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7日星期一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聚会时的发言(4月13日)

 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个会,每次我参加所有的会都没有参加炎黄春秋的会有激情。一开始包括杜叔叔还有很多同志都讲了在网上流传的中央领导的讲话,我也是看了这个讲话后心情非常沉重。目前我也没有任何消息来源,我所知道的新闻基本上都是从网上得来的,但网上的东西据说有真有假,但愿这是假的。为什么我的心情这么沉重呢?因为我对网上的观点有保留,甚至有的不同意。但是今年春节前习总说: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希望同志们积极谏诤言、作批评,帮助我们查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样我就不怕了,最多我说的也就是批评,连尖锐都说不上,算逆耳的真话吧。我想说,网上的中央同志对苏共垮台,感到非常痛心,甚至感到苏联人民在危机中竟无一人是男儿。

我想说如果苏共真是像它所承诺的,是一个全心全意为苏联人民,为世界人民服务的,为解放全人类服务的政党。如果苏共是像在战争年代中表现的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如果要是这么好的一个党垮台了,那么我觉得首先是苏联人民太没有眼力见儿了。这样好的政党垮台确实是值得很悲伤的,不但是苏联人民应该悲伤,我觉得全世界有是非观有正义感的人民都应该感到悲伤。但究竟事实是怎么样的呢?我想起反帝反修的火红年代,1964年7月14日中共中央发表的《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即“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中的第九篇)一文,毛主席下了很大功夫参与修改、定稿,甚至亲自改写了一大段话,揭露苏联的“特权阶层”:“苏联特权阶层控制了苏联党政和其它重要部门。这个特权阶层,把为人民服务的职权变为统治人民群众的职权,利用他们支配生产数据和生活数据的权力来谋取自己小集团的私利。这个特权阶层,侵吞苏联人民的劳动成果,占有远比苏联一般工人和农民高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收入。他们不仅通过高工资、高奖金、高稿酬以及花样繁多的个人附加津贴,得到高额收入,而且利用他们的特权地位,营私舞弊,贪污受贿,化公为私。他们在生活上完全脱离了苏联劳动人民,过着寄生的腐烂的资产阶级生活。……他们唯一的考虑,是如何巩固自己的经济地位和政治统治。他们的一切活动,都以特权阶层的私利为转移。”这就麻烦了。九评说的苏共不好,而且我记的还要打倒苏修呢,甚至还真开了战,缴获的T-62坦克今天还在军博摆着呢。九评可不是假的,是党中央的声音。我们曾经为九评反修骄傲过,自豪过,认真努力学习过。我估计今天的领导,也不会忘记吧。

现任俄共的总书记久加诺夫认为苏联共产党的垮台,源于苏共对于政治权力的垄断,对于经济和一切资源的垄断,对于真理的垄断。他这么一说,我觉得垮台就没有什么了,值不得大家悲伤,也不值得难受。你要是再往下想,有几个问题就要搞清楚了。苏联共产党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党,是不是像它党章里写的那样的一个党。如果不是这么一回事呢?我觉得我们对于苏联的历史,对于俄罗斯的现状我们到底了解不了解,知道不知道。如果说我们连基本事实都不知道,连俄罗斯人民想什么爱什么拥护什么厌恶什么都不知道,那么我们对于苏共的垮台我们是应该高兴呢还是不应该高兴呢,该难过呢还是不该难过,我觉得我们连一点判断的基础都没有。不了解情况就下结论,是不谨慎的,是会闹笑话的。所以我们要首先了解目前俄罗斯的现状还有苏联的历史,这样我们才能够知道是戈尔巴乔夫一个人叛变苏联就完蛋了,还是苏联人民抛弃了苏共。我们埋怨了所有的人,埋怨苏联的领导人背叛,埋怨苏联人民没信仰,埋怨帝国主义的颠覆,而唯独不从内因查找问题。这对吗?这符合辨正唯物主义吗?目前俄罗斯从历史上讲是进步了、解放了呢?还是俄罗斯人民又回到了水深火热之中,俄罗斯人民又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罪了呢?反正我知道在俄罗斯选举一人一票,俄共得票百分之十几,只能说明绝大多数俄罗斯人民不拥护俄共。怎么办呢?能不能像国民党那样,力精图治,锐意改革,再选上来,这样执政的合法性源于人民授权,而非枪炮刺刀。

至于说苏联人民竟无一人是男儿,那么我想知道什么样的人是男儿,是不是手握现代化的武器,驾驶着第三代主战坦克向着手无寸铁的苏联人民开枪开炮,横冲直撞的军人就叫男儿呢?我不同意这样的看法,苏联红军是保卫祖国反对侵略的,他的对手是外国侵略者,屠杀手无寸铁的群众是英雄吗?是男儿吗?我恰恰觉得有着反法西斯光荣传统的苏联红军,对于下达开枪镇压百姓的命令,敢于抗命,不怕上军事法庭,这才是英雄,这才是男儿,所以我觉得苏联红军都是男儿。(会后我听说,政变集团曾命令克格勃抓捕叶利钦,但是有几万苏联人民自动拿着铁锹洋镐保卫叶利钦,克格勃当场还打死了民众,但苏联群众并没有后退,没有害怕,没有散去。苏联有的是男儿,关键是男儿站在哪一边。我心情也挺沉重。)一个执政党在出现危机的时候,能不能继续下去有两种做法,一种是疏一种是堵,如果说的更加具体一点的话,就是我们是坚决镇压,不许说话,不许讨论,不许有不同意见,更不许有尖锐的意见。如果更进一步说不管谁要反对我就开坦克来跟他干,这是一种方式。还有一种方式就是我们顺应民意,把真相都告诉大家,求得人民群众的谅解。象蒋经国在台湾,反省对2.28起义的镇压,反省戒严,反省特务恐怖统治,求得反对派和台湾人民的谅解,选下后再选上来。象南非总统曼德拉对白人种族主义都采取民族和解的态度,没有流血,没有仇杀,没有清算,大家结束过去的不幸,共同创造了南非的未来。我觉得这才是正确明智的解决问题的方式。能不能有一个自由讨论的气氛,能不能让大家知道真象,我觉得这是第一步。如果说连这一步都没有,大家什么真象都不知道,我们怎么知道该保卫还是不该保卫,该保卫谁还是不该保卫谁呢。这样只能产生义和团,只能对我们中华民族造成再一次的灾难。

另外还有网上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30年否定改革开放前的30年,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30年否定改革开放后的30年。这个我觉得首先我们要搞清楚是谁否定了前三十年,否定了前三十年的什么问题。我们这一代是跟共和国一起诞生一起成长的,我们对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还都没有忘记。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话,前三十年又分前十七年和后十年文革。我想大家都不应该忘记,毛主席认为长期以来,一直有一个以刘邓为首的资产阶级黑司令部在共产党内,与毛主席为首以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在斗争,而且在很多领域是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所以要夺权,所以要搞文革。例如毛主席说中宣部是阎王殿,卫生部是城市老爷卫生部,文化部是洋人死人部,北京市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人民解放军是以彭得怀为首的军事俱乐部,以后罗瑞卿又搞大比武,反对突出政治,反对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贺龙要搞二月兵变,多可怕。我们的教育,毛主席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所以中学革命小将为了彻底否定17年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打死了卞仲耘校长、沙坪校长等,但她们是38年打鬼子的英雄。大学的小将打死了彭康,李达,但他们是大革命时期和一大建党的老革命。另外共青团是修到家了,是全民团。外交部是三和一少,中联部是三降一灭,全体中央委员一大半都是叛徒特务走资派。所以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全被造反派夺了权,例如王洪文、陈阿大夺了陈丕显为书记的上海市委的权,王效禹夺了谭启龙为书记的山东省委的权,等等。全部夺权夺完了,刘、邓黑司令部彻底打倒了、彻底否定了,这才实现了所谓祖国山河一遍红。为此还出了纪念邮票,听说现在一枚邮票还价值连城呢,是文化大革命彻底否定了文革前的十七年。而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代表开始的拨乱反正,彻底为并不存在的所谓刘、邓黑司令部平了反,为刘、邓、陶平了反,为彭、罗、路、杨平了反,为薄一波等61个叛徒集团平了反,为彭德怀、贺龙等一大批开国将领平了反,彻底否定了文革加在他们身上的反革命罪名。

我不明白的是不能否定前三十年,我们是不是文革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彭德怀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右也不能否定,是不是薄一波依然是革命的叛徒也不能否定,是不是毛主席所说的习总的爸爸习仲勋:“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是不是也不能否定。如果说都不能否定那我们否定的是什么,否定的是三中全会以来的拨乱反正,否定的是改革开放,不就把我们自己给否定了吗。所以我也闹不清了,我但愿它不是真的。

再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上次在一个小范围的餐会上我也没准备,我就乱讲了几句。我就觉得,现在的领导人都比我还小,那会我们受的教育非常有限。我只上到高中,习总跟我妹妹一样大,只上到初一。可能有人会说,你爸不也就初一的学历,不是干的也不错吗。但是我爸这个人是非常爱看书的,他一辈子没有任何的爱好,就是爱看书就是爱学习,他虽然没有从科班上来,但是他从参加革命就没有断过学习。好在当时什么书都有,有中国的、外国的、现代的、历史的,在读书学习中汲取营养。但是非常不幸,我们六六年文革之后,任何书都没有了,想学也没有的学。书店除了毛主席选集,毛主席语录,甲种本,乙种本之外,其它一切文学艺术科学教育数理化天地生文史哲,甚至连马克思、恩格斯的书都没有了,多可怕,一片空白,学什么呀。好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说,你们不读书,上了陈伯达这一类假马克思主义骗子的当了,大家还是要读马克思的原著。这才开出来六本书,有《共产党宣言》、《反杜林论》、《哥达纲领批判》、《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法兰西内战》,这会马克思的书才能摆上新华书店,还不是全部,还只是这可怜的六本书。所以你看文革期间连马克思的书都没有,这十年是空白,想学都没得学。我记的文革中批判一个走资派,他说,同学们不要再争先红后专还是先专后红了,不要再争是政治上过得硬业务上过得去,还是政治上过得去业务上过的硬。我跟同学们说业务学习耽误一年你十年都补不上,而政治学习耽误十年我一年就给你们补上。我印象太深了,我深感十年文革,毁了我们一代或几代人,几乎成了文盲,当然这只是说我,我们的领导还都是博士硕士。

另外我反思我所念的十年书,是党的文化教育,是用阶级观点来看待一切的。例如我们认为辩证唯物主义是正确的,那么其它唯心主义就是不正确的,那么又有谁看过唯心主义的书籍呢?没有看过没研究过你又为什么说它不正确呢?还有我记得,中国遗传学之父美国人类遗传学会主席李景均,原来是我们北京农业大学的教授兼系主任,当时在遗传界有苏联的米秋林之说和美国的摩尔根学说,但美国是帝国主义,所以基因学说也被斥之为唯心,反动,为资产阶级服务,伪科学。无奈这位教授只得去了美国继续学术研究,最终成了美国的遗传学泰斗。这不是很荒唐吗,我反思我们的教育拒绝了人类多少精华啊!另外党的文化教育,对我们的传统文化也不能科学对待,斥之为封、资、修,甚至在文革中把山东曲阜的孔府,孔庙、孔林全部砸烂,又批林、批孔,全面批判拒绝我们的传统文化。反正我是不喜欢,觉得很担心。

另外我要跟大家说一个事,这个事对我刺激非常大。就是咱北京最好的男校老三届一些成功校友聚会,校友当年都是北京的红卫兵,西纠等,一边是普世价值派,一边是正统派各级官员,后来大家就吵起来了,吵起来之后,就说你们这些普世派别给我们领导来添乱了,他把大家苦口婆心的话叫添乱。后来我们这个普世派同志(秦晓)就说,百姓的呼声你们真的就不知道,真的就没听见?听见了也还能那么平静那么无动于衷吗?官员同志(孔丹)就说,你的意思不就是要共产党下台吗?普世(秦晓)说:同学啊,你怎么连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的话都听不进去。官员同志(孔丹)大怒说:你他妈还是共产党员不是了?你还有信仰没有了?后来我们这个普世同志(秦晓)就说,那你有信仰没有啊,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国去,那你有信仰吗。然后这校友(孔丹)就挂不住了,说我操你妈的……结果你看,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说啊,事情都知道,道理呢也都明白,但是不能说,不能商量,否则就老拳相加。

我们想了很多,我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我在这会儿呢,就想起了一个苏联人讲的一句话,他说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此时全场响起热烈掌声)。所以我的心情很沉重,谢谢大家。

原载: 《五柳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