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8日星期四

唐柏桥民主大学的经费从哪里来?


最近旅居美国的杰出民主人士唐柏桥先生向海内外关心中国民主事业的华人发出《紧急求援信》,信中唐先生自称:“…..因為我的家庭最近發生了一場變故,我現在風霜露宿,連一個安身之處都沒有!….. 現在我除了自己的理想和你們這些支持關心我的朋友,真的是一無所有了!現在我不僅居無定所,連這個月民主大學的房租也無法如數交付。”唐先生信中还说:“….. 我和我太太本來可以過著衣食無虞的生活,但我為了堅持自己的理想和原則,拒絕向中共做出任何妥協,如拒絕與法輪功保持距離,拒絕停止對藏人爭取自由的支持,拒絕做改良派民運人士,遭到中共和社會惡勢力處處打壓,被逼到了墻角。”
因为以上这些,唐柏桥向天下人求援了。唐柏桥被老婆扫地出门了,所以唐柏桥的民主大学断了资金来源。真是这样吗?真的是唐柏桥的老婆为民主大学提供资金吗?唐柏桥的老婆有这么傻吗?
与其说唐柏桥是因为被老婆扫地出门而断了民主大学的资金来源,不如说是因为中共元首的更替让唐柏桥失去了经费来源。唐柏桥民主大学的经费是原中共元首胡锦涛提供的!由于新任中共元首习近平先生要求唐先生与法轮功保持距离,并要求唐先生停止对藏人争取自由的支持,甚至要求唐先生做改良派民运人士,而唐先生拒绝了中共新元首的这些要求,所以,唐先生从此就失去了民主大学的资金来源。这是唯一正解!
原中共元首胡锦涛的金蛋极具威力,可以说攻无不克所向披靡。胡锦涛收买海外民运是相当成功的,胡锦涛没有任何苛刻的收买条件,胡锦涛允许海外民运继续反对中共专制,只要不恶意攻击胡锦涛和温家宝两人即可。胡锦涛几乎将海外所有杰出民主人士和法轮功媒体骨干都纳入他的智囊团里,并为他们提供活动经费。这也就是为什么唐柏桥等众多民主人士一口一个“胡哥”地称呼胡锦涛。
以前我们称专门撰文《刘刚先生是胡锦涛温家宝的海外特务吗?》,就是说明包括刘刚先生同样都被胡锦涛所收买。刘刚为什么否认自己是民运人士?刘刚先生是给自己的话语留有余地的。
   


附:
唐柏橋﹕緊急求援信


    本來要趕在中國新年之際發表一篇文章,號召人民起來終結專制,實行全民大選。可是,因為我的家庭最近發生了一場變故,我現在風霜露宿,連一個安身之處都沒有!此時此刻,我必須先讓自己能活下去,然後才能想別的事情。因此,無法如期完成這一文稿。為此我感到非常遺憾。我已經盡力了!為了中國民主事業,我已經奉獻了我所能奉獻的一切。雖然我無怨無悔,但我相信上天不會願意看到一個數十年來嘔心瀝血為中國社會的文明進步和自由民主奉獻了一切的熱血男兒在面對突如其來的困境時孤立無援,令中共竊笑!過去二十余年我一直堅持戰鬥在中國人權民主事業的第一線,處境異常艱難,而諾大一個中國居然沒有幾個人願意為我們從事的正義事業出錢出力,給予我們實際的支持。這一現實過於殘酷和無情!我從事社會公益活動二十餘年,為國內受迫害的民主鬥士送去了數萬美元的資助!而每次當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竟然只能依靠家人和少數幾位朋友,這真是莫大的悲哀!這不是我個人的悲哀,而是整個中國社會的悲哀!

    今天,我和我主持的民主大學都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如果這一狀況在短期內無法得到改善,我們將不得不停止運作!這對我們民主大學所有學員和義工來說,都會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放棄我的理想事業,無論在多麼艱難的時刻!我相信你們也不希望我就此放棄。因此,我亟需你們這些流著熱血又力所能及的朋友的幫助。我和我太太本來可以過著衣食無虞的生活,但我為了堅持自己的理想和原則,拒絕向中共做出任何妥協,如拒絕與法輪功保持距離,拒絕停止對藏人爭取自由的支持,拒絕做改良派民運人士,遭到中共和社會惡勢力處處打壓,被逼到了墻角。

    現在連倍受中國人權民主人士尊敬、默默支持了我二十年的太太也在不堪重負之下選擇離開了我--與其說是離開我,不如說是離開我所關心的那個冷漠的社會!我太太曾經說過一句讓我無言以對的話:“既然你說你從事的事業是深得人心的,那為甚麼你長期來如此艱難,幾乎沒有人向你伸出援手,以實際行動支持你從事這場促進中國進步的社會運動?” 現在我除了自己的理想和你們這些支持關心我的朋友,真的是一無所有了!現在我不僅居無定所,連這個月民主大學的房租也無法如數交付。

   處於這樣窘迫的環境下,我怎麼可能還有心思去考慮其他的事情呢!又怎麼可能保持清晰的思路去籌劃民主革命的大事呢!再這樣下去,我就是鐵打的,也會垮下去!我痛心的不是我個人下一步生活沒有著落,而是擔心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擊倒,喪失反抗暴政的鬥志!俗話說,英雄為五鬥米折腰,我從來沒有對這句話產生過如此強烈的體認!我還擔心,如果像我這樣一個將自己一生完全奉獻給中國人權民主事業的人,在遭遇到這突如其來的家庭變故後,仍然得不到社會的熱心關懷以度過難關,會讓天下有志之士心寒齒冷而對中國的民主事業望而卻步。

    如果你曾經為我寫的文章所觸動,如果你認同我為中國民主事業所做出的貢獻,如果你願意在我這個中國民主運動的”傻子“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助之手,那麽請你奉獻你的愛心幫我和整個民主大學度過難關。你可以通過以下四種方式捐款:

1、電匯或直接存歀:
Chase bank(大通銀行),
Swift code(國際匯款代碼): CHASUS33OC2
Routing No.(銀行匯款路徑號碼): 021000021
Account No. (銀行賬號):139502590
賬戶名:China Peace and Democracy Federation Inc.

2、將支票寄到如下地址:
China Peace and Democracy Federation Inc.
13236 Pople Ave, Suite M3, Flushing, NY 11355
支票抬頭:China Peace and Democracy Federation Inc.

3、通過Paypal捐款:
賬戶:loverongrong@yahoo.com

4、直接登陸我新開的臉書專頁,點擊“Donate 捐助,網址:facebook.com/tangbaiqiao (註:沒有Paypal戶口的朋友可用信用卡方式捐助)

如果你在國內,無法通過上述方式捐款。請給我發電郵:hunanrentang@gmail.com,我會向你提供我們在國內接受捐款的辦法。

你們這次的善心之舉將是你一生中最值得做的一件事情之--因為你支持的不僅僅是我,也不僅僅是中國民主事業,而是一種中國現在最缺乏的捨身取義的精神!有了你們的幫助,我有信心使自己很快走出人生低谷,重新出發,向更高的山峰攀登!

馬丁路德金說過,“最終我們記住的不是敵人的攻擊,而是朋友的沈默。” 國人在中共的長期殘暴統治下,已經習慣做沉默的旁觀者。我希望我們很快能打破這種局面。這場偉大的民主革命不能寄希望於少數幾個人去完成,每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應該以自己可行的方式參與進來。你的捐助就是一種參與!中國民主先驅孫中山曾經在向海外華僑同胞募捐時說,海外同志出錢,海內同志出命!我本人以及戰鬥在國內的民主大學同仁現在就是在用命與暴政對抗,我們現在急需你們的愛心援助,我相信你們不會不為所動。

在中國新年到來之際,給你們寫這些沉重的文字,實在抱歉!真誠地祝願各位新年快樂!也請大家為處境艱難的我祝福吧。謝謝所有關心我的人們!你們的愛心不僅將感動天地,也將改變你我的人生。

你們真诚的朋友:唐柏橋
2013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