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

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必须考虑到我们华夏黎民党认定的坚实民运派代表人物

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必须考虑到我们华夏黎民党认定的坚实民运派代表人物


欣闻诺贝尔和平奖评委终于认识到了中国的国情,也明白了在中国不是靠哪一个圈子的人就可以实现民主宪政的,你们最终也明白了,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奖,虽然没错,但是,也没有太大的价值!在中国,诺贝尔和平奖的授予必须有一个原则问题,那就是必须授给清贫却依然在坚持努力实现民主宪政的国内在野各民主党派或者无党派群众领袖。这些领袖必须是坚实的,绝不能是中共自己伪装的。具体可以参照我们华夏黎民党关于《知名海内外各民运派别代表人物分析》。
第一、              清贫的原则  坚实的民主人士,由于中共的迫害,大多处于贫困线上挣扎,急需世界民主力量来援助,所以诺贝尔奖,必须把眼光聚焦在贫困的民主人士身上,这些清贫的民主人士,无一例外都在国内。刘晓波不缺钱,所以把诺贝尔奖给刘晓波没有起到金钱的价值。
第二、        国内的原则 国内各民主人士,由于直接处于民主斗争的最前沿,随时承受者中共的暴力打击,急需国际民主力量的精神支持,所以,在诺尔奖面前,他们具有优先获得权。
第三、        领袖的原则 由于主张民主宪政的人士越来越多,他们或多或少都做出了一点贡献,但是不可能把诺贝尔奖都奖给所有参加民主运动的人,只能奖给各路民主运动的领袖。这些领袖人物,有的是在国内组党,有的是非党但是具有相当多的拥护者,都要统筹兼顾。
第四、        坚实的原则 诺贝尔和平奖必须授给坚实民运派代表人物,绝不能授给伪民运派代表人物和汉奸以及宗教骗子代表人物。否则就要闹出大笑话。
鉴于以上几个原则,我们华夏黎民党暂且推出部分可以参选未来诺贝尔和平奖名单如下:
秦永敏、廖双元、何德普、吴义龙、郭泉、顾晓军、王荣清、刘贤斌、孙文广、唐荆陵、牟传珩、谢福林、王荔蕻、卢勇祥等。
附:
诺贝尔评委透露,未来几年很可能有来自中国的获奖者
(
博讯北京时间20111003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斯德哥尔摩快讯,博讯记者于当地时间101下午有幸遇到一位为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工作的瑞典学者,在记者询问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花落谁家的时候,他说知道也不能说,何况他并不知到。但他很有兴趣讨论一些关于中国的问题,他表示,鉴于再过几天就要有今年的诺奖结果出来,虽然今年他没有参与协助评选工作,但为了避嫌,他希望记者能够隐去他的名字,引用时尽量使用原话。他说,他想给中国朋友带一些信息。
   
    
随即他笑着说,虽然结果没有出来,但是中国人的可能性比较小,但他强调,未来几年,很可能还有来自中国的候选人获此殊荣。在记者发现他两次都是使用复数的时候,他解释道,中国下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应该是一个群体,而不是某个人。他说,这不只是他的意见,而是有些评委的意见。 (博讯 boxun.com)

   
    
他说,2010年由于北京和美国的推荐人,加上刘晓波的不懈努力,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诺奖评委受到很大的压力,但没有一个评委为此后悔,这个决定没有错。他多次强调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决定没有错,可不能排除一些负面的影响,不是说刘晓波为此坐牢,而是另外一个方面的,属于诺奖评委包括西方对中国人争取民主的历史与现状缺乏深入了解。
   
    
他说,中国人强调的是集体主义,而在中共当国的62年里,中国虽然也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如同晓波一样的民主志士,但始终没有像其它一些国家那样出现一些具有压倒众人的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例如南非的曼德拉和印度的甘地。这使得诺贝尔和平奖挑选出刘晓波后,虽然获得大多数民主人士的支持,但也多少造成了一些大家不愿意看到的影响。这影响不是挑选评委挑选错了人,而是原本应该更多的了解中国的历史与文化。
   
    
他说,至少有两个评委在过去一年里就这件事同他交换过意见,他们也有类似的看法。他们都不会为挑选刘晓波后悔,而且,从中共恶劣的态度,以及当前中东局势来判断,在未来几年,中国会有人(复数)再次入围,并可能当选。
   
    
他引述其中一位评委的话:”我们会把重点放在那些(指中国)国家“,但愿他们的统治者不要犯错误,当然,他们也有可能获此殊荣,这不是没有先例的。但这两位评委与他都认为,应该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与文化等背景,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个人与群体加入到结束专制,祈求民主与和平的诉求中,而这些人往往是”不分上下“,如果挑选某个狭小的圈子甚至个人授予诺奖,在其它国家与地区可能不会有问题,可在中国这种状况,以及讲究论资排辈与面子的文化氛围中,可能会有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副作用。当然,他还是强调,诺贝尔和平奖不会照顾面子,更重要的是,中国单个人的力量可能有限,而他们加在一起,足可以媲美任何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当博讯记者询问在他印象中,有哪些人群可以入围的时候,这位多次参与协助评选工作(今年由于学术工作使得他无法参与)的学者说,1989年和其后的几年里,没有把诺奖授予广场上的青年人,现在看来是不应该的,达赖喇嘛当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而达赖尊者可能在此后的任何一年都能够获此殊荣,他当之无愧,可当时没有想到要授予无数喋血广场的民主青年。
   
    
他说,后来不少民主人士被抓了,逃出来的也忙于工作,有几位以个人的名义得到推荐,但份量都不够(这之前,没有评委听过他们的名字),可惜的是当时没有人强力推荐天安门广场上这批仁人志士,推荐这个集体,如果当时再强烈一些,或者说”学会一些运作“,可能就不一样,接下来的两年都有机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最后他强调,这也没有关系,看起来,中国今后还少不了这类英雄,那种独裁制度就是孕育英雄的温床。在记者进一步追问中,他提到了天安门母亲、维权人士和坚持和平启蒙的知识分子与律师团体,最后他说这次因茉莉花活动被捕的人也差一点成了候选人,他笑笑说,北京学聪明了,因为茉莉花牵连而被秘密逮捕的几十位活动人士,都在91前释放出来了,要知道,如果都不放,他们真有可能成为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
   
    
博讯记者斯德哥尔摩报道。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