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1日星期一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庄晓斌

共产党之所以能战胜国民党,取而代之成为中国大陆上肆虐百姓的一个幽灵。他有两个方面是国民党无法与之比肩的。这两个方面就是宣传工作和情报工作。在宣传工作方面,崇尚“谎言重复千遍,就变成真理”的戈培尔是中共的老师,但中共这个黄皮肤的学生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让老师都自叹不如了。在情报工作方面,希莱姆的党卫军那就更是“小巫见大巫”了。能与之比肩的也许只有前苏联的克格勃和美国的中情局及英国的军情六处。至于国民党的中统、军统,实践已经证明了他根本就不是周恩来领导的中共特科和李克农任部长的中共中央社会部的对手。这是两个大魔头用两种不同方式训练出的两个具有绝顶武功的大内高手。虽然都是嗜血成性,但一个是由人修炼而成的,武功虽也达到了出神入化,但由于其人性未泯,与对手过招时,常常怀有人固有的恻隐之心,所以注定了对手要占有先机的。而另一个则本身就是魔,从来就不曾为人性丝毫手软过,所以将顾顺章一家灭门,连刚刚5岁的女婴也不放过就不值得罕怪了。
这些都是历史上的事例了。延续至今,台湾孤岛上的军情局和当今大陆皇朝的国安部比较,那就更没法比了。不仅仅是机构、资源,人力、物力没法类比,连技术手段、嗜血本性及魔爪控制范畴等几项具体数据也是没法做同价比较的。
用形象一点的事例做个比较吧,那就是大陆皇朝的国安部绝对是个可以俯视环宇的鹰隼,而台湾孤岛上的军情局则只是个守巢的草鸡。鹰隼早已不将草鸡视为自己的对手和猎物了,他的鹰眼主要盯在了经济力军力最强大的美国了。只有在这里,他才有了施展绝顶武功的空间和机遇。于是乎,人们所戏谑为“独、轮,运”等几股势力,就成了鹰爪下的鸡雏,什么时候把这几个鸡雏擒在爪下,则全凭皇朝的圣意,天子不发下话来,再凶狠的鹰隼也只能枕戈待旦,只能虎视眈眈地盯住了你,一时间你还是没有性命之忧的。
以上是在下对形势的判断。当然这是在下的一家之言。对否错否,任由诸位心领神会,知道了自家小心,不以为是者则当老朽就是说了句疯话罢了。
下面该聊的就是给“特务”画画像了,也就是把这些虎视眈眈地盯住了你的凶狠鹰隼的嘴脸勾勒出来,让诸位网友比照一下,也就算是老朽给诸位提个醒,免得诸位在不经意间就成了鹰爪下的鸡雏。
众所周知,目前在海外的民运圈里,肯定是隐藏着枕戈待旦的中共鹰隼的。有!而且不会在少数,这是事实,也是正常的。倘若没有,或者只有极个别的几个,那就反而不正常了。皇朝组建了如此庞杂的机构,配置了丰厚的人力物力资源,也耗费了天文数字的银两。他们目前的主要任务是什么?针对的具体目标都有哪些?不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还搞什么民运?脑袋什么时候搬家都未可预料,还奢谈什么“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么?”不要以为身在自由世界,你的脑袋就长结实了。俞强生逃到了南美,不是也一样被活活溺死在海浪里了么?所以,反抗皇朝是有风险的。这一点我必须清楚地告诫诸位。当然,在你的作用,影响力还不足以对皇朝构成较大的威胁时,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圣上是不会叫血滴子们来杀人越货的。像老朽这般只会写写文章,手无缚鸡之力的腐朽文人,皇朝更不屑“格杀勿论”了。所以我斗胆敢把皇朝的这块伤疤揭开,看看这张狗皮膏药下遮掩着的究竟是什么样恶臭的脓血。
海外的民运圈里鱼龙混杂,有庞大的特务群蛰伏其间,这是昭然若揭的事实。那么在“独评”这块相对活跃的阵地上,又有没有几双鹰眼呢?对此,老朽不做妄评,诸位自己去考量。老朽只是根据自己做过“线人”的体味,来给“特务”画画像。
“线人”在共党里的称谓叫“特情人员”,“特情”和“特务”都沾了个“特”字,可见有些习性当然是相通的了。所以老朽这个“线人”也就算是现身说法吧。再告诫一点的就是,这些肆无忌惮的特务们也真是逼得老朽忍无可忍了。
来到海外4年多了,因为老朽一直像个死鸡一样“草迷”着,所以没有什么人来打扰老朽悠忽悠哉的平静生活。最近从关注《陈广诚事件》开始,老朽连篇累牍地撰写了七八篇文章,可能是有了那篇文章悖违了圣意,老朽就再也得不到一点平静了。一直使用好好的几个信箱,几天之内,通通被和谐了。电脑里接踵而来的恶意程序防不胜防,断网,黑屏接连不断,还有些莫名奇妙的人热情地要你加他为好友。刚刚买了不到一年的电脑就如此瘫痪了,本来是电脑菜鸟的在下大量文档都没法抢救了。无奈之下,只好再买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才能维持上网。我料想,我的这个帖子贴出后,恐怕这台新买的电脑也难免不重蹈覆辙。索性这次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个鱼死网破,忍让和退避是没有出路的。
受到如此惩戒之后,老朽还敢斗胆站出来揭这层伤疤的勇气来源于一句古语:“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下已过了花甲之年,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毕生心血一本书在两年前就出版了。在下已经没有什么牵挂,巴不得有特务在身后打一黑枪,也好洗去我这个“线人”的污名,成就老朽也能攀上个烈士的美誉,甚至奢望着,到那时候倘许也还会有人能为老朽写个墓志铭之类的什么玩意呢!
好了,书归正传。现在老朽就勾勒一下这些特务们的嘴脸。在下的画技有限,不形象不精准之处,期望有更高超的画师落下点睛之笔。
其一,特务来到本坛潜水,大多都是披着几层马甲来的。他们的马甲和一般网友的马甲是截然不同的。因为网友的马甲一般只是为遮掩其身,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底细。而特务的马甲,除了隐身作用之外,还有防弹衣的作用。因此他们的马甲更注重让人看不透是件马甲。他们会给这件马甲起个更符合汉字阅读习惯的名字,使人搭眼一看,绝不以为这只是件马甲,还误以为这就是件皮尔卡丹西装呢。
其二,特务有时还会比真正的反共分子更积极地反共,甚至把自由、民主、人权这面旗帜举得更高,骂起中共来也丝毫不会口吃,结巴。因为没有这种自我表现,他们的身份会让人一眼就看穿了,就失去了做特务的价值。但是记住,他们的反共,只是一种口头表演,绝无实质内容。是属于“小骂大帮忙”的那种,他们绝不会堂堂正正地标出自己的真名实姓写出一篇尖锐深刻的理论文章和揭示罪恶的纪实文章来抨击控诉中共。(当然负有重要使命的大特务除外)
其三,特务虽然也是个体,但他们是一伙有组织有纪律的战斗团体。他们随时随处都能够得到战友们的有力支持。当发现某个目标当予打击的时候,他们甚至会蜂拥而上,轮番对你辱骂攻击。但是在这一点上,也是有特征可以辨析的。因为他们使用的手法无怪乎还是中共在训练他们时教授的老一套。那就是用翻家谱,掘祖坟的阴招。理论上驳不倒,就在人格上搞臭他。上三路击不中要害,就对准下三路下手。把揭隐私,揭伤疤,甚至扒裤衩等手段都能用到极致。这些人把玩文字的功底无疑是上乘的,但他们发帖或跟帖很少会有超过千字的。往往就是三言两语,这是他们的自创帖,转帖可能就也会有很长的的了,特别是转录别人的资料帖会更长。如果以上下三路的手段也不奏效了,他们会在你的帖子里“挑骨头”,或摘录下只言片语,或只盯住一个相对敏感又容易混淆的词语,极尽搅局的本事。还有一个屡试屡爽的招法。就是影射你是个“文革余孽”,你的语言和中共的说教毫无二致,甚至可以刊登到人民日报上了。
记住,这些特务不会就你文章中的论点论据逐条做出相应对称的反驳的,这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这种本事,而是因为一旦这样做了,他们是文化特务的身份就会暴露无遗。
其四,特务的信息是非常灵通的,因为有组织做后盾为其提供。即使是只打过一两个照面的,特务对他要攻击的目标也是事先了解的一清二楚的。那里是软肋,那里是命门,都窥探的异常清楚。而且特务们还能相互做掩护,你为我做干证,我再为他信誓旦旦辩诬,反正他们就是来搅局的,他们就是要把这潭里的水搅浑的。特务有时还会用贼喊捉贼的方式来掩护自己,甚至会公认自己就是个特务,摆出了个“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注意,这时节特务可能会用相对歹毒的一些词汇来诅咒中共了,但认真考究,这些相对歹毒的词汇的指向当然不会是中共的要害处,他那只是朝着比牛皮还厚的那张丑陋的脸上扇了小巴掌,只是为了挠挠痒,以撇清自己不是货真价实的特务罢了。
其五,既为特务,可能早就有组织上为其编撰好的履历来蒙混人眼了。但这一点上也不是没有足丝马迹可循的。一般说来,真正遭受过共党迫害的,下了牢蹲过监的,和共党有阶级仇恨的,似老朽这样的阶级异己分子,只配做个“线人”做特务就不及格了。(当然有个把人被彻底收买,或被捏住了命门受胁迫做了特务也不无可能)一般说来,红色特务的资质最好是根红苗壮,政治上异常坚定,有超人的才能和承受力。这样政审才合格,党国派出去也放心。
由此来考量,很多人在履历上也是毫无破绽可言,但能跻身到民运圈里来,就不都是追求民主自由的信仰所致了。有的人来到这个圈子里,和追求民主自由的信仰是毫无关系的。他们是负有使命而来,就是为摧毁民主自由的信仰才落脚到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上的。倘若有这种人士,在这个圈里几乎就不干什么正经事,整日无非就是拨弄是非,制造分裂,挑起内斗,或者就是用下三路的手法去诋毁真正的民运斗士的声誉,这个人就很可疑了。还有就是特务有党国下发的特务津贴贴补着,大都生活得很滋润,大可不必去餐馆给人洗碗刷盘子以养家糊口。和许多人的“穷酸”是不可以类比的
如此种种,其实我还可以列举几条,但在这个帖子里就暂且罢笔吧。
有一点忠告,敬启网友,环顾一下周围的情况,倘若有的人在此坛几乎从不发超过千字的自创帖,从未见其写过一篇尖锐深刻的理论文章和揭示罪恶的纪实文章来抨击控诉中共。而且这个人却非常高调,骂起中共来似乎比谁都义愤填膺,并常在这上串下跳,多是言简意赅地拨弄是非,这个人的身份就很可疑呢?
最后我还是不恐被网友加上和共党说话如出一辙的嫌隙,还是要套用被中共视为朋友的民主斗士闻一多先生的一段话来结束这个帖子:“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你站出来!是好汉的站出来!”
你站出来!使出你的全部上三路,或是下三路的阴毒招式,让老庄领教一下什么是死有余辜。你要是不敢明地里站出来,你就背地打黑枪也成,我在此就先谢谢你的成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