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4日星期四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徐水良

   小说《1984》上的老大哥之所以能够牢固维持统治,他主动组建和控制反对派等各种异己组织,使反对者无法形成真正的反抗组织,是一个重要原因。
   与一般人正面看待和认同《1984》对专制暴政的抨击不同,中共情报机构,从《1984》中吸取的是老大哥玩弄的这类统治技巧。
   把绝大多数甚至接近全部的反对派组织和各种异己组织、包括家庭教会在内的宗教组织、维权组织、“公共知识分子”、非赢利组织等等,全部掌控在中自己手中,也是在中国大陆,中共能够牢固维持统治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宗教组织的渗透和掌控,几乎从中共在苏联策划筹建的一开始,就同时开始了。中共“改革开放”以后,又大大加强了这个工作。中共采取了与对付民运相类似的办法,包括用“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类似办法,来对付家庭教会和各种宗教组织,控制了国内绝大部分宗教组织,渗透、组建和控制了海外大部分华人教会。并利用和曲解顺服、宽容等各种教义,来为中共维稳保权、欺骗反对派和民众、消弭革命危机。
   中共渗入教会的大量特务线人,往往以原教旨等面目出现,把美国原教旨教会骗得团团转。使得这些习惯于宗教洗脑传统的原教旨教会,赞同这些特务线人的主张,企图在中共利用一神教世界传统洗脑技术,用马列主义对中国人洗脑之后,再用原教旨信仰和特务线人歪曲了的教义,对13亿中国人再一次洗脑,以便中共继续毁灭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传统信仰,再一次接受西方反对政教分离,也即反对政治和信仰分离、反对思想和信仰自由的垃圾文化,帮助中共及其暴君渡过革命难关。
   这些特务线人,有不少,是宗教线人、民运线人一肩挑。他们非常活跃,严重误导和欺骗了不太了解中国人及海外华人的美国和西方政府。
   正像本人不久前说的:“中国,到了拒绝一切垃圾文化的时候了,无论是外来的、产生于一神教世界极权专制传统的无神论马列主义极权专制垃圾文化,一神教原教旨主义极权专制垃圾文化,还是本土的一般专制垃圾文化,都属于拒绝范围。”我们需要的是西方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制、法治、现代科学等先进文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以及当代中国自由民主派自己创造的先进文化,以及把上述这三者融合起来的新文化。
   有的朋友对批评柴玲不解,觉得有点小题大作。但其实,我们对抗的是中共的一步极大的棋,也就是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不管柴玲是什么身份,仅仅是受骗上当,还是已成为中共阴谋的一分子,都不改变这场对抗的性质。
   当然,目前我们也有更紧迫或更大得多的任务,急待我们去进行。例如质疑中共,为冤死的民运人士李旺阳寻求真相并申冤,以及发起新一轮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高潮,等等,都需要我们去进行。对于这些大事,反击中共对宗教的控制利用,不过是一场较小的前哨战。
2012/06/13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