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8日星期四

胡德平同习近平私人晤谈记要/阿妞不牛


【黎民按:胡德平这个人用尽毕生心血就是为了成全胡耀邦在华夏民族中的历史地位,为了把胡耀邦打造成崇高领袖形象,胡德平认准了民主宪政这条道路。当然我们华夏黎民党坚决支持胡德平先生的民主追求。但是,胡耀邦昔日充当邓小平的马仔与走狗,对工农无产者极其领袖华国锋的疯狂报复打压的罪行依然历历在目。胡耀帮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魁,胡耀邦的民主是假的,是为了逼邓下台取而代之的手段。胡德平的民主宪政追求是真的,因为他不在位,否则他也不会放权于民。对于胡德平的谈话要求,胡德平是否包藏祸心?习近平先生是不会给予正面回答的,习近平对胡德平的应对,可以说滴水不漏。须知,越是最亲密的人,越是最危险的。在习近平尚未正式登基之前,胡德平的这番谈话表明,可以说胡德平是一个是非之人,是一个头脑十分简单之人。习近平不表明态度,就是最好的回答。】
[
博讯论坛] 10 16th, 2012
在习近平九月初“背痛”神隐期间,胡耀邦长子,一贯张扬其父胡耀邦党内民主理想主义改革开放旗帜的胡德平,以探望老哥们病体为由,得以同习近平晤面,并自由畅谈近一个小时。尽管胡德平保证不向外界泄露谈话内容,习近平也明白表示他有责任把他们的私人谈话向常委如实汇报,这次谈话的要点,还是被本人躲在壁角听到个大概,隔墙有耳啊。但是俺既不敢录音,也不敢笔记,只能过后回忆,冒天下之大不韪,透漏给为了知情权叫唤不停嗷嗷待哺的千家百姓良民(不敢卖给中情局,
让他们白捡好啦)。
(场景描述略去)
德平:近平,我这次真的只是想看望一下,你到底背伤怎么样。毕竟我们一起吃过苦啊。我的年岁也不小了,你身子壮实,也要保重啊。
近平:谢德平大哥。你是我的大哥,你父亲也是我父亲的同志战友兄弟。他们为了革命出生入死,我们这一代也被革命搞得几乎生离死别,都不容易啊。
德平:是啊。其实熙来一家也同我们一样命运坎坷啊。你家和熙来家其实比我家还惨。你过去跟他聊过吗?
近平:交谈当然有啊。可是你也知道,他的性格同我不是很合拍。你虽然比我大,但是你我聊天就更随便些。
德平:这个我知道。但是在工作上,我几乎是个草民百姓,你们毕竟是政治局里面的同事。你们可以自由谈工作,谈论国家与世界大事,我同你们就只能是哥们聊天哪。
近平: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德平你是我所敬重的大哥。你有你父亲的性格,直率正直,不搞阴谋诡计。我同薄熙来从来没有哥们过,当然直到不久前他都是党内同志,也是一起领导国家的同事。我跟他在工作上的交往以及意见交流,或许比同你的多,但是,他在北时我在南,我在北时他在南,基本上是南辕北辙。
德平:我明白了。以我目前的地位以及我们这次私人探访,我不会打探任何党的纪律不允许的事情。不过我还是要冒昧问一下,你去重庆调研,真的像重庆媒体报道的那样,你当面赞扬了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吗?
近平:这个你应该知道,薄熙来在重庆一手遮天,重庆的报纸都要按照他的意思说话。我告诉过他,要依法治国,无论是打黑,还是宣传革命传统,党中央都有一个基本方针,他应该明白,你也应该明白。
德平:你说的好,有眼力:一眼看出薄熙来在重庆一手遮天,也一言道出实质:一手遮天,这就是独裁,就是老毛的搞法。这样的搞法,不但是手段的卑鄙,也显露了目的的卑鄙。他用那样的手法,不就是家宝同志说的要回到文革吗?
近平:文革时代是谁也回不去的。你不赞成,我不赞成,老百姓也不会赞成。薄熙来也不敢公开这样讲:薄老再世,也说不定会用拐杖敲他。
德平:说的好。我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作者应该是改革开放后最早一批留学海外的精英,说我们中国人大多是改革开放的既得利益者。我觉得说得很好。我们要维护改革开放的成果,就是维护包括我们党和千千万万人的既得利益,并争取让全国民众和中华民族获得更大的利益。(阿妞插:德平不错,看过俺的好友山哥的好文,记住了精要,但是忘记了山哥的大名)。要从根本上杜绝文革再次的危险,我觉得,就是公开彻底地抛弃毛时代的一切搞法,甚至我们不要再挂羊头卖狗肉一直扛着毛旗号不放,这样就起码拿走了薄熙来这样的野心家利用毛旗号搞动乱的道具。薄熙来这次自我暴露,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也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中央何不乘机把毛旗号撤下,甚至从思想理论源头上纠正我们党和国家的旗帜方向路线,做小平同志还有你我父亲来不及做的事:把毛泽东思想这个空篮子放下,甚至把毛运回韶山或者井冈山入土为安?
近平:问题不是小平和你父亲来不及做,而是他们当时的历史条件不允许他们那样做。毛泽东思想不是一个空篮子。你知道,我从15岁开始,到陕北放羊,挑着洋油灯读的书,基本上就是毛选。你不能否认他对我们这样整整几代人的影响:从饮食起居到思想言论行为。薄熙来搞得这么久,甚至这样轰轰烈烈,老实讲,我们也几乎没有办法:毛泽东的旗号他扛着,我们不能跟他抢这个旗号,也不能硬斗嘛。那些唱语录歌的人,是整整一代甚至几代人嘛。薄熙来和你我都唱过。锦涛家宝甚至泽民等同志,谁没唱过?对那些重庆街头的大妈大哥,我们难道可以说你们唱语录歌犯法吗?只能让他们唱,尽兴地唱,然后让薄熙来亮相,再剥开他的画皮,大家看看继续这样唱有什么好处?
德平:这次他们尽了兴了,我们党可以再次拨乱反正啊。
近平:拨乱反正,是华国锋和小平同志在文革大乱后提出的适时的口号。虽然重庆被薄熙来把持了一段,全国都还是在小平同志路线下继续改革开放,全国并没有乱。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宜重提“拨乱反正”。
德平:还是你水平高,看的全面深刻。但是,我坚持认为,毛泽东的搞法,包括他的旗号,过去将来都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动乱之源。
近平:可是问题的另外一面是,公开彻底抛弃毛泽东旗帜,如果不引发动乱,也会引起混乱。我们一定要以社会稳定为重,以党的团结有力为重,从实际出发,逐步把我党建设成适应领导现代化国家的执政党。这是根本。
德平:好像邓小平批评我父亲和你父亲时也这样说过。你和小平都看得深刻。那么,从小平到你我父亲如今轮到你,多少年哪,又是整整一代人了。我们如何具体做呢?
近平:想听听你的高见。
德平:我哪有什么高见啊。不过我一直大胆放炮,你和中央都知道。
近平:你的放炮,是在党的纪律允许范围内的。今天你可以更自由化一点,随便讲。
德平:谢谢你,宽宏大量,虚怀若谷。我就直言不讳了。具体有这么几条,我作为党员的建议,也是兄弟之间的坦诚,斗胆讲出来。没有你的批准,我不往外讲。
第一,毛泽东思想,甚至什么马列主义,今后在党的正式文件上都不要再提了,更不要再整天挂在嘴巴边上。这个箩筐里,其实什么料都有,就是没有适合你说的建设一个真正胜任领导一个新兴的现代化大国的东西,都是毛货,水货。十八大,至少十八届一中二中全会,要具体讨论研究让毛泽东到韶山或者井冈山 入土为安的问题。他入了土,他的遗体平安,他的家人后代平安,我们党和国家将真正平安。
第二,建立健全法制。这个从彭真到薄一波起都在讲,我们党也确实做了不少基本工作,比如立了不少法,刑法民法都搞了,还编辑了法典,特别是去掉了反革命罪,也建立了律师队伍,法官也戴上了合乎时髦的法官帽。可是,党是否真的在宪法与法律范围内活动?党员,尤其是党的高级官员,是否同民众一样受到法律的约束制裁?我今天同你这样谈话,我年龄比你大,可是你是候任的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我说的话,可以说绝对没有违犯宪法刑法,但是党纪就不一定。而如果判我违反了党纪,看来同违反国法刑法也就不远了。刘晓波其实就是这样犯法的。
近平:(皱眉头,一时不语。)
德平:好啦。我不是说中国一定要搞三权分立,不让党领导公检法。但是,中央一个人全部掌管公检法,是不行的。党的一把手,无论中央到地方,全部掌管公检法,像薄熙来那样,就出了大乱子大麻烦。运动员不能自己当裁判嘛。老百姓甚至党员也是不服气的。这次借薄熙来事件的机会,一定要按照法制进行法治。不但对薄案要依法进行公开审判,也一定要依法进行判决惩治,不能只搞什么党纪处分,也不能先由政治局做出具体刑罚决定再由法院法官宣读。政治局不是最高法院。如果是那样,薄熙来本人就是最高法官之一,有着豁免权,只能被人大弹劾。可是我们的人大就没有这个弹劾权。同时,今后要具体研究怎样用公民参与的法制手段,监督各级党和政府官员,依法处治一切贪赃枉法之徒。
近平:还有吗?
德平:(没注意近平有点困了)第三,薄熙来这次还有乱军的企图。这说明我们的军队国家化应该要提出来研究考虑。当然,平息薄熙来事件,也是依靠把军队团结在锦涛同志周围。但是,将来如果需要这样不停地团结来团结去,不如让军队以服从国家元首,保卫疆土为要职,再也没有野心家可以号令军队制造动乱的基本由头了。我们何时明确法定,军人的职责是保卫国家,服务全体国民,军队的一切作为只有维护国家利益,捍卫国家领土完整与全国民众安全?法定军队不属于个人或政党,也就从国家法理上不应该也不会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在大部份民主国家,军队国家化被写入宪法,并成为信条;因此军队国家化通常作为衡量民主国家的重要指标,同时在根本上维护着民主制度的和平与稳定。我们不能把自己永远隔绝于这样的民主世界。
第四,同第二条相关——对我们党和各级政府官员的监督,还是要靠人民群众,靠舆论监督检举揭发,靠公正公开的资讯与司法。这样,政治改革,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现代化,还是要靠开放舆论媒体,公民权利的保障,以及言论思想集会结社的基本自由。蒋经国走过的道路,我们不一定依葫芦画瓢,但是大方向是合乎世界潮流的。我不是说在你任上一定要做到所有这些,但是,这应该是一个目标,至少是我这个大哥,这个老党员同志,对你和这个党,这个国家的期望。
近平:谢谢你的建议!谢谢你来看望我! 你的心意我理解,你的意见我都听懂了。我会向中央汇报我们这次谈话内容,并在适当时机对你的有关意见进行讨论。同时,我们这次虽然是私人谈话,但是你我都是谈的党和国家大事,因此希望你像开头说的那样,不对外公布你我这个哥俩的谈话实质内容。尤其是关于刘晓波,关于军队国家化,以及开放党禁报禁,学蒋经国什么的,你老哥还是暂时不要公开放炮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