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9日星期日

巴克:果敢同盟军失败的根本原因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从前线逃回来的中国籍的壮士告诉我们,同盟军对待中国籍的士兵是持不相信的态度,而且是没有把中国籍的士兵当作同等的兄弟看待,对抓回来的逃兵基本上进行捆绑抽打,虐待一天后枪决,而对果敢籍的士兵仅仅的打一顿后算是警戒。

   
     中国士兵没有一个是怕死的人,打仗非常勇敢,力气也比果敢人大,缴获的军用物质基本上都是中国人抗或背,果敢籍的士兵却没有多少力气。战争开始,支撑战局的基本上是中国籍的士兵,这些躲避中国政府的阻止与抓捕、自发到来的中国籍士兵,多是相应彭家声的呼吁,为了民族大义到来的。当然,也有更多的想着拼杀中获取到他们在和平社会里获取不到的实际利益的机会者。


   
    他们对我们说,缅军的大炮并不可怕,最怕的还是偷偷溜到山脚下、缅军的六零钢炮,那些钢炮在山脚下往上吊十分地准确,而大炮基本上没有杀伤力。
   
    从战场上下来的同仁告诉我们,战场造成的伤亡比例是:自己埋设的地雷死伤率达70%;被六零钢炮炸死炸伤的20%;缅军的狙击手打死打伤的10%。而同盟军的地雷、狙击手是形成消灭缅军的主要势力。
   
    战局之所以打得惨烈主因是缅军用现抓来的缅甸人,有年轻学生——不乏少年,有各色各样的人,果敢人也抓,战时冲锋基本上用这些人当炮灰,而且用小麻(毒品)把这些人全部“麻”住,冲锋时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恐惧,其实大脑已经不被自己支配了。而真正的缅军正规部队都像老鼠一样躲藏起来了,哪里敢去冲锋?
   
    同盟军抓住缅军都是优待俘虏,让这些俘虏基本上回去,但是缅军抓住同盟军兵士基本上是虐待而死,所以缅军很少抓住同盟军的人做俘虏。
   
    有一个中国籍士兵被缅军四面包围,在激烈顽抗后,由于寡不敌众,不得不饮弹自尽。
   
    同盟军的武工队主要是替代了特种部队的作用,侦察、暗杀、埋雷等等,但技术发挥的很是一般。
   
    同盟军埋设地雷没有章法,到后来连自己的人都不知道雷在哪里?误炸导致了同盟军伤亡最大。
   
    同盟军里,果敢籍的士兵在战时临阵脱逃的比中国籍士兵多得多,往往是阵地上战斗激烈时剩下的都是中国籍的士兵。用中国的志愿者的话说“哪里炮弹爆炸得最多,哪里中国籍的士兵最多”。
   
    中国籍的士兵不被信任,三个月之内基本上没有升官的可能,而且偶的升官的基本上都是副职,正职是都是果敢人。而果敢人的智商与中国人相比较,的确差距太大,才导致了果敢的军官对中国的志愿者并不是友好,而是排斥,甚至是歧视。
   
    中场与后场,果敢地方武装的同盟军与缅军的战争基本上是中国籍的官兵支撑,但中国籍的官兵却又得不到彭家人的信任。才具有了同盟军永远也强大不起来的后果。
    战场上,果敢人对物质的浪费特别严重,比如夜视仪,不能对着太阳瞭望,但果敢人却不在意,用他的话说:“没有事的,坏了你们中国人还会捐来”。
   
    战场上的同盟军的军用物质虽然捉襟见肘,但多是中国民间自发地秘密捐助来的。
    从战场上下来的中国籍的一个志愿者已经做到了班长,他告诉我们他脱逃的根本原因打仗没有前途,果敢籍的官临阵兵脱逃得最多,有时候一个阵地上打着打着就没有果敢人了,都是我们中国籍的人在战斗。缅军不可怕,怕就怕同盟军自己没有正统的战法,灵活的打法和为什么而打仗?打赢了有什么好处?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是为利而来,这些在同盟军里根本就没有明确的说明或规定。
   
    就是说,胜了也没有什么奖赏,就连最起码的功劳也没有记录在案,不要说有什么军功章做历史性的纪念了;更没有什么物质的、官衔上的回报。也就是告诉那些欲在缅北建功立业的中国籍的有志人士,在果敢这些都是很现实的情况。
   
    总结下,缅军占领南天门是用抓来的老百姓(还被强迫服用了小麻)冲锋,这些人死亡率最高,而真正的缅军却死不多少人。也就是说,肮脏的缅甸政府军用无辜的老百姓当靶子,可恶至极。
   
    同盟军的上级军官指挥能力有限,打仗死板,特别是司令部的人,根本就没有灵活的战法,获胜的几率没有,这是明眼人都不难看到的。如果没有中共政府的暗地支持,他们早就被剿灭了。好在缅北的独立存在有利于中国制衡缅甸军政府,所以缅北地方武装虽然弱小却不被消灭的根本所在就是有中国的牵制的缘故,所以,缅甸军政府虽然野心勃勃,欲把所有的地方武装翼以歼灭,却无法实现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有中国的掣肘。
   
    也就是说,凭借缅甸独裁军政府的现状,想使缅甸国家军令统一那是不可能的。若想国家统一的方式应该是和平谈判,大家共享国家利益,而缅甸军政府基本上做不到这一点。在缅甸,虽然军方也有现代化装备尚能遏制对手坐大,但无法消灭对手。
   
    其实,在缅甸,各个民族、大家原本就应该和平共处,不应该有战争,但是,由于缅甸军政府的独裁统治没有结束,任何独裁者的杀戮心态是不会改变的,他们总觉得自己强大,总想霸王硬上弓地欲达到某些目的,却不会接受对方的基本要求。
   
    但是,同盟军那里,也有自己的猫腻,原本本身自己的能见度就不怎么好,对中国人是用之疑之,甚至是虐之。他们十分地愚蠢不说,还看不好中国人的睿智,他们直到现在,依然采用的是武力排斥、遏制中国人做大的基本政策,所以才有了中国过去的志愿者,基本上不会得到重用,甚至受到歧视的结局。
   
    如果彭家自己能率先与中国人同心同德,那么他们能打下来的还能守住的不仅仅是果敢,怕是缅甸了。可是他们的致命弱点就是根本不接受中国籍的能人志士。大家想想,一些被迫从前线脱逃的中国籍的士兵告诉我们的、守阵地的基本上是中国籍的士兵,战争激烈时,率先逃跑的基本上果敢籍的士兵,甚至下级军官也是带头临阵脱逃,而我们中国籍的还在前沿上傻傻地守着。
   
    更可恶的是,一个果敢籍的副排长,临阵脱逃后,不久又回来了,并被提升为正排长。试想,这样的彭家军,还有什么前途呢?如果一个军队,对自己的部属做不到最起码的公正和信任,那么积极参加队伍的任何人会为你鞍前马后的效力吗?
   
    要我们说,彭家军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万幸碰上的是缅甸政府军也是一群乌合之众。这样的战争结局,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我们都知道,缅甸军人烧杀抢掠,例如:其中有一个刚刚入伍果敢士兵的耕牛在他不是果敢兵前被缅军的兵痞牵走了,他去军营里讨要找说法,结果牛没有要来还被狠狠地殴打了一顿,再后来,他自愿跑到战场上拿起来了枪,他特别勇敢,光他打死的缅军就有十几个了,据他说,他过去还是个不错的猎手。
   
    坏就坏在,缅军用老百姓冲着前面,这些老百姓基本上不会打枪,只能说是放枪,子弹飞到哪里,就听天由命了。而且,缅军死亡最多的也就是这样的人,用回来的中国志愿者的话说:“没有办法,战场上,你不打死他们,他们若冲上来就会打死你。”
    他也打死了有十几个缅军!而且,他总是瞄准后面督战的开枪。并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一个军队,最起码要具备三要素:首先,是人民的军队,他就会得到人民的支持;这个军队,必须在头脑清醒又很有智慧的司令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