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星期日

清代西北回民大暴乱 屠杀汉人千万 竟有人要翻案 (图)/马大西

人们很少知道1862年西北回民大暴乱的真相,现在有人说他是反清的义举,是正义的,但这明显违背历史。事实是当时的部分回族人和俄国勾结,并对当地汉族等屠杀上千万,而清朝在对付太平天国(1851-1864)的同时,又去保护西北的领土和人民,当时,卖国贼李鸿章是反对出兵的。最令人愤怒的是,今天,有的学者试图继续歪曲这段历史。


这里不得不赞扬一下慈禧支持左忠堂收复新疆的伟大,当时的清朝可是内外交困啊,这次战争,李鸿章是反对的。

陕西回民趁清朝军队到南方镇压太平军,准备屠杀汉人。目的是将陕西的汉人杀光。暴乱前,他们秘请铁匠打刀,刀打好后将铁匠杀掉,以防泄秘,为准备杀人的竹杆,将街上的竹竿买光了。大荔县有一个汉民大村八女井,回民起义第一次杀人就是将此村的汉人全部杀光,一早上杀了一万多人。紧接着,挨村杀,不分男女和老幼,很快大荔,渭南,华县的农村被回民杀光。杀完了农村,再进攻县城。一些县城的老百姓进行了顽强抵抗。在临潼县,一个有文化的回民教师在接到第二天的杀人传贴后,紧急报告县长。县城紧急关门,才保住了一些人。而渭河两岸的汉民村庄,全部被杀。全县被杀30万人,不留一人。回民组织了30万人的军队,在关中平原杀人。几个月时间杀了五百人。80%的汉人被杀,只有一些县城保住了少量人口,向北逃的人都被回民杀了,少量逃进骊山里的人,因回民不敢进山杀人而留了下来。

清朝将军胜保,看回民人多势众,不敢出城迎战,任由回民屠杀,后被慈禧太后赐死。湘军将领多隆阿,作战勇敢,将回民赶出陕西,救了陕西人的命。当年,关中到处都有多将军的忠义祠,现在他则成了罪人。那个向临潼知县通报情况的回民老师,通报情况后,知道回民不会饶他,杀了自己的老母和妻子儿女,然后自杀。当年,临潼人为他修了祠堂。但现在已没有人知道,这个勇救汉人的回民。

陕西回民1862年暴乱,又不断动员甘肃回民暴乱。甘肃回民1863年开始暴乱义,甘肃回民杀汉人乡邻难以下手,从陕西逃过来的回民则走一路杀一路.甘肃汉民被杀了60万。甘肃全省人口减少70%,中部地区的汉民几乎全部被杀。这就是回民暴乱。回民为了在黄河以西地区建立一个纯粹的回民国家,借着清朝后期的衰弱,对中华民族发祥地上的汉人进行种族灭绝大屠杀,一年时间杀了1100多万汉人。

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损失,是因为汉人的传统是不私藏兵器,所以遇到问题没武器可用,而当时的回族一般都有,第二点是回族有骑兵,汉人没有,骑兵对步兵,胜负是明摆的,第三点是回族聚集之后(估计人数最少有几十万),首先不是攻击城市,而是以上百倍的兵力集中扫荡各个孤立的村庄,村庄人口少,所以被整村整村灭绝,而中国当时农村的特点是农村人口占全省人口的90%,另外一点是屠杀来得突然,各个农村来不及组织联合以及防御,很短的时间内,陕西就被杀了几百万农村人口,后来的城市由于孤立,在局部战场而言,回族武装在人数上反而占压倒性多数。

陕西回民的首领之一白彦虎杀人最凶,杀遍陕西杀甘肃,最后投靠外国势力分裂中国。一些历史学家以这个人敢造反,誉此人为民族英雄。现在还有人准备给这个人过节日。而平息了回民起义的左宗棠,现在则成为罪人。回民起暴乱典型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比希特勒屠杀犹太人要残忍得多,比南京大屠杀严重得多,可惜的是,没有人愿意告诉你这悲壮的历史,反而要把它说成是义举。

是多隆阿将军,镇压了回民叛乱,救了陕西人。是左宗棠左大人带领湘军平息了回民叛乱,救了整个西北地区的人民,包括回民。各位看官,如你是陕西人,请向多将军表示敬意,不然我们的祖先早被杀光了。如你是西北人,请向左大人表示敬意。我们无法再向古人说什么,当你与湖南人打交道时,一定要对他们好点。因为是湘军不畏生死,用生命拯救西北人民,对他们的后人好一点。

据镇原县志:“四乡堡寨攻陷无遗,而县城独全,盖四乡之人逃出虎口者,生后入城避难。是月初九日……(回民军入城)……,全城糜烂,死者不知其数。”据《中国人口史》,回民屠城前全县人口26.9万,战争损失23.4万,损失比例为87%

据《中国人口史》,泾州四县咸丰十一年(1861)有人口92.8万,战争中人口死亡82.2万,损失88.6%

据宣统《甘肃新通志》卷47,同治二年(1863)八月,回民军队“陷平凉城府官……员死节者百余,士民死者十数万。”据《中国人口史》一书推算,同治年间平凉府(包括华亭、隆德、平远、海城、固原)人口损失249.1万,占战前人口的88.6%。一次被杀十万人以上的例子很多。

在华亭县,据记载,“同治二年十一月,陕回入境,焚杀极惨。初土回叛变,尚爱乡土,不甚残毒。及陕回入境,无所顾惜,焚杀惨于土回十倍。华亭从此丘墟。“乡镇民屋焚杀殆尽,遗民数百悉逃莲花台。“平回后招安遗民,归城者仅七十余人,男女老幼死亡数万。据《中国人口史》,华亭县咸丰十一年(1861)人口17.1万,战争中人口损失约达94%.也即基本上被杀完了。

隆德县。据载:“同治四年县破城,从此官逃庄浪,城空无主者五年.人民杀毙饿死十有八九,老弱逃尽,全县无二三十人家。全县村村焦土,十室九空。”人口死亡比例高达90%。而今这个县的人口,基本上均是战后移民。

固原县。回民军队与清军争夺的重点。同治二年一份奏报称,固原突被回军攻破,“民殆尽”宣统《甘肃新通志》卷47称:”固原回叛……城内官民男妇共死者二十余万人。”

据中国人口史,庆阳府战争中损失128.7万,占战前人口的91.3%,汉民基本被杀光。

宁夏府。据宣统《甘肃新通志》卷47,同治二年,回民军队“陷宁夏府城,汉民十余万被屠殆尽”。同年马化隆又陷灵州,”城中民人死者二万余”。整个宁夏府人口损失多达150万,战后仅存10多万,当时有一篇祭文有如下描述:“……同时赴义,数十万人,尽罹锋镝,天降鞠凶……”

花马池(现为宁夏盐池),原有10万人,战后只留下5947人,人口损失94.1%,汉人基本上被杀完。

陕回入甘经渭源、狄道至河州,屠杀甚惨。由于当时农村杀得很惨,能逃的则涌入县城,借城墙保命。然而城破之后,则被血洗。如渭源城破后,“屠毒生灵以数万计,满城官员皆死之。“另一记载:“残杀一日,辄死人民数万,血流成渠,尸积如山,伤心惨目。”渭源人口损失90%,人民基本被杀光。十年后才设官府,招民种田,原有住户只余十余家。

狄道。宣统甘肃新通志卷47记载,同治二年八月,回民陷狄道州城,居民十余万被屠。

靖远。同治五年,“陕回陷靖远县城,陕回结靖远回为内应,攻陷其城,靖民逃出者十之一二。《甘宁青史略》正编卷21则称,靖远破,“汉人死者男妇约十余万”。

当代回族作家张承志在其书《心灵史》中记录了一首靖远流传的儿歌:

同治五年三月间,杀气弥漫天。

十余万人一朝尽,问谁不心酸。

桃含愁兮柳带烟,万里黄流寒。

阖邑子弟泪潸潸,染成红杜鹃。

清歌一曲信史传,千秋寿名山。

碧血洒地白骨撑天,哭声达乌兰。

以下是陕西各县的杀人数字:整体而言,回民起义后,渭河两岸各县人口减少60%,损失最惨的是临潼县,人基本被杀完。

临潼县。据复旦大学史地所路伟东研究,临潼县1861年人口是26万。临潼县志载,18621869七年,临潼县死亡人口30余万。渭河南北烧杀之灾无一村一人而幸免。”也就是说,不仅杀光了原来的人口,也杀光了这七年新生的孩子。《中国人口史》一书,列出了很多县的死亡情况,唯独对死亡最惨的临潼县没有提说。

泾阳县。据《中国人口史》一书,战前一年的1861年人口17.7万,战后6.7万,战争中损失11万。

兴平县。战前186118.4万,战争三年人口损失7.9万。

户县。战前16.2万,战争中人口损失比例超过三分之二。高陵县战前8万,损失4.8万。

富平县,战前31.8万,损失20.3万。

三原县,咸丰十一年(1861)三原县人口21.6万人,损失12.3万。据三原县志记载,回民起义两年间(18621863),“县旧隶五百余村俱残破,仅存东里、蔡王二堡”。

高陵县。回民起义前的1861年高陵县人口8万人。高陵县志记载,“同治三年(1864),县内人口锐减至32192人。”损失4.8万。

大荔县(旧制),战前22.4万,三年后仅余72679人。损失67%

合阳县,战前29.9万,战后余14.6万,损失57%

澄城县,战前20.6万,损失60%

蒲城县,战前32万,损失64%

华州(现华县),战前17.8万,战后不到9万。

以上回民起义死亡人数的资料均有据可查,主要是《中国人口史》(第五卷,清史部分)。另外,《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调查》一书,记录了很多大屠杀的过程。《甘肃新通志》也是一部很有价值的书。

清朝大臣左宗棠采取剿抚并用的政策平息回民起义。凡是放下武器不再杀人的,都给予安置让其安居乐业,包括对待领导回民起义的大元帅,也放弃追究责任。对不放下武器,还要杀人的人则进行振压。他救了汉人,也救了回民。当时的回民起义精神领袖和幕后人物是宁夏的马化龙,他的目的是要把西北地区变成一个伊斯兰国家。如果不是左宗棠,可能陕甘两省的汉人会被杀光,并把中国分裂。左宗棠从侵略中国分裂新疆的土耳其匪徒阿古柏手中,夺回了新疆,他粉碎了俄国沙皇侵略中国的企图。对于这样一个中国历史上的民族大英雄,今天没有人纪念,而且一些历史学家还在骂他,这真是中国人的悲哀。

回民暴乱中只有一个人没有投降,白彦虎。他大字不识一个,22岁参加暴乱,有勇无谋,只因杀人多而成为回民十八大营的元帅之一,其他元帅多数是能识字的阿訇。面对左宗棠的进攻,其他回民起义领袖为保回民免受灾难,都投降了,但白彦虎自知罪孽深重,担心左宗棠不会放过他,不顾跟随他的几万回民的性命,坚持抵抗。在他参加起事时,他的母亲投井自杀。他的嫂子不想奔命,发了几句牢骚,他杀了他的嫂子,以挟迫他人。白彦虎到新疆后,投靠了侵略新疆的匪徒阿古柏,帮阿古柏侵略中国,后又投靠沙皇俄国侵略新疆。


面对全族快要灭绝的境地,他没有想着保全回民依然要血战到底;他投靠外国势力分裂中国。就是这么一个人,现在有人把他奉为民族英雄。理由是他“反封建”最坚决。这样一种没有人性、没有国家民族大义的历史观,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当年,在“反封建”的大旗下,我们毁掉了多少文物,毁掉了多少优良的文化传统。今天,这种“反封建”高于一切的历史观,在很多高层次的搞学术研究的所谓历史学家心中亦然根深蒂固。学术扭曲了这些人灵魂,面对血流成河的历史,他们在高声的赞美。他们已成为魔鬼,哪是什么饱学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