”的“丰功伟绩”和“万世英名”;不是为了寻找“主公”并为他“打江山,坐天下”;不是为了将来能从“伟(伪)人”的恩赐中分享一点残羹剩渣;也不是以推翻哪个政党、恣意打倒和惩罚哪些个人为目的;而是为了争取包括自己在内每个中国人起码的公民权利和做人尊严;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国家能在一个良好的制度(民主法治)下,走向繁荣富强、热爱世界和平并参与主持世界公理”。请问你说这些话有意思吗?
第二、陈树庆在文中说:“如果我们中国民运中的某些人也将“民主”当作自己的专利对他人动辄以“抓特务”的卑劣手法横加排斥,那么与中共当局的假民主又有何区别?”。看来陈树庆是明显反对清理民运中的中共特务了。谁最怕抓特务?就是中共特务!我们为什么要清理民运中的特务?因为他们是隐藏民运中的最危险的敌人。既然陈树庆能说出这种话,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对陈树庆进行另案审查了。
奉告陈树庆,我们华夏黎民党作为一个不谋求执政的永远在野民主党派,我们有权力代表华夏大地上的黎民百姓对你们这些谋求执政的民主党派成员加以监督审查,不管你是愿不愿意!凡是我们认为有害民主革命事业的人,特别是中共潜入民运中的特务,无论是谁,都必须公布于众。我们所做的事业,是任何中共特务所无法诋毁的。更不是你的一句“民主不是谁的垄断专利,而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就能抵赖过去的。你的这句话,就是在防空炮。只是一种装腔作势。抓中共特务就是搞民主垄断吗?你这不是血口喷人吗?
第三、陈树庆无视大量中共特务潜入民运并正在逐步实现主导民运、领导民运并把民运引入企图的现实,却极力为中共特务们潜入民运中的行为加以掩盖。请看陈树庆说:“   严重警告……》一文将王军先生说成是“经华夏黎民党中央调查局查证,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原名徐敖春,男51岁,江苏人,中共党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北海舰队航空兵少校。”如果该种说法属实,我认为基于“民主不是谁的专利,是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的原则,我们应彻底摒弃“唯成分论”的历史垃圾。王军先生的中共党员和解放军军官之历史身份,一点都不会影响到王军先生参与中国民运包括中国民主党的组党活动。试看,在苏联瓦解的俄罗斯民主化进程中,叶利钦曾是苏共党员、莫斯科市长,普京还担任过KGB住东德的高官,俄罗斯人民因为他们的贡献或才干,不仅接纳了他们甚至还选举其担任了国家首脑。这样的例子在其他国家实现民主的进程中也屡见不鲜,外国人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就不能去做?更何况,目前中国民运包括中国民主党的不少最优秀成员也来自于中共体制内部,光警察就有高沛其、郭少坤、吕耿松、李大伟、黄培剑等等,难道不好吗?”。
陈树庆的文中采取偷换概念的手法,企图栽赃陷害华夏黎民党。华夏黎民党从来没有反对原中共人马投奔民主革命队伍,而且极力劝说中共各级官员秘密加入华夏黎民党等民主党派。但是对于主动打入民主革命队伍的中共特务,必须清理出去。陈树庆采取偷换概念百般抵赖,只能是欲盖弥彰,只能暴露出其中共特务的丑陋面目。
第四、陈树庆为了掩饰自己的虚弱和无能,害怕“中国民主党”被人抢走,所以才祭出了“中国民主党不是谁的私产”。中国民主党的确不是谁的私产但是中国民主党必须要有强有力的真正的革命人士来领导,决不能让中共特务来主导。
陈树庆说:“浙江的中国民主党,只是一个公平与开放的平台,任何对与中国民主事业负责任的人,只要也愿意为中国民主党的发展与壮大算计,也愿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行动负责,都可以到这个平台上来一展才华。”。这一政策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无非就是吸引更多的人们加入中国民主党,我们也是十分赞成的。但是,这不能是诋毁我们清理中共特务的依据,更不能成为掩盖中共特务打入中国民主党的借口。
第五、陈树庆无视中共总参特务王军和藏独、疆独勾结的现实,依然为其摸黑中国民主党的行为辩护。仅仅是因为得到了人家美元,就丧失了人格,出卖了自己的良心。这就是又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对于我们的批评警告,陈树庆没有了宽阔的心胸,而对于中共特务打入民运队伍,陈树庆展开了宽阔的心胸。好一个中国民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就是陈树庆的胸怀。
陈树庆说:“每当有民主党人被中共抓捕时,是王军先生带领的民主党世界同盟成员组织的抗议声援次数最多、规模最大;每当有民主党人身患重病或狱外家属生存困境时,是王军先生带领的民主党世界同盟成员雪中送炭最及时也最多。对于这一些,“谢万军领导的中国民主党”或“华夏黎民党中央委员会”到底有多少具体、实在的“功绩”?” 。这一点,我们不否认,我们是无法同中共特务比势力的,中共有的是钱来收买你们,中共的动员能力也是惊人的。我们也不会作秀,在这方面,我们的确比不过你们。
至于陈树庆说:“比不过人家,应该多多学习提高赶超才对,应正相的竞争,千万不要“我做不好、做不到,你也别想做得好、别想做得到”的负向拉扯作用”。我不知道陈树庆想干什么?是不是头脑发昏?想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吗?什么叫比不过人家?什么叫我做不好、作不到。你也别想做得好、别想做得到的负向拉扯作用?今天你既然把话留在这里,那么,你就要为你的话负责!
第六、陈树庆对我们的批评警告非但不接受,反而倒打一耙。请看其言论:“ 做人、组党、建军、立国、甚至办企业,都要坚持以正为本、堂堂正正,切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歪门邪道。我崇拜伍子胥、廉颇、李牧、岳飞、文天祥、于谦、袁崇焕、林则徐、白崇禧、张自忠、彭德怀等冲锋陷阵或守土有责的忠臣良将,最痛恨克敌无术但投机取巧、在背后捣鬼、陷害忠良的“权术”之徒如伯嚭、郭开、宋高宗、秦桧、崇祯、康生之流。在“六四”二十三周年之际,中国民运或我们中国民主党里,有人如果不是积极组织或参与具体的纪念活动,而是对于活动组织和参与者进行“火力侧击”或“背后捅刀子”,会让人大出意外的。如果深究其“意欲何为”可能有“诛心”之嫌,我可以作罢,但无可否认,这种“意外”行为对民运团结的正负效果还是一目了然的”。
按照陈树庆的逻辑,只要容忍中共特务安全潜伏民运队伍里,就是其所谓的“做人、组党、建军、立国、甚至办企业,都要坚持以正为本、堂堂正正,切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歪门邪道”。清理中共特务,竟然被陈树庆扣上“歪门邪道”的帽子,只能证明陈树庆已经开始成为一个合格的中共特务。陈树庆的所谓“民运团结”,其目的就是要民运都团结在中共特务周围,这样他们就可以名利双手。
当然,陈树庆曾经为中国的民主革命运动做出过不少贡献,我们谁都承认,但是,这并不能保证他永远不背叛民主革命,今天他的言行已经不配做一个合格的民主革命人士。如果陈树庆没有暗地投共,绝不会有如此谎纽的言行。
陈树庆妄图用“ 如果认识到民主绝不是部分人的“专利(垄断特权)”,认识到公民权利平等是民主社会的一项基本原则,就决不能把民主或民主运动当作了自己的“私生子”,什么人参加民主运动或有什么运作得他恩准。”这一子虚乌有的理论来为其抵挡我们华夏黎民党对其的审查,这是徒劳的!你可以参加民主运动,但是,只要你是中共特务,我们就要把你揪出来。相反,任何真正的民主革命队伍,我们华夏黎民党都会极力支持,不管他是否有美元恩赐。无论你们是否情愿,对于民主革命队伍,我们华夏黎民党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