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4日星期二

关于《知名海内外民运现状分析》一文与中华民主正义党主席王一鸣先生商榷

关于《知名海内外民运现状分析》一文与中华民主正义党主席王一鸣先生商榷

王一鸣先生在看到我党《知名海内外民运现状分析》一文后,提出了许多宝贵建议,同时,有些意见我们认为有必要共同商榷,我们简要回复如下:
第一、   我们每个民主人士都有对于毛泽东的独特认知,这并不能否定民主人士的民主属性。对于毛泽东的认知,我们没有权力要求所有人都统一思想,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作法。我们承认毛泽东独裁专制甚至丧权辱国出卖领土,但是这并不能否认毛泽东是个伟大的政治家和军事战略家。至于你说毛泽东最奸诈,我觉得那是革命的策略,无可厚非,我们搞民主革命,同样要向毛泽东学习这些,当然我们决不能像毛泽东学习独裁专制。对于习近平,我并没有抱有什么希望,但是你不能不承认他是比较清廉的,我曾经写过有关他的文章,那只不过是一种公开政治试探,我们暗中做过许多政治试探,包括对海内外民主人士,这是我们的策略。关于共产党的在野党地位保留问题,你说:“再者,民主后之中华,共党能不能成为在野党要靠自己努力,由民意决定。任何政党,其生命力只能建立在广泛的社会民意基础之上,不可能靠谋求施舍而生存”这与我们的倡议不矛盾。我们反对的是取缔共产党的存在。
第二、   关于思想家,我们认为,如果顾晓军先生不能称为思想家,那么当今再没有人可以称为思想家,我们之所以把你派在前面,主要是考虑你的革命勇气,你的大智大勇十分令人佩服,但是,在国内你的代价就是没人敢同你联络,所以,你所进行的民主革命同样举步维艰。民主革命要不拘一格,伟大的思想家不一定非要是谦谦君子抑或治学严谨,思想家和大学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说曾节明作为一个思想家是有点欠缺,但是他的确是个很不错的政治评论家。
第三、   关于汉奸的划分,我们的标准是勾结藏独、疆独、蒙独的民主反共人士。我们的民主革命本来就与这些民族分裂势力没有关系,而有些海外民运分子,偏要取悦他们支持他们的分裂行为。从而造成了国内的大多数民众都以为海外民主人士都是汉奸,这严重损害了海外民主运动的声誉。我们可以容许台湾独立,但是决不能容许藏、蒙和新疆的独立。我们可以借助世界民主国家的援助,甚至借助世界民主联军来灭共都不是汉奸行为,惟有支持藏独、疆独以及蒙独才是汉奸行为。
第四、   关于陈泱潮,我的看法和你不一样,陈老先生是民主革命的元老,可以说是我们的精神领袖。我们不认为他是宗教狂徒,他与张国堂等是有区别的。张国堂这个人很奇特,他的文章你只能看一半,而这前一半透露出很高的智慧。如果你再继续看后一半,那你就要骂他娘了,如果他在我面前,我肯定就要揍他了。陈泱潮先生的宗教行为,我认为这是一种策略,当然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没有把他选为思想家的缘由了。
第五、   关于中共特务,我们有着一套衡量的标准,伪民主派里有很多共特,但是伪民主派并不都是共特,你多次提到郭国汀、陈泱潮、曾节明等有共特嫌疑,但是,我们没有这样的感觉,我们始终认为他们是坚实的民运派人物,只是郭国汀有些接近汉奸的行为了,希望他能头脑清醒,不要再继续走下去,否则,我们将要把他划到汉奸民运派里去了。另外,你提出的划分派别更加细致,我们认为没有必要,我们旨在让那些汉奸和伪民运分子回到坚实民运队伍里,这是我们的目的,我们需要一个健康良好的民运队伍。
第六、   法轮功学员有不少参加民主革命,这是事实,其中像德国的徐沛就是很坚定的民主人士,她和有些装神弄鬼的法轮功骗子完全不同,她头脑及其聪明,她的民主革命行为我们必须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