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1日星期三

乌坎事件是一面镜子

乌坎事件是一面镜子

乌坎事件暂时告一段落 ,从这面镜子里我们再一次鉴别出民运队伍中的特殊人物,他们为什么对如此重大事件漠不关心?身在国内的,可以说害怕中共迫害,而他们身在海外的没有理由担心中共的威胁,然而他们却如此冷漠!即使在国内的也应该适度声援一下乌坎民众。就好像宗教神灵派代表人物张国堂那样,在别人的要求下装模作样地表示一下痛苦,也是难能可贵的,而我们的许多著名的时代杂志上有名的人物连张国堂都不如。当代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指名道姓地等待韩寒和艾未未来声援一下乌坎民众,他们二人就死活装不知道!杨建利在忙着接受联合国人权观察组织发给他的奖,没有时间观察乌坎事件,他只知道刘晓波和陈光诚。那魏京生是不是又跑到法国和情人鬼混去了?著名的民主理论大师徐水良是不是还在思考一个深刻的问题,从而没有感觉到乌坎事件的发生?我劝你不要闷头钻研理论,要抬头观察一下世界,多接触一下实际。那陈泱潮先生还没战完孙文又再战张国堂,真是老当益壮,让全体民运人士刮目相看。陈先生两面开战,而且年时已高,没能顾及乌坎事件,应该有情可谅。让我们不能理解的是郭国汀大师为何也对乌坎事件漠不关心?我们知道郭大师的反共调门一向是很高的。刘国凯的社会民主党也装模作样地软软声援了一下,不过总比不声援好。中国工党主席方圆好像一直在暗恋中共,所以对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都丧失了兴趣,更别提乌坎了。王丹好像提起过乌坎,不过只是观察了一下,发现了点新东西,很高兴,没看出来他对乌坎民众的关心,更不见其声援。那个所谓的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王军,是不是忙于和中共汇报工作?怎么也不出来装模作样一下?这样也好有个交代。著名的作家、法学家、联邦革命党主席袁红冰先生,是不是伪过渡政府的声援就算你的声援?最后问一下我们的国内民运领袖秦永敏先生,你是否也沉浸在写作之中忘记了世界上的人和事?这种忘我的写作精神实在是让我等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