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星期一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ZT

【黎民按:马志杰先生正在用自己的生命象我们昭告:知名的海外民运人士几乎都是中共特务,它们几乎全都不可信。马志杰先生处于非常危险中,然而可有一个海外民主人士出手相救?没有!!一个也没有!!这就是海外民运的现状!他们都是中共特务!!!】


    自从2011年不小心泄漏了真实身份和出国反共的真实目的计划后,共匪分别在越南、柬埔寨、泰国对马志杰实施了数十次绑架、谋杀阴谋。感谢苍天保佑,时至今日马志杰仍然是共匪寝食难安的敌人,还在与共匪殊死搏斗。但是,共匪的谋杀罪恶并没有完全失败,现在马志杰不过是强行支撑着半条命与共匪博弈!
    在共匪罪恶的毒杀下,马志杰身体许多器官受到永久性伤害,而2012年在曼谷顾辉鹏大厦(公寓)的毒杀造成了马志杰脑神经系统严重受损。现公布此次暗杀的具体细节,以警示反共人士小心防范、及时应对。
    中毒后症状:1、左耳一度失去听力,在用手机时发现左耳虽听不到声音,右耳却清晰如故。2、头上莫名其妙出现七八个小疙瘩,他们既不痛也不痒。如果不主动揭伤疤,它们也不留血(本人google+与 facebook有三年来的照片)。3、记忆力显著下降,出门常常忘记带钥匙或者忘记锁门。许多事情刚刚想好或者做过,一转身却都忘记了。4、数次出门办理护照签证,到目的地时才发现没有带护照来。5、写文章不仅常常写错字及思路无理由突然中断。酝酿多年文章却难以形成文字,现在已经耽误了多项非常重要的大篇幅文章和工作计划。6、许多非常简单的道理,在过去数秒钟可以确定正确答案,但现在用几个星期甚至十几个月才能偶然蒙对。7、常常莫名其妙头痛,但却找不到准确方位。
    谋杀马志杰的参与人:1、共匪林大军(林道忠)。2、共匪曼谷大使馆内林大军的多名上级。3、曼谷一王姓特务,此人不仅潜伏在多个民运组织(所谓)中呼风唤雨,而且身兼成功商人及泰国官方重要身份;此人是共匪林大军的直接上线,但我没有见过此人。4、匪覃夕全,驾小帆船奇迹般闯进澳大利亚的“英雄”。5、匪李方(李焕明),已经由共匪买通曼谷难民署潜伏进入欧洲某国。6、匪王家辉,自称是匪大使馆对面某旅行社导游。7、段井刚,一个妄想混难民身份到西方享福的小流氓 。
    毒杀方式及过程:共匪在顾辉鹏大厦安排数十名爪牙,监视控制着马志杰的一切活动。而顾辉鹏大厦老板有个戴眼镜的儿子,他完全了解共匪如何控制我手机、电脑对外通信的情况。

    某日共匪在我的食物中投入蒙汗药之类,在我彻底失去知觉后进入我的房间。他们在我的左耳内注入液体毒药,然后再有胶水封堵严密。
    最初我并没有察觉到身体的一些异常情况,直到偶然发现左耳秘密:
    在曼谷唐人街西头有一个华人卖象牙工艺品,我看到一套装小巧精致的象牙牙签和象牙掏耳匙很便宜。念及万里之遥的年迈父母,便买了两套想择机寄给他们。因为好奇,我便用掏耳匙掏了掏自己耳朵。在掏左耳朵时先是掏出个类似苍蝇的东西,随后耳朵开始流出比水稠一些的液体。液体一直流了三分钟左右才停止,此液体流过的地方短时间有火辣辣的感觉。我用指头抹了一点放在嘴边舔一舔,此液体无色无味。
    后来我急急忙忙去二十多家医院化验尿液、血液及毛发,但是共匪买通了所有涉及到的医院(包括曼谷警察总医院和难民署卫生室BRC).因此到今天我仍然没有拿到真实的化验结果。
  
    我再一次恳请全世界反共人士:如果我死在泰国或其他国家(不管任何方式、任何原因),请务必保证在警察、国际媒体、反共人士及我的家人共同监督下解剖我的尸体,同时保留证据待将来清算共匪罪恶!
    如果我必须为中华民族浴火重生而死,希望反共同仁们一定要充分利用我的被谋杀事件以及我的尸体。恳请朋友们抓住机会并创造条件让马志杰被杀事件演变成一场共产党匪帮的灭顶之灾。如果反共人士们能够各尽所能,我相信目前中国共产党一定给我陪葬!
  
    稻草小组 马志杰
  
(2014/09/28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