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5日星期日

主题:张晓军中央警卫中尉,受令计划指使杀人,嫁祸谷开来 /[博讯论坛]



   
香港报纸泄露惊天秘密:张晓军是中央警卫团的人

   
香港亚洲周刊星期五发表报道的题目是《谷开来不判死刑但处决警卫》。但该报道内文全是沿用狐瘟给出的“勤务人员”称呼。这就向外界透露了一个惊愕的事实:勤务人员就是警卫员,狐瘟一直使用“勤务人员”这个称呼隐瞒了“张晓军的真实身份是中央警卫团中尉”。

   
该报道题目当中的警卫二字非常令狐瘟恼火和害怕。狐瘟一直小心翼翼地使用着勤务人员这个称呼蒙骗外界,使外界误以为张晓军是薄家雇的佣人,是薄家的私臣,来避免以下致命事实的爆光:张晓军是中央警卫团派给薄家的警卫员。中央警卫团向各位首长派出的警卫员负有保卫首长和监视首长双重任务,他们的服务对象并不固定,定期轮换,他们并不是首长的下级,中央不允许他们和首长关系密切,他们不是首长的心腹和近臣。首长想干点和中央离心离德的事,就要躲开警卫员的监视。首长如果想叛党投敌,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摆脱那几个警卫员。

   
说谷开来指使中央警卫团派来的张晓军投毒,这绝对是天方夜谭。谷指使谁都可以,就是万万不能指使警卫员。警卫员马上就向中央报告了,报告了就立功了升职了。现在狐瘟又透过境外媒体改口了,说“没有主谋”了,不说“谷开来指使张晓军投毒”了,这就变得更奇怪了,张晓军怎么可能和谷开来有共同的仇人,而且恰巧不谋而合,一齐动了手?应该是没找到“谷开来指使张晓军”的证据,狐瘟无法指控“谷开来指使张晓军投毒”了,就变成奇怪的“张晓军自己要投毒”。确实应该好好审审中央警卫团张晓军,是谁指使他的(令计划)。

   
外界确实一直误以为,首长的警卫员就是首长挑选的心腹,首长让干啥就干啥,甚至首长的夫人孩子也能指使他们犯罪。国民党长官的勤务兵确实是这种角色,但中共明显棋高一招。中共能打败国民党,警卫员监视首长的制度也是原因之一。

   
经济学周报前副主编高瑜显然也是被“勤务人员”称呼蒙骗的人,最没常识的就是中国文人,而中国文人又最喜欢装扮成救世主指点江山。北京大洪水别人都知道弃车逃命,唯独报社社长坐在车中等死,给老婆打电话有力气,老婆让他找锤子砸玻璃他说没力气。文人高瑜说:“如果内部消息就是这么定的,那法律是极为不公正的。因为张晓军虽然参与杀人了,他肯定是出于不是主谋的位置。因为他和海伍德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他只是为主子服务啊。”高瑜是想把谷开来致于死地,可他根本就没想到,指使张晓军的不是谷开来。高喻所说的主子确实存在,但这个主子是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