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8日星期六

盘点:酿成六四悲剧的6大罪人/润涛阎

       润涛阎(写在六四24周年) 
    (一) 李先念
    华国锋逮捕四人帮之前与之商量的第一人便是李先念。是华国锋找到李先念,让他问问叶剑英是否会支持他逮捕四人帮。这才有叶剑英与华国锋私下里谈话并布置逮捕四人帮的具体措施。当然,华国锋在此之前先跟汪东兴密谈过。没有汪东兴的热情,华国锋也就不会再找李先念然后通过李先念联系上正在休假的叶剑英。李先念是个不倒翁,在官场上有不少人脉,所以,他认为他是扳倒四人帮的大功臣之一,而且他比叶剑英更早知道华国锋要粉碎四人帮。在李先念眼里,没有粉碎四人帮,就没有邓小平复出。
   
邓小平得权后,重用的是赵紫阳。而赵紫阳有一个错觉:他认为邓小平等同于毛泽东一样一言九鼎的绝对权威。而在李先念看来,那是个领导集体,邓小平要与大家商量着来才行。而赵紫阳只买邓小平的账,这就使得李先念对赵紫阳不满,总想找机会废了他。对此,赵紫阳一清二楚。赵紫阳在临死前都对李先念公开毫不客气地要干掉他而耿耿于怀,甚至他不理解李先念为何如此疯狂。对此,邓小平非常清楚,但他不能指点赵紫阳,毕竟他需要赵紫阳对他忠诚。可在赵紫阳眼里,李先念是个毫无骨头的墙头草,论能力与权威根本就不是邓小平一个级别的。赵紫阳便猜测李先念在毛泽东时代手握经济大权,是搞计划经济的元老,必然不支持赵紫阳的市场经济,才跟他过不去。以润涛阎之见,赵紫阳看错了,误判了李先念。事实上,李先念根本就无所谓什么经济政策,他是一个混子政客,只要他自己有权有利益,什么政策他都无所谓。所以,他不是因为想当什么计划经济的祖师爷而反对邓小平的经济改革导致跟赵紫阳过不去。这个墙头草政客对国家利益从不关心,否则,他当年就会站在同是计划经济追随者张春桥一边了,他就不会跟随华国锋干掉计划经济的理论家张春桥了。
    李先念想用谁来换掉赵紫阳呢?
    在中央里所谓的“第三梯队”里没有一个是李先念的嫡系,对李先念毕恭毕敬照顾有加的是远在上海的江泽民。后来得知,李先念有一个情妇二奶,他把她放在了上海。据最近报道,她还给李先念生了个孩子。李先念在武汉还有一个二奶,终生不嫁,也给李先念生了一个孩子,孩子就姓李。上海有李先念情人的事让江泽民知道了,江泽民便对此女照顾得很好。李先念常常往上海跑,江泽民就不放过这个机会巴结他。倒不是江泽民不想巴结邓小平,而是邓小平基本上不去上海,他就没机会。常去上海的还有陈云。要说李先念去上海是因为解决一个器官的话,陈云则有候鸟特性。冬天一到,陈云就到上海越冬。
    明摆着,如果赵紫阳被搞下台而让江泽民取而代之,对李先念来说那就是巨大胜利,他就成了江泽民的太上皇。
    (二) 陈云
    如果说李先念认为帮助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有功,陈云则认为陈云则对干掉华国锋功劳巨大。因为第一个当众而且是在华国锋在场的情况下公然提出要华国锋下台的便是陈云。承诺要辅佐华国锋的叶剑英提出条件,如果搬倒华国锋,那就得让胡耀邦接班才行。赶上胡耀邦也是邓小平在“三项指示为纲”被整肃时的同伙,邓小平也认同了叶剑英的条件,陈云也就无可奈何了。但陈云对胡耀邦尤其是赵紫阳不满,原因很简单:胡耀邦和赵紫阳都只认邓小平,以邓小平马首是瞻。陈云的资历使得他不能接受这样的待遇。早在中共六大五中全会上陈云升为政治局委员了,1956年升为中央副主席。此时的“五组”便有他一组。排在他前边的只有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四人。那时候邓小平要向他汇报工作的。文革前,五组后面又加了两个人才成了“毛刘周朱陈林邓”的排位,邓小平的排位还在林彪后面呢。
    陈云的经历使得他可以在邓小平手下憋屈着,但不可以被儿皇帝忽略。从胡耀邦到赵紫阳的倒台,都与李先念和陈云二人有关。
    如果我们正视历史,我们就不得不承认,陈云从来都没有在任何场合承认过邓小平是第二代核心,一句都没有提到过这一点。邓小平自己给自己定位为第二代领导核心,从未得到过陈云的认可。邓小平坚持这样的潜规则:我私下里尊重你陈云,但名义上不能有两个核心。你得给我面子,双方不能摊牌。陈云之所以忍受这窝囊气,就是因为他在毛泽东死前没有与毛泽东硬顶的经历,而邓小平公开拒绝毛泽东让他写文革定性文章。毛泽东死前邓小平曾经有手握党政军大权的经历,而陈云从未插手过军队。没有枪杆子,陈云靠吃老本是压不住邓小平的。
    压不住邓小平,可他压得住邓小平的儿皇帝。这就造成了“谁当邓小平的儿皇帝谁倒霉”的局面。要像尊重邓小平一样尊重陈云吧,那就被邓小平看成是吃里扒外,不忠诚;只尊重邓小平吧,那就要遭到陈云势力的打压。邓小平为了拢住这个摊子,就不得不丢车保帅。
    相比之下,远在上海的江泽民就没有这个顾虑了。凡是有机会去上海的高层领导,都是江泽民的爷。不论哪个爷来了,就对爷毕恭毕敬,反正邓小平也看不到。
    这样,在陈云眼里,江泽民就是尊重他的孝子。如果他取代赵紫阳,便是自己的儿皇帝。
    然而,不论是李先念还是陈云,都只能对赵紫阳的位子虎视眈眈,找不到机会干掉他而让上海的江泽民取而代之。这是非常麻烦的事,需要耐心等待时机。没有机会,那就想方设法创造机会。
    机会来了!
    胡耀邦死了,有的学生就跑到新华门叫唤几声。这可给李先念、陈云二人带来了机遇。他们知道有个傻大姐领养的傻子可以利用,加上赵紫阳根本就看不上这个傻总理。我们就看到了学生们刚要收工,紧接着政府就出手刺激学生的场面。要把事搞大,才能让赵紫阳无法处理,才能把赵紫阳换掉。
    事实上,李鹏并不是陈云、李先念的嫡系。他只是因为恨赵紫阳而被利用了。能利用李鹏的是王震。王震的资历与智商根本就不是陈云、李先念的对手,通过操纵王震间接操纵李鹏是非常简单的事。何况王震本人也对胡耀邦、赵紫阳地位比他还高而耿耿于怀很久了呢。
    (三) 薄一波
    薄一波本来是邓小平的嫡系,可此人极端自私,甚至恩将仇报。在六四前的八老会议上决定谁是总书记人选的时候,邓小平提出的人选是小木匠。薄一波只考虑自己,儿子薄熙来还是娃娃,没有资格趁机接班,就不举手赞同邓小平的建议。由于李先念和陈云早就商量好了,共同提江泽民,这样,江泽民有两票而小木匠只有一票,邓小平找不到八老里任何一个人跟随他,只好认输。但从此邓小平再也没召开过八老会议,再也不跟他们坐在一起了。
    薄一波明白,小木匠与他薄一波毫无瓜葛,让他当政对自己的儿子没有什么可利用的地方。如果他跟随邓小平的建议,那就是两票对两票,江泽民未必能胜出,还要看八老中其他人偏向哪方了。薄一波等人的自私和心怀鬼胎或看热闹心理,导致了江泽民胜出的结局。对江泽民来说薄一波等人便是有恩了。由于赵紫阳对薄一波并非像奴才一样毕恭毕敬,赵紫阳又要搞什么政治体制改革,加上赵紫阳在台上对薄熙来的未来没什么益处,薄一波也就赞同趁机拿下赵紫阳了。
    (四)陈希同
    陈希同不是邓小平的人,他是彭真的嫡系。当年陈希同刚大学毕业就进入了彭真的北京市委,不久就当上了副市长刘仁的秘书,便跟彭真朝夕相处了。后来彭真把他提拔到北京市市长。
    彭真手下有两个人选可以当总书记。一个是乔石,一个是陈希同。陈希同担心地位在他之上的乔石会在赵紫阳和胡启立被罢黜后当上总书记,因为陈希同左瞅右看都找不到比乔石与自己更有机会当总书记的人选,便疯狂想搏出位。他清楚,赵紫阳不论采取什么措施,是同情学生还是镇压学生,都要为这么大的学生运动负责,当替罪羊。在邓小平那里便是“丢车保帅”也不得不把赵紫阳扔出去。陈希同认为一生中的机会就这一次了,一定要抓住。这是他看到学运一开始闹起来时就立刻走到强势镇压一边的原因。可他没想到,在后来的八老开会选定接班人时,彭真没有举荐他。
    陈希同总是以为他给江泽民做了嫁衣,自己还得了骂名,便寻机在邓小平死前搬倒江泽民。他找了好几个省委书记,联名给邓小平写信告江泽民的黑状。习仲勋是反对邓小平再换掉总书记的。邓小平就跟薄一波商量此事。薄一波也认为没有能力再搞掉总书记了。眼看江泽民坐稳了,薄一波便出卖了陈希同而巴结江泽民,为了他儿子的仕途,把陈希同写给邓小平的信交给了江泽民。江泽民才把陈希同搞进监狱。陈希同说他是最冤枉的冤案,是江泽民给他栽赃。可如果你陈希同当年不给学生栽赃是“反革命暴乱”,江泽民敢给你栽赃吗?赵紫阳成了公开的“分裂党”,江泽民也不敢公开判他16年。江泽民敢栽赃收拾陈希同,就因为陈希同民心丧尽。
    (五)邓小平为何大开杀戒?
    开八老会议时的王震,平时是邓小平的狗腿子,可这次早就被陈云李先念给忽悠了,他竟然举荐李鹏当总书记。剩下的八老眼巴巴看着邓小平举荐的李瑞环敌不过有两票的江泽民。令邓小平只有杀人一途了。如果不开杀戒,在八老中说话已经没有一言九鼎之力的邓小平就只能听任人家的宰割了。被逼下台是接着就要发生的事。
    如果彭真、邓颖超、杨尚昆、薄一波这些平时对邓小平表面上毕恭毕敬的人都挺邓小平让小木匠当总书记,那邓小平就没必要动用军队大开杀戒了。因为陈云李先念联合起来也没用了,八老里大都以邓小平马首是瞻,加上总书记也是邓小平指定的,邓小平就没有被清算的担忧了。在政治绞肉机里混出来的邓小平非常清楚,政治是何等可怕,一旦失势,便遭到落井下石。何况此时民意也不在邓小平一边了。而用军队动武,便可继续牢牢掌握住枪杆子,就不担心自己遭到政治清算,也掣肘下一个不属于自己阵营的接班人。
    如果邓小平看上的李瑞环当选了,而且陈云李先念二人在邓小平面前强势心理被八老里的他人压住,陈云李先念就被边缘化,邓小平就可先宣布李木匠来京处理学潮。学生们如果给小木匠一个良性互动的机会而撤出广场,屠杀便可避免。而且,失势的陈云李先念等人也没动力继续刺激学生了。要知道,学生们的极端行为每次都是被中央的“黑手”刺激出来的。没有这样的刺激了,而是新领导人的和缓语气,尤其是小木匠在天津没有跟学生过不去的经历也会让学生们对他放心。不论邓小平举荐李瑞环是否是要让他干十年,还是过渡性人物,邓小平此做法都是在试探他在八老心中的地位。陈云李先念他们都知道,如果在与邓小平的较量中惨败(如果邓颖超薄一波王震彭真宋任穷都支持邓小平),那才是对他们最有力的打击。
    可见,邓小平此时不仅仅失去了学生市民的民心,也失去了八老的党心。他不甘心被陈云李先念等八老抛出来与赵紫阳一起遭清算,可此时给他留下唯一的路便是杀人。
    (六)赵紫阳
    赵紫阳才是邓小平最喜欢也是最信赖的政治盟友。这与邓小平一生的经历有关。邓小平只读过中学,所谓的留法勤工俭学,他就是开了个豆腐坊卖豆腐,顺便跟着周恩来搞革命运动。邓小平是实用主义者,他认同毛泽东的“绿林大学”理论。在毛泽东打右派时,他是具体的执行者。他宁肯要木匠当总书记也看不上读书人江泽民,不是因为江泽民读书太多了,而是因为江泽民的从从政经历方面看没有李瑞环灵活。赵紫阳是邓小平早就看中了的人才。
    八九学潮一开始,便是对着邓小平与赵紫阳二人的。如果学生们不是对着邓小平与赵紫阳二人,刺激学生们的“黑手”是插不进去的。
    赵紫阳一开始也在观望,他不知道邓小平是否要采取哪些措施。在赵紫阳看来,显然有如下选项供邓小平选用:
    1. 不开杀戒,丢车保帅。把赵紫阳抛出来顶缸。这里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赵紫阳要闯物价关,导致通货膨胀,市民不满。另一个是,当时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与“康华”、赵紫阳的儿子赵大军倒彩电发财。把赵紫阳扔出去,邓小平未必能得到市民与学生的原谅,但可能会得到陈云、李先念等八老的赞同。(危险:邓小平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需要有先决条件:八老中除了陈云与李先念外都站在邓小平一边。否则,赵紫阳被邓小平扔出来后下一步就轮到邓小平本人了。)
    2. 大开杀戒,震慑住国人,包括底层的市民和顶层的八老。如果赵紫阳赞同邓小平开杀戒,那么开杀戒后,赵紫阳就是替罪羊。邓小平会找到另外的人接班,以平息人民内心的愤怒。
    3. 邓小平与赵紫阳坚守同盟。有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走政治体制改革之路。另一条是用武力干掉中央里的对手。第一条路是走法治的路,赵紫阳认为此路可通。而邓小平认为此路不通。第二条路由于太血腥,只有邓小平跟赵紫阳提出才有可能,而赵紫阳绝对不能跟邓小平提。这条路是这样走:邓小平是军委主席,赵紫阳是军委副主席,另一军委副主席杨尚昆也是邓小平的人,何况杨尚昆在军队里并没有嫡系,只有一个弟弟,也是不敢跟邓小平作对的。邓小平与赵紫阳合作,走当年华国锋粉碎四人帮的路,把李鹏陈希同等几个刺激学生的“黑手”抓捕,他们的后台也就个个自保,毕竟他们军队里没有人。以润涛阎当时的猜测,赵紫阳在等邓小平走这一条路,直到他发现邓小平没有华国锋的气魄才彻底失望。
    邓小平为何没有走华国锋逮捕四人帮的路而把他的对手干掉?
    首先,邓小平到了九二南巡之前不久才认识到他低估了陈云、李先念等人想干掉邓小平与赵紫阳的决心。等江泽民到了中央后总是对陈云李先念俯首帖耳,他才想到当年他们如此刺激学生们与双双举荐江泽民是一个早就预谋好了的阴谋。邓小平九二南巡,是对陈云与李先念的宣战。邓小平是跟刘华清与张震商量好了后才干的。军队在邓小平手里,他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说出“谁不改革谁下台!”直指江泽民。从此,江泽民对刘华清恨之入骨是有可能的,虽然我不知道内情到底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从此江泽民不敢再与陈云李先念紧密联系了,导致李先念半年后去世,陈云也不怎么出来了,也死在了邓小平前边。邓小平也就有再次发威的能力而隔代指定接班人。
    如果邓小平事前知道了陈云与李先念串通提拔江泽民而私下里劝说他人在八老开会时不支持李瑞环接班,那邓小平就会让历史改写。到九二南巡前夕,他才明白过来,陈云李先念他们把邓小平玩弄了。杀人的罪恶留给了邓小平的历史记录里,而真正接班的则是他们自己的人江泽民。而且邓小平还与他的得力助手赵紫阳分道扬镳了。
    (七)学生们提供机会给陈云李先念等八老整肃邓小平与赵紫阳,道理何在?
    陈云李先念也好,薄一波彭真也罢,甚至包括其他中央高官们,都对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加入康华而发大财、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成百万富翁恨之入骨。你们以“改革派”为名,行搜刮民脂民膏之实,我们的孩子就眼巴巴地看着你们的孩子致富,成何体统??!!!搞不倒邓小平,那就先拿赵紫阳开刀!
    机会不好找,刚好碰上了胡耀邦去世。学生们对邓小平的儿子与赵紫阳的儿子发大财也是怒发冲冠。这才是学运一开始矛头直指邓小平和赵紫阳的原因。邓小平当太上皇干掉了华国锋和胡耀邦,学生们就提出要民主、反独裁;学生们知道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发了大财,就提出“反官倒”。这些口号深深刺痛了邓小平与赵紫阳。赵紫阳后来提出把他儿子交出来接受审查,这就更让邓小平毛骨悚然。赵紫阳的儿子只是倒买卖,而邓朴方的康华案水就深多了。后来人民才得知,邓朴方涉及到的康华案包括了“劳务案”“走私汽车案”“套汇案”“偷税案”等。邓小平知道邓朴方是无法经得住调查的,何况康华还在香港,共产党根本就很难控制得住。
    邓小平的儿子与赵紫阳的儿子太贪婪,不给老爹争气,才是令改革家邓小平与赵紫阳陷入内外困境的根本原因。中国人的攀比文化是根深蒂固的,凭什么我也是八老之一,我的儿子不发财,你的儿子就发大财?羡慕嫉妒恨的力量是无穷的。
    学生们走上街头,刚好给打击改革派的八老们提供了收拾赵紫阳与邓小平的契机。赵紫阳金蝉脱壳,走向了被学生们事后怀念的方向,是难能可贵的。
    最后需要提出一点小插曲:
    据李鹏出版的日记,当年把“戒严部队总指挥”的大权交给的是陈希同。幸亏陈希同死在了李鹏出版日记后,否则,人们是无法知道此内情的。陈希同出书问李鹏:当年你为何不告诉我我是戒严部队总指挥?
    那么,为何陈希同不知道他是戒严部队总指挥?这可是当时最大的权力啊。
    显然,这么大的权力不是李鹏能定的。事实应该是这样的:
    八老开会时决定这个总指挥名义上应该是由北京市市长担当,便让李鹏通知陈希同这一决定。李鹏担心镇压完事后功劳记在陈希同身上,总书记的位子就是陈希同的了。而陈希同是彭真的人,自己等于给陈希同作嫁衣了。所以,李鹏就没通知陈希同,让陈希同别有非分之想。等李鹏快死了,看到后代要遭到报复,便把日记发表。目的就是把当年镇压学生的罪责交给邓小平和其他人,以减轻自己的罪责。这才把陈希同是总指挥的事说出来。陈希同当然不干了!你凭什么当时不告诉我,到今天了才说出这事?
    傻鹏没有那么多心眼,估计是他告诉他老婆说闹了半天总指挥的名义交给陈希同了。他老婆就告诉他别告诉陈希同!李鹏照办了。现在他老婆告诉他,该把这段补在日记里发表。
    所以,李鹏的日记发表的部分都是对他自己有利的,凡是对自己不利的,就不发表。你不能说他发表的日记是假的,但那是摘选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