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4日星期日

薄熙来致重庆及全国人民公开信(5)

薄熙来致重庆及全国人民公开信(5)

曹溥谨按:根据要求,现在发布薄书记公开信的最后部分,主要是政治理想部分。发这一部分,我特别担心,会不会给薄书记的境况带来更严重的后果。从我内心来讲,最好是永远不发。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何必还要添上麻烦呢?

但是薄书记的胸襟和理想不是我所能完全理解的,所以他的当初指示必须不折不扣的实行。现在根据情况,必须立即发布出去了。

我的主要工作,是修改错字、加上标点符号和编排段落顺序。第一点,比较简单,自认为能胜任;第二点,虽然很麻烦,基本顺利完成;第三点,是我最不自信的,我花了很多精力揣摩那些独立的小文档应该安排在什么位置,自感已经较为通顺流畅,但是还是不很放心。希望大家发现段落顺序问题及时提出来。

编辑本章的过程中,我一直流着眼泪,几次恸哭不能自已。老天爷,我们国家到底怎么了,要让一个伟大的领袖走到如此末路?

这一部分发出来之后,只剩下一些诗词了。因为没有标题,难以判断主旨,所以我正在斗胆尝试解读并加上标题。如果得到允许,我就发布,否则我的博客、我的使命就到此为止了。

(接上一篇博文)

在凉透心寒彻骨的日子里,我知道,捍卫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会遭到帝国主义反华反共势力坚决反击;捍卫中国人民的共同财产,会遭到国内瓜分国有资产的权贵势力坚决反击;坚决捍卫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会遭到黑恶势力的后台的坚决反击;坚决捍卫重庆人民的居住权,搞公租房和房产税,迫使中央出台真正的房产调控政策,更会遭到全国所有投资房地产的权贵们的坚决反击。

我知道,共同富裕的承诺已经是当权者的忌讳;我知道,民心已经是我最大的罪状;我知道,平庸和低调早已是上位的必备条件;我知道,我已经被视为接班人顺利接班的重大障碍;我知道,我已经是中国“民主革命道路”上的绊脚石。

不是没有预感到过结局,但是我只能义无反顾地践行。因为我的使命,就是要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努力,指出前进的方向。我注定被摆上祭坛,让更多的爱国者知道祖国的未来,铺垫出那些反动势力的末路。

想个清楚,走个明白,心中坦然,了无挂碍,正所谓:

愁闻剑戟扶危主,梦听笙歌聒醉人。

留下一些多余的话,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任务!将来奇刑之下,尘埃之中,不见天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何以自明于天下?

他们嘲笑我:你不是获得很多人的支持拥护吗?他们不是喊着要你当总理吗?甚至把你奉为“总书记”吗?“薄总书记”,你还要在我们面前谦虚自己德才不配吗?

我要声明,我从来没有做出过背叛组织原则的事情,问心无愧。但是,我还要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

如果,总书记是指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甘人后,那么我是;

如果,总书记是指愿意为捍卫人民的根本利益殚精竭虑、仗义死节,那么我是;

如果,总书记是指在理论和实践上不懈追求,为党、人民和国家探索未来的道路,那么我是;

如果,总书记是指竭尽全力密切联系群众,想方设法赢得人民支持,让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建立在磐石之上,那么我是!

从我内心来讲,我当然愿意为人民做更多的事情,为党挑更重的担子。不过,我尊重现有的体制,珍惜团结安定的大局。我的政治生命,并不完全取决与我的努力和成绩,更多的是取决于上级。

亲爱的重庆人民,尊敬的全国爱国者,等我被七手八脚地摁倒于尘埃之中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嘲笑你们:你们不是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抵制西方民主制度吗?现在体会到没有选票的悲哀了吧?没有选票,你们都不能直接支持你们的领袖、把他推上高位!

那么,你们应该怎么看待发展民主和政治改革的问题呢?

只有在公有制经济占主导地位、人民实现共同富裕,更多的人成为中产阶级的条件下,普选才有可能是真正的民主。说到底,民主选举是工具理性,是实现价值的形式,并非价值本身。我们必须承认,欧美资产阶级的民主选举制度,极其成功地维护了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而且暂时似乎还要继续维护下去。那么,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能否采取适当的民主形式,有效地维护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呢?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过程中,在这个问题上探索得不够充分。毛泽东做了伟大的尝试,这就是文革。文革问题极多,也失败了,但是至少留下了唯一一个不是靠警察和特务严密控制,却保证了高度稳定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果没有文革,苏东剧变的风潮已经把我们国家打倒在地。

邓小平同志废除了领导干部终身制,最终建立了领导人有序交接班的制度,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本目标是什么呢?应该是实现人民能有效维护自己的根本利益,人民和政府之前的有效沟通,人民对政府的有效监督,最终,是人民能直接选举国家最高领导人。

今天中国政治改革的难处,归根结底,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是人民民主选举和实现党的领导之间的矛盾。

我们目前的政治制度实质上还是小圈子里的民主,领导人的产生靠的是长期的培养、选拔、接班机制。其优点不多赘述,其缺陷有四点,其一是最高领导人的产生过程事实上缺乏人民意志的表达。其二是一旦出现能力较强、雄心勃勃、愿意在最高的位置上为党和国家出力的人,就没有制度上的出路,这必将导致我们国家会错过很多有能力的领导人选;其三是党和国家有被既得利益小圈子劫持的危险;其四是一旦既定接班人发生意外,仓促之间产生的替代者将缺乏足够的权威。

有人说,我们可以发展党内民主,然后由党内带动全民民主。我敢断言,这是死路一条。党内民主的最高形式是全党直选总书记,而总书记是事实上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也就等于是全党选举了最高领导人。这样一来,党内党外民主权力的巨大落差,立即使中国共产党成为全民的敌人。

有人说,我们可以从基层发展民主,从村政府到镇政府到县政府最后到最高领导人。这将如何保证党的领导地位?如何处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万一将来选出的最高领导人不是党的人怎么办呢?

提出这两条路线的人,不是没有脑子,就是别有用心。

我认为,积极可靠的制度,还是现有制度基础上,实质上的最高领导人的产生过程——选举总书记的过程,体现人民的意志,这样能很好地实现人民民主和党的领导的相容,实现直接选举领导人和间接选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相容,实现中央培养选拔和个人雄心的相容。

假如,我们的党有这样的制度,今天重庆在组织纪律方面受到的猜忌就不会存在,重庆的探索和实践就能被更好的正视与研究乃至推广;国内外敌对势力也将难以找到攻击用间的缝隙。

假如,我们的党有这样的制度,我愿意向全国党代会阐述自己的信念和追求,和中央培养的接班人做和平理性的辩论,通过中央电视台的直播,由全国人民投票表达意愿,胜出者出任总书记主持政治局会议并综合各方面意见组成新的常委会。

有全国民意的支持,新的总书记具有天然的权威性。

历史没有如果,大势已经造成。我足踏荆棘,已经走过艰难的路;这段行迹,已经足以昭示后人。为了我们的人民,为了我们的党,为了我们的国家,我愿意一个人踏上祭坛,承受历史的代价。

任何时候,不要绝望!我想和大家分享昨晚接到的一个短信,很像是魏晋时期的四言小诗: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除有时;杀害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悲伤有时,欢乐有时;哀恸有时,舞蹈有时;同房有时,分房有时;亲热有时,冷落有时;寻找有时,遗失有时;保存有时,舍弃有时;撕裂有时,缝补有时;缄默有时,言谈有时;爱有时,恨有时;战争有时,和平有时!

亲爱的重庆人民,尊敬的全国爱国者,你们不必太久地为我悲伤,你们要为自己而战。你们要捍卫属于自己的共有财产,你们要捍卫社会主义国家。

等到那一天,他们会当众打我的耳光,其实打在他们自己脸上;他们会向我吐唾沫,最终吐到自己脸上。

当我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们一定在我的左边钉个小偷,右边钉个强盗,那时候,重庆人民和全国的爱国者啊,你们要是还认得我的本来面目,那么,我的一只眼睛流着受伤的鲜血,另外一只眼睛一定流着感激的热泪

我愿意回归尘土,这片睡着先贤和烈士的土地是如此温暖芬芳。

将来人们回顾历史的时候,因我的存在,共产党干部遭受的耻辱要稍微减轻一点!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
薄熙来
2012314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