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1日星期六

缅甸战事牵出惊人内幕/ZT

近日中缅边界的果敢地区爆发战事,大量的果敢人逃向云南边境,引起外界强烈的关注。果敢的历史、地理特点和民族特性开始成为大陆民众的焦点,从而揭出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果敢是中共出卖土地的“杰作”,由周恩来在1960年签署的中缅边界条约时拱手相让给缅甸政府。 果敢属缅甸管辖 但果敢族不拥有缅甸国籍 果敢位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以西,面积5200平方千米,总人数只有22万的少数民族“果敢族”。

 
    果敢族95%以上的血统是中国的汉族,他们的最早来到这片土地的始祖,是一批追随明永历帝朱由榔残部的官兵。果敢的正式称谓是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名义上归缅甸管辖,属于缅甸的行政主权范围。但果敢使用人民币,说汉语,邮政、金融、通信、电力基本来自中国境内,电话还是云南区号。接受中国教育,使用中国教科书。
 



    缅甸政府只给予果敢族身份证但不给国籍,果敢族拿到的身份证背面特别注明:一、此证件丢失应立即向缅甸国家政府驻当地移民局申报,并立即申请补办,否则,政府将根椐有关法律处罚;二、持证人不属于本国国民,也不能作为出入缅甸军政府管辖区的有效证明。因此果敢族实际上在缅甸遭受歧视。 中缅边界条约关键部份 一位当年曾经在缅甸读书时参加过《中缅边界条约》签订庆祝活动的民众,表示自己对这段历史记忆犹新。该民众披露,在1960年以前的中国地图里,果敢是在中国的版图内,后来是根据1960年的《中缅边界条约》才割让予缅甸的。正因为这个条约签订后,逃亡在该地区的原国民党军队就成了入侵他国的武装部队,缅甸政府从此有了消灭和向国际社会控告国民党孤军入侵的法律根据。
 
    根据民众曝光的内容去追踪原始资料,中国人大网上可以查到1960年的中缅边界条约全文。据Tyoka's博客的“关于1960年中缅边界条约中中国领土的损失”一文分析: 中缅边界包括四部份: 1. 缅北地区,就是尖高山以北未定界,也叫北部未定界(包括胡康河谷、野人山、江心坡、高黎贡山与恩梅开江之间的土地)。 2. 尖高山到南定河是已定界(但是有个南坎永租的问题)。 3. 南定河到南卡江为未定界,这是南部未定界(也就是阿佤山区的划分问题)。 4. 自南卡江至澜沧江为已定界。 该博文根据当时实际控制层面分析发现,1960年签订的中缅边界条约实际上中方吃了大亏。 当时缅甸实际控制的只有片马(片古岗地区)、南坎。而南坎本来就是中国的,这一点缅甸自己也承认,它当时也继续要求续租,但主权属于中国。但北京“考虑到缅甸的实际困难”,把南坎送给缅甸。
 
    在南部也就是阿佤山区就不一样了,当时国共两军联手控制了几乎整个萨尔温江以东地区。但是签订边界条约之后,解放军从1941年线以西部份撤出(这个范围超过片马面积好多倍)。缅军随后进入,变成了缅军同国军的双雄争霸。签了这个条约,北京得到片马(英国承认这个地区是中国的,只是赖着不走),得到班洪班老部落(该地区在签约之前是解放军实际控制的),实际上北京只得到片马。 因此自中缅边界条约后,北京不但失去了对高黎贡山以西地区的声索权,也失去了南坎三角地,及实际控制的1941年线以西的地区。 据悉,炉房山脊下面金、银、铅的储量非常丰富。周恩来在条约中轻易放弃中国参加在炉房山脊东面斜坡所经营之任何矿产企业,并且他于1957年7月9日在第一届人代会第四次会议上所做的《关于中缅边界问题的报告》中,故意回避这一重大问题。
 
    中共党史罕见披露众人对边界条约不满 中共《党史纵览》2005年第11期,从宋凤英撰写的“周恩来与中缅边界谈判”一文可以看出,当时周签订的中缅边界条约不得人心。 文章说,在3月16日在政协二届三次全体会议上,关于中缅边界问题的专题报告,周表示中共承认中缅边界问题中“1941年线”的理由是:“如果否定 ‘1941年线’,就要修改条约或者废弃这个条约,这就使人家感觉过去历史上所有划界的条约都是可以改变的,绝不是一个条约为止。” 对条约中中缅边界北段,中央只提出归还片马、岗房、古浪三个寨子,引起不少政协委员的异议,周解释目的是求缓和,避免引起紧张局面。中缅现在是友好国家,我们提出的要求不能过高,历史根据和政治理由必须结合起来,采取现实的态度来解决。 文章还透露,当时云南各界有一些人认为中央解决中缅边界问题的方针“吃亏太大”,造成他们情绪不稳。周不得又在3月28日来到云南开座谈会进行说服工作。 按中共媒体的说法,果敢原本在清朝以前属于中国,被英国入侵后划入缅甸,后成为缅甸共产党的控制区,通过与缅甸中央进行停火谈判后,果敢成为缅甸掸邦的第一特区,实行高度自治,拥有军队并自行管理内部事务。
 
    果敢 2015-01-20众筹近代史 近日中缅边界的果敢地区爆发战事,大量的果敢人逃向云南边境,引起外界强烈的关注。果敢的历史、地理特点和民族特性开始成为大陆民众的焦点,从而揭出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果敢是中共出卖土地的“杰作”,由周恩来在1960年签署的中缅边界条约时拱手相让给缅甸政府。 果敢属缅甸管辖 但果敢族不拥有缅甸国籍 果敢位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以西,面积5200平方千米,总人数只有22万的少数民族“果敢族”。果敢族95%以上的血统是中国的汉族,他们的最早来到这片土地的始祖,是一批追随明永历帝朱由榔残部的官兵。果敢的正式称谓是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名义上归缅甸管辖,属于缅甸的行政主权范围。但果敢使用人民币,说汉语,邮政、金融、通信、电力基本来自中国境内,电话还是云南区号。接受中国教育,使用中国教科书。 缅甸政府只给予果敢族身份证但不给国籍,果敢族拿到的身份证背面特别注明:一、此证件丢失应立即向缅甸国家政府驻当地移民局申报,并立即申请补办,否则,政府将根椐有关法律处罚;二、持证人不属于本国国民,也不能作为出入缅甸军政府管辖区的有效证明。因此果敢族实际上在缅甸遭受歧视。
 
    中缅边界条约关键部份 一位当年曾经在缅甸读书时参加过《中缅边界条约》签订庆祝活动的民众,表示自己对这段历史记忆犹新。该民众披露,在1960年以前的中国地图里,果敢是在中国的版图内,后来是根据1960年的《中缅边界条约》才割让予缅甸的。正因为这个条约签订后,逃亡在该地区的原国民党军队就成了入侵他国的武装部队,缅甸政府从此有了消灭和向国际社会控告国民党孤军入侵的法律根据。 根据民众曝光的内容去追踪原始资料,中国人大网上可以查到1960年的中缅边界条约全文。据Tyoka's博客的“关于1960年中缅边界条约中中国领土的损失”一文分析: 中缅边界包括四部份: 1. 缅北地区,就是尖高山以北未定界,也叫北部未定界(包括胡康河谷、野人山、江心坡、高黎贡山与恩梅开江之间的土地)。 2. 尖高山到南定河是已定界(但是有个南坎永租的问题)。 3. 南定河到南卡江为未定界,这是南部未定界(也就是阿佤山区的划分问题)。 4. 自南卡江至澜沧江为已定界。 该博文根据当时实际控制层面分析发现,1960年签订的中缅边界条约实际上中方吃了大亏。 当时缅甸实际控制的只有片马(片古岗地区)、南坎。而南坎本来就是中国的,这一点缅甸自己也承认,它当时也继续要求续租,但主权属于中国。但北京“考虑到缅甸的实际困难”,把南坎送给缅甸。 在南部也就是阿佤山区就不一样了,当时国共两军联手控制了几乎整个萨尔温江以东地区。但是签订边界条约之后,解放军从1941年线以西部份撤出(这个范围超过片马面积好多倍)。
 
    缅军随后进入,变成了缅军同国军的双雄争霸。签了这个条约,北京得到片马(英国承认这个地区是中国的,只是赖着不走),得到班洪班老部落(该地区在签约之前是解放军实际控制的),实际上北京只得到片马。 因此自中缅边界条约后,北京不但失去了对高黎贡山以西地区的声索权,也失去了南坎三角地,及实际控制的1941年线以西的地区。 据悉,炉房山脊下面金、银、铅的储量非常丰富。周恩来在条约中轻易放弃中国参加在炉房山脊东面斜坡所经营之任何矿产企业,并且他于1957年7月9日在第一届人代会第四次会议上所做的《关于中缅边界问题的报告》中,故意回避这一重大问题。 中共党史罕见披露众人对边界条约不满 中共《党史纵览》2005年第11期,从宋凤英撰写的“周恩来与中缅边界谈判”一文可以看出,当时周签订的中缅边界条约不得人心。
 
    文章说,在3月16日在政协二届三次全体会议上,关于中缅边界问题的专题报告,周表示中共承认中缅边界问题中“1941年线”的理由是:“如果否定 ‘1941年线’,就要修改条约或者废弃这个条约,这就使人家感觉过去历史上所有划界的条约都是可以改变的,绝不是一个条约为止。” 对条约中中缅边界北段,中央只提出归还片马、岗房、古浪三个寨子,引起不少政协委员的异议,周解释目的是求缓和,避免引起紧张局面。中缅现在是友好国家,我们提出的要求不能过高,历史根据和政治理由必须结合起来,采取现实的态度来解决。 文章还透露,当时云南各界有一些人认为中央解决中缅边界问题的方针“吃亏太大”,造成他们情绪不稳。周不得又在3月28日来到云南开座谈会进行说服工作。 按中共媒体的说法,果敢原本在清朝以前属于中国,被英国入侵后划入缅甸,后成为缅甸共产党的控制区,通过与缅甸中央进行停火谈判后,果敢成为缅甸掸邦的第一特区,实行高度自治,拥有军队并自行管理内部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