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0日星期六

曾节明的大脑神经真的有问题?

曾节明的大脑神经真的有问题?

网上有曾节明自曝曾经被中共逼迫承认自己有精神病,才免于牢狱之灾。不过看到曾节明先生以前写的文章,我们是不会相信他有精神病,他的文章写得确实太好了,逻辑基本是十分清晰合理。然而最近网上出现 雨轩攻击曾节明先生的言论,让人十分纳闷。我们期待曾节明先生能够有效回击,让我们消除疑惑,但是至今不见曾节明先生辟谣。我们华夏黎民党曾推选曾节明先生为思想家,不过根据最近曾节明先生所写的力挺宗教骗子张国堂的两篇文章《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和《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曾节明》,我们决定收回原来的想法。这两篇文章反映了曾节明的大脑的确有问题,而且是十分的弱智。如果曾节明的大脑没有问题,那么他同样和张国堂一样是一个十足的宗教骗子。对于宗教骗子,我们华夏黎民党的策略是,一旦其做大,就必须里马清除!宗教骗子是民主的大敌!


我们把这几篇文章转录如下:
曾节明是神经病人和小偷骗子
作者: 宋江, 发表于: 2011-11-13, 22:04
曾节明:
你怎么忘了两年以前你把联合国难民署亚太中心的那位时年七十八岁深受难民爱戴的老刘翻译搞得被上级开除丢掉了养家糊口的工作,也是他老人家热爱的、倾注毕生心力的翻译工作以后,在曼谷难民中心我追着你骂,严厉批评你不应该这样不厚道!不道德!你也当即向我表示你对不起刘翻译并表示要反省,并希望我帮你协调,你要请刘翻译吃饭向他道歉。但当时我看出你的态度并不是很诚恳,便对你说了一句话:曾节明,我在美国等你,搞死你!你随即说明天要去亚太中心要求重新安置,不想去美国了。其实,你我都明白,我是在跟你随便说说,我还能当真搞死你啊?
你怎么能忘了去年此时,你和那位林某人共同进入了九十岁的孙树才老人的房间并偷走了老人家辛苦打工三年攒下的棺材板钱——十三万八千泰铢。林某人后来在一个场合说过:我不可能独吞那笔钱。
你怎么能攻击我是泼妇骂街?你怎么能翻旧账,挑拨杨威和我之间牢不可破的朋友关系?你怎么能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我在美国等你!搞死你!
你怎么能忘了,你是拥有桂林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证书》的,但我了解你,你基本上生活可以自理,在海外民运最下层混混,问题也不大。
但,你不该无端的挑战我!本来,我已经不等你了,想想看,过去事的就算了。并且刘翻译也不怪你了,他老人家用手摸着自己的脑袋对我说:那个人这里有问题。所以,比你先到美国后我对自己说:算了,不等曾节明了。
可是,今次,你为什么自己跳了出来?那好吧!现在,我要求你,一:你必须把是怎样伤害联合国刘翻译的事情向所有人说清楚。二:你必须把孙树才老人的那十三万八泰铢的事情说清楚!否则,我宋雨轩跟你没完!从今往后你更不要在海外民运队伍里头混!三:在曼谷时每次见面你都跟我半真半假的建议我去做变性手术,做人妖吧,说一定好看。我只是批评你没正形,也没有跟你计较。但以后,要是再有人告诉我:曾节明还是到处败坏你宋雨轩是人妖,你看我不冲到纽约剥了你皮,并把你的皮撕得一条一条的,向拖把布一样!
你要自重!你要保重!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对你提出的这几个问题,否则,我跟你没完!
雨轩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作者 曾节明
………………..
共产党必然垮台,马克思必被抛弃,毛泽东像必然被取下,中国必然走进新时代,就看谁来打开门走进去,摘取果子。习、薄、汪和温家宝不敢开门摘果子,自有别人来摘果子。
   
遍观民主化人士诸公,唯有张国堂先生系统地提出一整套和平演变、复兴中国的方案,而且这套方案最适合中国的国情,这套方案以中华优良传统为本、以宗教自由为魂、以西方正宗学说为用、以市场经济为载体、以中华民国五色旗大陆复国为形式...它一定带来中国的复兴。
   
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湖北是一块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且如神农架一般具有神秘色彩。湖北,这屈原、张居正的故乡、辛亥革命的发祥地,乃是悲天悯人的大诗人、深谋远虑治国栋梁和大变革的荟萃之地,现在正当其时也。辛亥革命的发祥地是武昌,武昌者,武力昌盛也,故辛亥之后军阀混战,日、共荼毒。我相信解散中国共产党变革的发祥地,就在宜昌。宜昌者,应昌盛、该崛起也,我中华久经劫难、九死一生,在去除共产党拨乱反正之后,是到了命该昌盛崛起的时候了!
   
许多人说张国堂是神经病患者,殊不知装疯卖傻是在胡正日“河蟹社会”严酷环境中生存的策略,张国堂提出和平演变的系统方案和救国学说而能在国内安身立足,这是大智慧的体现。有人以张国堂被关精神病院唯有,判断张国堂是疯子,这些人何故忘却:把出类拔萃的异议人士打成精神病患者,是共产党统治者的一贯伎俩?
   
   
汪洋要想得天下,必须拜张国堂为师。中国人要想避免裂土分疆、天下大乱、亡国灭种之祸,唯有行张国堂之道。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曾节明》

………………..
  
 除了儒家安邦维护秩序、基督教救赎安人心之外,还需要西方正宗的政治学说以建制,因为中国传统文化没有现代政治学说,而不以现代政治学说建制,无法建设现代化国家。
    
这就是嫁接西方宪政民主于中国的——西天取经之道,概括起来就是以基督教安人心、以儒家救世、以西方正宗的政治学建制。湖北宜昌异议人士张国堂先生,首先发现并阐述了这一救国真道。
    
张国堂先生并提出救国总路线:
    
“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正宗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以和平手段结束一党专政,建立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公开、公平、公正地建立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把中国建设成为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现代化国家。”
    
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好最全面的中国民主化政治路线。
    
要想救世,先须救心;要救心,光建立新政府是不够,还须建立新的教育,设定新的教育——尤其是人文教育内容,以培养年轻代人,塑造健全的人才,消除愚民脑残,因为年轻代人,是中国复兴的希望。张国堂率先于2009年系统地提出了新国家人文教育大纲:
    
“小学一年级至三年级的语文课要教学《弟子规》、《三字经》、《增广贤文》、《千字文》和《百家姓》。
    
小学四年级的语文课要教学《论语》,课本(教材,下同)可暂用徐志刚先生的《论语通译》。我希望徐志刚先生要读了我的《基督徒读〈论语〉——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之后,对《论语通译》进行修订。
    
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课要教学《大学》和《中庸》。课本可以暂用梁海明先生译注的《大学、中庸》。
    
小学六年级的语文课要教学《孟子》。课本可以暂用杨伯峻、杨逢彬先生译注的《孟子》。希望杨伯峻、杨逢彬先生读了我的文集之后,对该书进行修订。
    
老师在讲授《论语》、《大学》、《中庸》和《孟子》时,要参考朱熹的《四书集注》。
    
要重视历史课的教学,要读司马迁的《史记》和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不必通读,可根据自己的兴趣或老师的要求选读。
    
小学一年级就要开始学英语。从小学四年级开始,英语课要教学《圣经》,以中英文《圣经》作为英语课的课本。小学毕业时,要把中英文《圣经》学完。
    
初中和高中的语文课要教学我张国堂的文集。
    
初中和高中的英语课要教学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和《阿奎那的政治著作选》。中学生的数学、物理和化学要以中英文相结合进行教学。
    
政治学、法学、经济学、历史学、行政学、新闻学、哲学等类大学专业的大学生的英语课要教学洛克的《政府论》、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的《联邦党人文集》、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卡尔·桑德堡的《林肯传》和林肯的《林肯选集》”(张国堂《远离现代的喧嚣,回归古代的经典》)
    
除开中英文《圣经》对小学生而言难度太大(或可采用少儿版《圣经》)不妥以外,其纲目都很切中时弊、且为拯救中国社会亟需。
    
践行张国堂之道,中国必然能够平稳地和平演变和复兴崛起。中国人必然会归向张国堂之道,但希望中国民众不要到灾难痛楚时才想起张国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