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1日星期五

《钱哨》杂志为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护航为哪般?/钱不前


【刘刚按:该文署名钱不前。但一看文章中处处是拗口的长句,便知这是纽约时报前记者赵岩的手笔。也只有赵岩能写出这种拗口难读的文章。文章虽然拗口,但其中还是透露出很多高层腐败信息,以及高层惨烈内斗细节。特此转发。希望赵岩再接再厉,继续揭露胡锦涛、王兆国、令计划贪腐上万亿美元的详细内幕。】

2013
3月上旬,在美国和世界华人圈因爆光刘志军和薄熙来腐败事件影响巨大的华人网站《博讯》,在香港出版月刊彩印杂志的第二期。因该期编务人员对中国时局把握欠些火候,故把《中国铁路市场化之殇》的四万字长文选择五千字发表,应文中主要受害人王精的要求,为了能更进一步地向香港人民香港股市及至世界媒体披露中国铁路市场化在刚于胚胎阶段,就被中共第四代领导总书记胡锦涛和胡锦涛的老上级政治局委员王兆国,以及胡锦涛的中办主任令计划三大家族侵吞中国铁路市场化的万亿巨大资源,导致了刚刚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铁路市场化的资源,在胡锦涛的“国进民退”复辟毛泽东的计划经济的口号中,实际上演变成一场空前的“官进民退”的闹剧,博讯负责人同意出版一期赠刊以飨读者。

就在该刊印制完毕即将从印刷厂提出面世之际,香港《前哨》杂志主编刘达文先生以博讯发行商的身份给印刷厂打电话,不准许放行9000本博讯赠刊。

怎奈刘达文的职工明知此举在法理上说不过去,于是就偷偷地拿出十本杂志给前来印刷厂提货的人员。

这十本杂志迅速地被扫描成照片版,在2013年全国人大和政协会议即将落幕之前,数百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收到了《博讯》赠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放下手中两会枯燥的文件,争相传阅揭露胡锦涛的儿子胡海峰,王兆国的儿子王新亮,中办主任令计划逼迫并勾结铁道部长刘志军,将数千亿铁路资源统统划拨给胡海峰所控制的清华威视公司,王兆国儿子实际控制的香港交联所上市的(8089)公司和(379)公司。文中也详实地介绍了对中国铁路市场化颇有创意和实际运作能力的中铁投资集团的负责人民营企业家王精在没有接受王新亮和胡海峰的讹诈,被王新亮和令计划指使的打手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通过欺骗公安部领导,假公济私利用公权力,把王精故意丑化成人犯加以通缉。从而达到对胡海峰,王新亮,令计划三只大老虎吞噬铁路市场化的“保驾护航”恶行的揭露。

此文一出吸引了几乎所有两会代表和国家新一届领导人,中央政治局的多位领导批示,对傅政华制造的冤假错案要给予复查和纠正……

胡锦涛在两会的最后一天前翻看到博讯的赠刊,回家后大骂胡海峰毁了自己清名之身,胡锦涛追悔莫及。当日悲痛不已,及至两会闭幕当日,眼泡红肿时时流泪不止,无法面对电视摄像机。

无独有偶,两会结束月余后,前政治局委员王兆国回二汽寻根,当有老同志问起其子王新亮小胖如何,王兆国禁不住老泪纵横,自觉儿子借自己势力在香港鲸吞式抢夺数百亿港币中国市场化的资本。

在自己的老部下胡锦涛和自己向第五代的习近平和李克强们交出权力后,王兆国再也无法掌控权力庇护无恶不作的儿子王新亮岂能不黯然落泪?

王兆国到他曾工作过11年的东风公司参观考察

无独有偶,在博讯赠刊揭露胡海峰通过令计划和刘志军等在胡锦涛为了XX将其调出清华威视,胡海峰和刘永涛依然控制江苏XX集团的全国铁路站点,列车移动广告业务的新闻后,胡锦涛向中组部请求,将儿子调入芜湖市委任副书记,被胡锦涛大骂过的胡海峰一夜之间白了头,照片和电视画面显示。

然而,一贯行恶泼皮的黑老大王新亮,却没有胡海峰那样惧怕自己的父亲王兆国。为了保住自己不被中纪委列入大老虎的名单,王新亮找到多次为自己鞍前马后服务的北京市公安局长,研究继续迫害向世人公布胡往两家丑闻王精的抓捕方案。

20134月底前,身为参与破坏中国铁路市场化,破坏香港股市稳定的急先锋打手,北京市公安局长再次假借中央高层领导的指示来到香港,向香港警方提出违法要求“引渡中铁投资集团负责人王精”。已经被傅政华骗过上当的香港警方,这回不再支持傅政华的非法要求,傅政华无法实现借香港警方之手抓捕王精的方案再次落空流产。

傅政华空手而归北京,知道中央新领导不满自己在北京多起重大案件之中胡作非为。于是便主动防风说自己将升任公安部副部长。

王新亮无奈,只好找到被自己花钱控制的香港新闻媒体中的败类《钱哨》总编刘达文。刘达文又找到自封中英友好协会会长刘伟平,并拿出北京市公安局国保事先拟好的谴责王精和博讯赠刊作者的文章要刘伟平签字。此时刘伟平方知,刘达文以往多次以自己的名义在《钱哨》杂志刊文,攻击王精而且有效地将王精多次招商引资投资中国铁路计划捣毁。

20136月初号,《钱哨》杂志再次在封面上的显著位置刊发带有歧视农民和严重侵犯名誉像权诽谤王精的文章标题《骗子王精现形记》,该文用三个页码重复诬陷攻击中国铁路市场化策划人王精先生农民诈骗犯。但是刘伟平只是说自己的两千万巨款被王精在香港的上市公司379在北京的西车站多个项目所骗。对博讯赠刊所提到的令计划胡海峰王新亮干扰中国铁路市场化抢夺控制香港8089379公司的官抢民退却视而不见。对同是受官抢民失的王精和王精的团队却大加语言之能事给予猛烈的打击。事后刘伟平对人说,“谁给我好处我帮谁,就替谁说话”,“我从来也没见过王精。”

从刘伟平的文字中,我们没法确证刘伟平何时加入中铁投资和中铁传媒,也无法看到刘伟平的加入上述公司出资成为股东的财务收据,刘伟平是被人操控还是被人利用制造新的冤案的托把,还须大家厘清。

如果刘伟平被骗2000千万属实,我们倒是希望刘伟平正视自己同是王新亮令计划胡海峰三只大老虎巨齿下的羊羔。与王精同是受害者。

令人费解的是从《钱哨》总编刘达文XX

20136月号的封面上以同样显著的位置,把参与抢夺中国铁路市场化,公然制造冤假错案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也抬上封面,见6月号封面倒二标题“从傅政华亲赴港搜证据拿贪官”。笔者在整本该杂志中,没有找到独立的这篇文章存在,笔者细读该期首篇文章《习近平褫夺新旧常委免死牌》(第10页—15页)其中15页上方小标题,《钱哨》总编刘达文成为北京市公安局的局长傅政华的吹鼓手,利用小标题“[京警魁赴港误传反“占中”]为题”,但在该段文字中刘达文说—“一旦[占中运动演变成动乱,解放军或将及时[介入],所以局长的冷脸亮相便被解读为向港人施压:[或许是香港政策调整的一个重大信号]。”

“难怪陶杰笑港人对大陆政治仅具幼稚园水准,北京公安局长宣示中央对港政策?傅局长笑不起来,是因为身负习近平的反腐重任。中资公司林立的香港,早已成为贪官转移资金,漂泊赃款的基地兼乐园。”

“习近平命令傅政华亲赴香港,努力与港方协调合作,在香港警务处及廉署、海关、金管局、证监会等部门帮助下,堵死国资外流的同时,倾力搜寻境内贪官的罪证,倾力搜寻匿港经济谈逃犯的行踪。但由于中港体制迴异,法治香港各部门权力都收受到相关制约,对于网传曾持枪率特警[劫狱]抓逃犯的[京都老大],一切都态太不顺手,态麻烦,太多阻滞,所以,他当然笑不出来。中央之所以派傅政华赴港,是因为他一直参与中纪委办案,曾参与黄光裕案,陈绍基案、王华元及郑少东案等,有丰富经验的查案经验与能力。”

我们看到刘达文为傅政华吹嘘已经不顾常识之态,如果习近平器重傅政华反腐和办案能力,那么XX公安部长和中纪委或中央政法委书记,如果傅政华是习近平派到香港办大案,那么傅政华回到北京之时,北京主管政法工作的书记吉林同志被免职,被信任无比的由习近平安排去港查案5都没有实现自己的美梦,随之不远的将是到来的噩梦。

那是任《前哨》变成《钱哨》的总编刘达文会如何为傅政华吹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