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0日星期日

中国异议青年搁浅台湾命运未卜/夏小华

【黎民按:陈荣利肯定是中共总参间谍,这次陈荣利接受总参情报部门的命令,特地掩护这些特务实现去美国潜伏的任务。陈唐山、邱伊翎二人也非常可疑。】



对五名欲赴美寻求政治庇护、搁浅台湾外海的中国异议青年,遭台湾媒体影射为肩负中国派员搜集情资的任务。前外交部长,民进党立法院议员陈唐山研判无此可能。他直指,台湾退役军人将官都跑到对岸了,北京何须派员冒生命危险开艘破船抵台情搜?陈唐山呼吁马政府勇敢接纳唾弃共产极权的五位青年,不该为了遗返他们找理由,他也将在立法院质询此案,要求相关单位调查清楚向外界报告。

尽管台湾的海巡、司法等单位只认定石坚、王睿等五名中国异议青年涉及非法入境,台湾媒体和舆论界仍以「疑点重重」影射五人为中国派员刺探军情。民主进步党立法院议员,前外交部长陈唐山接受本台专访时则认为,以他长年担任国防外交委员会立委,以及对马政府七年多的观察研判说:「我认为他们要偷取台湾的情报,或者危害台湾的安全,不会用这种方式过来,既然坐这个船过来,就像现在大量逃往欧洲的难民,因为IS的关系,有类似这样一个情况。」

陈唐山进一步表示:「中国大陆跟台湾在马政府的这种政策之下,他要搜集情资不需要弄一条船来吧,现在有很多管道嘛,我们这边退役军人将官都跑到那里去了,他何必要用这种方式,不需要了嘛,所以这是要冒险、这是有生命危险,这条船我想,这不是很好的船,在这个海上面,他有生命危险。」

陈唐山认为有可能政府故意放错误消息,把舆论导向间谍方向,他说:「因为台湾现在的政府不敢、没有勇气接纳这些人,因为接纳的话,中共会不高兴,假设真的是政治保护的话,所以要找一些原因来证明说为什么我们不接纳,因为这些人到台湾来要偷窃我们的情报,他们可能会往这方面来找一个借口。」

陈唐山指出,如果五人真是来窃取情报,那台湾政府当然不允许,他近日会在立法院质询此案,要求相关单位将来龙去脉调查清楚,向外界报告。陈唐山提到,现在欧洲很多国家基于人权、人道考量接纳叙利亚难民,反观这些唾弃共产极权的青年朋友,若是向往自由民主国家的台湾,台湾有义务接纳他们,呼吁马政府硬起来、认清事实。

同为军事外交委员会的立院新联盟召集人李桐豪受访指出,台湾目前缺乏难民法,他说:「但是就现有的移民法规,我希望政府对这些出现的问题,至少用移民相关法规予以审慎查核,看看有没有办法给予人道性协助,我们不希望有这些问题的发生,是用政治的角度来看待,我所谓政治的角度就是有一定的政治立场来处理这件事情,就是把事实的真相找出来,就现有的法律,看我们能做什么样的协助予以来处理就好了。」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表示,台湾因为缺少难民审查的机制,对于到底是间谍或是寻求政治庇护的人,主管机关往往难以查证、或根本没有查证,政府应尽快建立难民审查机制,甚至像其他国家设立难民法庭,如果误将寻求政治庇护者当成「间谍」将其遣返,造成当事人生命遭受威胁迫害,将违反国际难民公约。

海巡署北部巡防局以相关人员未能第一时间发现并处理五人如何靠岸、接应逾期停留者出海等状况,大动作惩处十五人。协助五人逃亡的在台中国异议人士陈荣利接受本台采访时透露,石坚等三人在海上曾遇到海巡署的巡逻船,当时海巡人员上船搜查有无违禁品,并问三人来意,石坚表明寻求政治庇护,结果海巡人员向上级回报后没回答他们,就掉头走人,他们猜测台湾政府可能视他们是「烫手山芋」,接到命令说不能接,让他们自生自灭在海面。

陈荣利说,可能因为这样,那几天民主人士驾驶的船只在台湾海域航行,且最后有三天搁浅在岸边,「如入无人之境」,他认为台湾的海防应该不会这么弱,而是高层有指令要第一线人员「视而不见」。

海巡署海岸总局公关科科长蔡宗宪受访则说,因当时中国大陆人士驾驶的救生筏还有动力、没有安全顾虑,且船里的油料、食物皆充足,而且当时这艘船在三十八浬,不在管辖范围,所以让他们离开。



特约记者:夏小华  责编:胡汉强