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7日星期二

给被抹黑为“博讯百名大公共知识分子”的贺卫方、孙文广等人的公开信



给被抹黑为“博讯百名大公共知识分子”的贺卫方、孙文广等人的公开信
  
   尊敬的贺卫方、孙文广、滕 彪、吴稼祥、吴祚来、夏业良、余杰、张鸣、 袁伟时、时寒冰、沙叶新、冉云飞、李承鹏、何清涟等女士们、先生们:
   首先,请容许我们华夏黎民党代表全体民主左派阵营的勇士们,向你们问好!正值2011年岁末,欣闻你们被博讯出面抹黑为“2011年度博讯版百名大公共知识分子”,我们不知道你们是何等心情,首先我们对你们被抹黑感到万分地愤怒!
    博讯抹黑你们就是中共在暗中摸黑你们!中共很清楚,你们都是当代引领中国民主革命的民主理论家,中共无法搞臭你们,就只好采取每年一度的评选“华人百名大公共知识分子”的手法,把你们统统与其豢养的知识分子归类在一起,以便在你们的光环掩护下让其豢养的狗奴才们也能招摇过市。然而,不幸的是于2011年,中共的这些伪民主公共知识分子被当代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率先揭露,在我们华夏黎民党和全国左派民主阵营的同仁们的共同持续努力下,中共的混入民主队伍中的伪类公知们一个一个被揭露,现今“公共知识分子”如同过街老鼠被人人喊打!
    尊敬的贺卫方等先生女士们,你们不觉得同韩寒、茅于轼、李银河、李悔之、任志强、吴敬琏、王军涛、笑蜀、杨恒均、杨建利、于建嵘、信力建、方舟子、崔卫平、杜导正、艾未未等这些“公共知识分子”列在一起,对你们是一种侮辱吗?其实连艾未未都不愿把他列为公共知识分子,可见“公共知识分子”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不是崇高,而是耻辱!
    尊敬的贺卫方等先生女士们,正是在你们的光环下,那些掌控着传媒舞台的精英们也出来招摇过市了,他们企图为自己脸上贴金,然而,他们哪里知道,他们自以为贴在脸上的金,在我们民众的眼里全是狗屎!请看这些人:陈平,阳光卫视董事长;柴静,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主持人;蔡楚,现为《参与》网站主编,《民主中国》主要负责人,是博讯最早的义工之一;杜导正,《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胡舒立,现任财新传媒总发行人兼总编辑、《新世纪》周刊总编辑;胡平,《北京之春》杂志主编; 金钟,出版人,《开放》杂志发行人;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刘亚伟,《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创办人;钱钢,曾任《三联生活周刊》执行主编、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总策划、《南方周末》常务副主编;苏雨桐,在德国之声工作;王克勤,现任《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熊培云,新闻工作者;野渡,独立中文笔会负责人之一;周瑞金,《人民日报》前副总编辑;张裕,《北欧华人通讯》月刊主编,是目前独立中文笔会主要负责人之一;赵达功, 新世纪新闻网创办人,独立中文笔会主要负责人之一;周志兴, 《共识网》创始人。这些掌控这舆论传媒的大佬们,一个个看似在宣传民主自由,然而他们确是享有特权的!他们眼里只有精英!他们无视民主左派的存在,他们打压封锁民主左派的言论,他们推行的民主是假民主。
    2011年即将过去,我们华夏大地上的民众们都很清楚,在每一次的重大事件中,我们的公知们都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于建嵘、韩寒在钱运会事件中所办的可耻角色,我们至今依然在目。茉莉花伊始,杨恒均和李悔之的丑陋表演,我们也没忘记。最近乌坎事件,韩寒又跳出来公开反革命并同时转移民众政治热点视线。在陈光诚和乌坎事件,我们充分看到了笑蜀的丑陋面目。
   在乌坎事件中,我们民主左派杰出的思想理论家张三一言在其《乌坎暴力革命礼赞》一文中说的好:“这次乌坎村革命一个明显特点就是从头到尾都是村民自发自觉自治,完全没有精英领导、主导、参与。这也是本文开始时提到的上层贵族精英冷漠的原因。也因为如此,所以不见村民捧出和平非暴力图腾来膜拜,没有听到要与垬合作、没有力量可代替垬…的怪论。我设想,如果这次乌坎事件是由知识精英领导的,精英会这么对乌坎人说:和乌坎人再一次谈论“为什么不可采用暴力斗争路线”!于是乌坎革命就不存在了,垬也可以代代平安专政下去了。这些精英做的是阻止民主地球转的逆动事“。
   所幸的是,在这2011年中,我们民主左派的同仁们涌现出了自己杰出的思想理论家,那就是当代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和张三一言先生。所谓的“华人百名大公共知识分子”早已变成是非不分、藏污纳苟的垃圾堆。我们希望尊敬的温云超、贺卫方等先生女士们认清其背后的阴谋,坚决不与这些狗屎公知们归类。我们民主左派认为,没有底层民众认可的一切荣誉都是狗屎!民主就是底层的人做主!民主革命不仅要推翻共产党反动独裁政府,更要勇于把所谓的精英公知们踩在脚下。
(2011/12/28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